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文图关系史《汉代卷》后记  

2016-09-19 13:4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句熟语以致成为雅士讳用的俗语,却常在回味某一段生命历程时,仍感同身受,甚至无法用更好的语言加以替代。因为,在接受这一书稿的撰写任务,到今日文案之初成,其间已经过多年时光的消磨,疲倦、困顿,自不言喻,然掉头省思,又恍然一梦,那用笔之初的艰涩,犹如昨日,感叹的只是徒增年轮而已。做了事则必有感,于是此刻瞬间,蓦然而生三句感发之言:

一曰学贵见识。治学之功,尝有两端,或引领,或集成,这部文稿若有点滴之功,全仰仗赵宪章先生有关“中国文学与图像”研究之引领与构想,是他开风气之先的学术见识并将其付诸实践,才能收获已有和将有的丰硕成果。作为《中国文学与图像关系史》中的一部,《汉代卷》显然不同于前此已有的如对汉代文体或文本之研究,对汉代图像如画像石与壁画之研究,而是对一代“文·图”关系的审视,个中浅见,或可品味。

二曰教学相长。记得若干年前散步于秦淮河畔而与赵宪章先生相遇,他言及心中构想并邀我加盟,于是我又将《汉代卷》的主要撰写任务再转嫁给学棣李征宇博士,他当年的博士论文便以“汉代文图关系研究”为题,并为此稿的撰就奠定了基础。而我正是在指导征宇博士学位论文写作的过程中,渐入其境,且有所获。尽管这部书稿成于众人之手,倘若没有征宇倾心于斯,难以为“器”,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是“坐享其成”,且获益良多。

三曰吃亏是福。为人作“裳”,常是无奈之举,然此为何“裳”,“裳”为何用,又大有讲究。征宇为文学博士,若专心于“文”,轻而易举,可是为“文”及“图”,于是有了跨界之学与行,尤其是“行”,他遍历域中访碑观石,艰辛异常,可谓吃“亏”;然则吃“亏”之后,“福”报接踵而至,他的博士论文以优绩通过,旋即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资助,且现已为人师的他,俨然“文·图”研究之青年才俊,邀誉学界,世所共知。征宇如此,于我亦然。为撰此稿,潜心数载,必有所成而见诸学刊,于是节外生枝,今年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辞赋与图像关系研究”得以立项,虽出乎意外,亦取之彀中。如果说《汉代卷》倘有一得之见可供学界引鉴,那真是我们的“福”份了。

本书稿的分工是:绪论由许结撰写;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及附录“图像编目”,皆由李征宇撰写;第五章由王思豪撰写;第六章由王思豪与许结合写;第七章由程维撰写;第八章由龚世学撰写。全书由李征宇、许结统稿,最后由许结审定。

特别要感谢王志阳博士,他应邀为书稿撰写了五万字的“易文与易图”章节,但因缺乏“文学性”,所以在审稿时被删除,作为主编,我对此表示歉意,也愿他转“亏”为“福”,于此研究有所建树。

苏东坡论画诗云“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又云“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是重“神似”而轻“形似”,“神”固为要,“形”不可忽,“见与儿童邻”的“赤子”之心,亦有“清新”于中。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