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解之赋话(五):赋家笔下的朝正礼  

2016-05-16 16:4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人有文本“六经”之说,赋体与“礼”的关系最密切,从赋的发生背景言,如刘勰《文心雕龙·时序》谓“孝武崇儒,润色鸿业,礼乐争辉,辞藻竞骛”;从赋的创作风格言,袁栋《诗赋仿六经》说“赋体恭俭庄敬似《礼》”(《书隐丛说》卷十一),赋之与礼,似非偶发之谈。我们读作为“一代文学之胜”的汉大赋,不难发现,其中多是对汉天子礼的叙写与演绎,如司马相如的《上林赋》描写天子游猎之礼,扬雄的《甘泉赋》描写天子祀“太一”之礼,邓耽的《郊祀赋》描写太子郊祀礼等,而一篇赋作描写天子诸礼时,显然首在“朝正”礼,以张衡《东京赋》为例,赋中描述天子礼,首“朝正”,次“郊天”,继则“籍田”、“大射”、“大阅”及“大傩”诸礼事。至清人陈元龙编《历代赋汇》之“典礼类”,观其体例,也是首“朝正”(朝会)而后其他。

汉赋描写朝正礼最详细的当数张衡的《东京赋》。据杨宽《中国古代都城制度史研究》考论,“西汉以前都城布局坐西朝东,……以东向为尊”,而东汉洛阳建城一改前此坐西朝东为坐南朝北,其因有二,一是推行尊崇皇权的礼制,以南向为尊,应对皇帝南郊祭天礼义,即“兆于南郊,就阳地也”(《礼记·郊特牲》);二是地理方位,洛阳都城北宫南向有德阳殿与“平乐观”,能展示皇帝朝正时会宾客之盛大礼仪,对此,另一赋家李尤就有《平乐观赋》的描述。回到张衡赋,先看对朝正礼的描绘:

    孟春元日,群后旁戾。百僚师师,于斯胥洎。藩国奉聘,要荒来质。具惟帝臣,献琛执贽。当觐乎殿下者,盖数万以二。

尔乃九宾重,胪人列,崇牙张,镛鼓设。郎将司阶,虎戟交铩。龙辂充庭,云旗拂霓。

夏正三朝,庭燎晢晢。撞洪钟,伐灵鼓,旁震八鄙,軯礚隐訇,若疾霆转雷而激迅风也。

是时称警跸已,下雕辇于东厢。冠通天,佩玉玺,纡皇组,要干将,负斧扆,次席纷纯,左右玉几,而南面以听矣。

然后百辟乃入,司仪辨等。尊卑以班,璧羔皮帛之贽既奠,天子乃以三揖之礼礼之,穆穆焉,皇皇焉,济济焉,将将焉,信天下之壮观也。

赋家写礼,多描绘礼仪,所谓朝正礼,亦即“元会仪”,故铺采而藻词。上引赋文,首段写参加元会礼的宗室、诸侯、使者、官员,达万人以上的规模;次段写仪仗排场,文武并列,龙凤呈祥;三段写朝正礼开始之状,以钟鼓震其声威;四段写天子南向受礼,呈朝仪之盛况;末段写众员朝贺,执贽以献,天子揖让,以示礼德。

由张赋之描写,可述者有三:第一,天子何以重“朝正”,这与汉人重王朝立命的“三统三正说”有关。所谓“建正”,要在“建德”。汉人尊《春秋》,《春秋》经文首句即“春,王正月”,董仲舒《春秋繁露·三代改制质文》释云:“王者必受命而后王。王者必改正朔,易服色,制礼乐,一统于天下。”天子受命,诸侯于岁首正月朝见天子,即《左传》文公四年所言“诸侯朝正于王”,清人刘文淇《春秋左氏传旧注疏证》释曰“以正月朝京师”。民间俗语有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而王者“改正朔”意亦同此,在用事、立功与建德。第二,朝正之礼,内含朝贡之事。朝贡为古礼,在汉代例证尤多,如“政教得人,慕义而贡献”(《汉书·匈奴传》)、“四夷来宾,……使驿不绝”(《后汉书·东夷列传》),于是朝贡之义有二,一则贡物,一则德化。对此,汉赋中描写也多,如“九真之麟,大宛之马,黄支之犀,条支之鸟,逾昆仑,越巨海,殊方异类,至于三万里”(班固《西都赋》),此贡物之例;“惠风广被,泽洎幽荒,北燮丁令,南谐越裳,西包大秦,东过乐浪,重舌之人九译,佥稽首而来王”(张衡《东京赋》),此德化之效。第三,作为天子礼的朝正,可谓是国家形象的展示,所以班固在《东都赋》中也称颂“春王三朝,会同汉京。是日也,天子受四海之图籍,膺万国之贡珍,内抚诸夏,外绥百蛮。……陈百寮而赞群后,究皇仪而展帝容”,所谓“皇仪”与“帝容”,在某种意义上等同于张衡赋所说的“天下之壮观”。

这又出现另一现象,赋家写诸侯朝天子礼固然源自“朝正”,但并不局限于“建正”之正月朝礼,而取义更广的“朝会”(春朝)与“王会”,如晋人王沈的《正会赋》写的是朝正,傅玄的《朝会赋》则用《礼》书“春见曰朝”、“时见曰会”义,而唐人谢观的《周公朝诸侯于明堂赋》与元人李廉的《王会图赋》,又指的是周公建朝礼故典。“王会”是《逸周书》的篇名,记述了周公建王城(洛邑)后大会诸侯,于是创奠朝仪与贡礼之事,所以柳宗元《古今诗》追述云“南宫有术求遗俗,试检周书王会篇”。

其实,汉人赋篇对天子礼的描绘,既与“三统三正说”相关,又切合于“五德终始说”,而“汉德”又具有反正“暴秦”而上继“周德”的意义,这就是班固《东都赋》中“究汉德之所由”而说的“诵虞夏之《书》,咏殷周之《诗》,讲羲文之《易》,论孔氏之《春秋》”,以及清人李光地《读〈通鉴纲目〉》所说“莽后仍为汉,汉后不为周耳,实即以汉继周,有何不可”(《榕村语录》卷二十一)。于是后世赋写朝正、朝会或王会,除了如“考夏后之遗训,综殷周之典制,采秦汉之旧仪,肇元正之嘉会”(傅玄《朝会赋》)、“齐八荒于蕃服兮,咸稽首而来王”(王沈《正会赋》)的宽泛礼赞,又增添了追述周公制朝礼之“德”的历史记忆。如谢观写的律赋《周公朝诸侯于明堂赋》(以“九垓向序,外方同心”为韵),全篇摹写周公的明堂之制、朝令之仪:“三公最崇,当中阶而立;……诸侯东阶之东,西面而北上;诸伯西阶之西,东面而相向;诸子应门之东而鹗立,诸男应门之西而鹤望。……合蛮貊以毕至,尽梯航以爰来,彼禹有大室,武作灵台,曷与此同哉!”所述公、侯、伯、子、男之行礼阶位及蛮貊毕至之情形,显然是影写历史,假周德以喻当世。

周公“王会”之礼的历史影写,到《历代赋汇》卷四十七所收元人李廉与龚瑨的两篇《王会图赋》的书写,又有了另一番景象。这两篇赋与前人写朝正礼的文字不同,是属于“题图”赋。李廉的赋前《序》文载:“颜师古请如周史臣集四夷朝事为王会,编写图以示后,作王会图。乃命阎立本图之,以形容万国朝贡之象,彰有唐教化之效。”考《旧唐书·南蛮西南蛮·东谢蛮》记载:“贞观三年,元深入朝,冠鸟熊皮冠,若今之髦头,以金银络额,身披毛帔,韦皮行縢而著履。中书侍郎颜师古奏言:‘昔周武王时,天下太平,远国归款,周史乃书其事为《王会篇》。今万国来朝,至于此辈章服,实可图写,今请撰为《王会图》。’从之。”后人歌咏其史事,如梅尧臣“王会图中陈璧马,汉宫仪里湿旂常”(《元日阁门拜表遇雪呈永叔》)、赵翼“仙韶乐奏班行肃,王会图成版宇恢”(《八旬圣寿》之六),皆泛指朝会以歌颂帝王功德。然纵观史籍所载与前引赋序所述,阎立本绘《王会图》又称《四夷朝会图》,而赋家欲彰“有唐教化之效”,这其中又内涵着双重摹写:一是唐代画家阎立本图写唐世,却隐示“周礼”,一是元代赋家文摹“阎图”,又着眼当世。且观赋文,如李廉摹写图中万邦朝贡之人云:

    彼其金齿龂齲,环耳玲珑,迤逦而阶进者,非交趾夜郎之遗賨乎;翠发鬈茸,绿睛转红,俯伛而欲前者,非铁勒颇超之裔戎乎;雅鬟生风,左衽并臂,此吐蕃之长部西极而并至者邪;裘氈点雪,帽茸飞霜,此靺鞈之酋领北国而又卫者邪。

各色人等,竞现画图,倘对照阎图与李赋,显然图像较为简单,而语象则更为丰富多彩。尤其是对读者的理解,图像更多地是展示,而语象兼及于解释,所谓“交趾”、“夜郎”、“西极”、“北国”云云,以极明晰的指示性,在拓开语象空间的同时,也揭示了更为广远的画幅。至于赋写外邦之人的形象与佩饰,更是光怪陆离,有极强的画面感。如谓:

    或驾象兮侏儒,或蒙璆兮蘧荫,或织皮兮昆仑,或卉服兮东隅,或额金兮项环,或足贝兮膺珠,或披赤罽,或负氍毹,或剑兮吴钩,或刀兮錕鋘。

寥寥数语,却用十个“或”字展示,汇融十种形象(或佩饰),体现了大唐帝国“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王维《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的现实与气象。

    当然,自司马迁评司马相如汪洋宏肆之赋作“归引之节俭”而“与《诗》之风谏”无异(《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赋之“讽”与“颂”成其功用之两端。由此再看上引李廉赋的书写,他在大量画面感的描绘与赞述《王会图》之后,笔锋一转,以“夫何师古以六经之学,乃区区于一图,侈王会以荡君心”语寄讽唐朝,以逾越“唐典”而追寻“周礼”之义;但作者接着复以“曲终奏雅”的方式歌颂“今上”,即以“方今重熙累洽,握符阐珍,以大一统之规模,极大九州之经纶,际天所覆。极地之蟠,虽涂山之会不足以拟盛,合宫之朝不足以等伦”来束篇,又越唐、汉、周而勘究朝会之“本”,赋家之志,是媚上谀圣,还是焕发时代精神,又是可以商榷的。

有趣的是,赋算一种有“进化”质的文类,或许因重物态与气象,其创作内涵也是主张“法后王”,这在历代写朝正的赋作中同样得以彰显。汉赋中描写朝正礼的,代表作家有班(固)、张(衡),然皆在“两都”(或“二京”)的“东都”(《东都赋》与《东京赋》)中,尤其是对汉明帝“永平”礼治的赞美,表现出惩前朝之奢侈而观当朝之威仪以“昭德”的书写方式。后世传承其法,如唐人穆寂、王起同题闱场八韵赋《南蛮北狄同日朝见赋》(以“渡泸款塞,咸造阙庭”为韵),因官韵字所规制,内涵诸葛亮渡泸“七擒孟获”故事,然薄“古”而厚“今”,却为其鲜明主旨。如穆赋以反彰正,所谓“迩无不宾,鄙周宣勤乎薄伐;远无不服,笑诸葛矜于渡泸”,轻诋周宣王与诸葛亮,为的是表彰当世朝会礼的赫然盛德。赋云:

    我皇道叶神化,功高睿算,万国之广斯临,八圣之业是纂。……碛路诚遥,委毳幕氈裘之质;山梯虽险,致穿胸儋耳之形。……集六蛮而辉赫九域,萃五狄而光耀八区。

王起的赋作亦然,不同处在多从正面书写:

        我皇制八蛮以德,刑八狄以威。……不叛不侵,知遐迩之无外;自南自北,昭声教之永宁。……若非越荒徼,逾紫塞,则南同鱼鳖,安得仰龙章于舜年;北喻豺虎,未可亲兽舞于尧代。

宣扬武力统疆,歌咏礼德御宇,所言唐尧虞舜,龙章兽舞,均为假托之词,颂述大唐朝贡礼仪与礼义,乃为赋作旨归。如法炮制,宋初文彦博写作《诸侯春入贡赋》也充满了“圣启洪绪,君临溥天,侯国之辨方有要,王春之入贡昭宣”、“惟王建国,我则叙五等于域中;与物为春,我则任九贡于天下”类赞语,可以说是这一题材的思想传承。

倘若我们对读唐人赋中贬抑前人的自诩,与元人赋中贬抑唐人的自诩,“朝正礼”在赋家笔下的辉煌又有了点反讽的意味。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