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历代赋汇校点本前言(三)  

2014-08-05 10:4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歷代賦》的賦學思想

 

    陳元龍奉敕編纂《賦彙》,故具有強烈的官方色彩,其賦學思想也秉承康熙禦旨,重在以《詩》之“六義”衡賦,並以此為其古賦批評依據。如其《上御定歷代賦彙表》開篇即云:

    古詩之流,賦居其一。摛華掞藻,事既極於鋪陳;旨遠辭文,義或兼乎比興。入蘭台而給劄,才集群英;從漳浦而抽毫,文多大雅。鏗鏘典則,善此有升堂入室之名;瑰麗雄奇,讀之起異代同時之慕。揆厥所自,各有專家,本為六藝之笙簧,終作五經之鼓吹。

這既是其書的編纂思想,也是陳氏對康熙所題禦序的理論推述。如果與同編於康熙朝的三種賦總集即趙維烈《歷代賦鈔》、陸葇《歷朝賦格》、王修玉《歷朝賦楷》相比,陳編一是規模宏大,非前者可比,二是依類而分,條目細密,以彰顯其經濟學問,士子考功的實用精神。緣此,沈德潛曾為吳光昭《賦錄要箋略》題《序》,一則稱頌“聖祖仁皇帝欽定《賦》一書,自周、秦以及元、明,合二千餘年之作,千百才人之思,部敘類居,略無遺闕”的自身價值,以彰顯是編之價值,一則讚美吳氏等人“思《賦》繁重,學者不能盡讀,因……節錄諸賦警要者,博稽而詳識之。其所援據,一本經傳子史,凡習見習聞者略焉,奧博者詳焉。事必探其原,詞必究其始,……每篇題下複箋其旨要,簡而明,典而核,使讀者一覽了然,誠作賦者之指南”的功勞[1]。而《賦》作為賦學要籍,也因此得到當朝論賦學者的肯定。

    在進一步探討《賦》的賦學思想之前,先看兩則有關陳元龍身世的野史佚聞。據閻湘蕙輯《國朝鼎甲徵信錄》卷二記述陳氏出生奇聞:

一日,夫人(陳母)方坐草,之闇(陳父)獨坐廳事。忽見僧過廳事門,之闇呼曰:老僧我在此。僧不應,疾趨入內,遽尾之,且呼且行。僧入於寢室,追及寢門。婢出報夫人生子,即元龍也。頃之,寺僧訃至,始知元龍即僧之後身。[2]

陳其元《庸閑齋筆記》卷一記述陳氏幼時情狀:

文簡公生而岐嶷三四歲時每於睡夢中一聞梵唄聲必驚起合掌趺坐。母夫人知其有自來也,撫之曰:兒既生我家,當從事聖賢之學,此佛氏之教不足循也。公聳聽已,即臥。從此聞經唄聲,不復作矣。比長,博極群書,以貢入成均。旋中京兆試,文名藉甚,上達宸聰。[3]

前說陳氏寺僧轉世,後說其幼時耽佛,而由陳母訓規“事聖賢之學”轉變其人生的幼教經歷。其事雖荒誕不經,然其義可藉以說明陳氏以“聖賢之學”與“文名”方得“上達宸聰”的玄機,這對作為一文臣思想的闡發,倒是合理的。質言之,《賦彙》的編纂最突出的就是“尊聖”的觀念,儒家的“古聖”經典與當朝皇帝的“今聖”訓示,在編者思想中是合二為一的。而具體落實到《賦彙》體現的賦學思想,我想於中可抽繹出三點:

    首先,以經義衡賦,尤其是對《詩》之“六義”入賦思想的發展,其中對雅、頌的推尊,既是《賦彙》編纂的宗旨,也是編者視賦體為廟堂文學的思想基礎。康熙在《賦彙》御序開宗明義,謂“賦者,六義之一也”,且推尊其“體”,以為“敷陳事理,抒寫物情”。陳元龍演繹其義,贊述賦功曰“本為六藝之笙簧,終作五經之鼓吹”,究其體則“文多大雅”、“瑰麗雄奇”。從表面上看,這種“六義”入賦與以“經義”(六藝)衡賦,皆傳承前人陳說,如班固《兩都賦序》引述“賦者,古詩之流”以為賦乃“雅頌之亞”,皇甫謐《三都賦序》認為“子夏序《詩》曰:一曰風,二曰賦。故知賦者古詩之流”,劉勰《文心雕龍·詮賦》開篇就說“詩有六義,其二曰賦。賦者,鋪采摛文,體物寫志也”。然則其說亦因時而變,如白居易《賦賦》讚美賦體是“四始盡在,六義無遺。是謂藝文之儆策,述作之元龜”,顯然是將“六義”說引入科舉考試的闈場律賦創作。這也就影響到以“經義衡賦”之創作思想的變遷。概括地說,早在《史記·司馬相如列傳》“太史公曰”中評價司馬相如賦所謂“雖多虛辭濫說,然其要歸引之節儉,此與《詩》之風諫何異”,是以經義衡賦體之批評肇始,這奠定了漢晉賦論的一個基調,即無論“六義說”還是“麗則說”,都是宣導經義之用與反對“虛辭濫說”,而漢、晉賦家創作往往採取引經入賦的方法[4],避免因“辭”而廢“經”,這也是《晉書·孫綽傳》載“(綽)絕重張衡、左思之賦,每云:‘《三都》、《二京》,五經之鼓吹’”的道理。而隨著唐、宋科舉用律賦,這種經義與辭章的矛盾尤盛,所以除了如白居易《賦賦》在理論上彰顯律賦中的經義,而就闈場考賦本身,則出現了多用經義命題的取向,葉夢得所言“以詩賦取士,學者無不遍讀《五經》”[5],既是創作的糾正,也是賦學批評經義化的根源。由此我們看康熙御序對賦彰“六義”的強調與對唐、宋取士用賦的讚美,所謂“名臣偉人往往多出其中”,是兼融古、律而用“六義”衡賦,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是超越前人經義與辭章矛盾的王朝實用精神的一體顯現。緣此,無論宣上德的雅頌之章,還是抒下情的風人之旨,抑或塗飾文明以助娛戲的“虛辭”,均可融通並美於王朝的政治圖景。陳元龍《賦彙》分正集與外集,四庫館臣認為前者乃“有關於經濟學問者”,後者乃“勞人思婦,哀怨窮愁,畸人幽士,放言任達者”(《四庫全書總目》),無論兼取二者以得其全,還是重視前者以明其“正”,同樣是切合編者的經義致用觀的。

    其次,《賦彙》強烈的致用精神雖與其經義思想相通,然尤重在現實的功用。作為一代文學之勝的漢賦的崛興,班固《兩都賦序》明確其時代精神與現實功用云:“武、宣之世,乃崇禮官,考文章,內設金馬、石渠之署,外興樂府協律之事,以興廢繼絕,潤色鴻業。”由此再看漢、唐盛世以及歷代王朝之“獻賦”與“考賦”,不僅昭示了“盛世作賦”的精神現象,而且使“賦”成為各類文體中與王朝文制關聯最為密切的“文事”。於是對賦體的功能,古人的一些概括最為形象,如劉勰云“體國經野,義尚光大”(《文心雕龍·詮賦》)、班固云“多識博物,有可觀采”(《漢書·敘傳》)、魏收云“會須能作賦,始成大才士”(《北史·魏收傳》),三語正明賦的“經濟”、“學問”與“才情”。《賦彙》通過輯錄賦章所呈示的歷史視野,也與此“文事”特徵切合。如“經濟”類則有地理、都邑、治道、武功、性道等;“學問”類則有天象、歲時、文學、室宇、鱗蟲等;“才情”類則有言志、懷思、行旅、曠達等。而陳氏分類輯賦,在很大程度上是執行康熙命詞臣編書以“廣識名物”的意圖[6],只是在辭賦廣泛的“體物”間更偏重“正集”中的“經濟”、“學問”,主旨亦在彰顯“體國經野,義尚光大”的盛世氣象。在陳元龍的心中,他奉敕而為此大製作,誠如其《賦彙》進呈表所言:“伏願宸輝炳照,洪度淵涵。賁及班聯,長使光騰奎璧;垂諸學校,更當價重璠璵。將見左、陸名篇,偕玉府、珠林而並永;淵、雲秘義,與金匱、石室而同貞矣。”傳之未來,固為陳氏整理賦籍的意義,而用之當世,則更是《賦彙》體現的當代精神。該書編成以後,既悅宸衷,得以刊刻推廣,又為後來翰苑名宿、書院學子奉為圭臬,就是其致用的最好證明。

其三,本於“經義”思想與“致用”精神,《賦彙》的尊體意識才由中體現。陳元龍在《賦彙》進呈表中特別強調:“睹宸章之親灑,固已陶熔班、馬,驅駕鄒、枚。”今觀《聖祖仁皇帝御製文集》存賦十八篇,古體與律體兼有,甚能說明其在“六義”(經義)思想統率下既“祖騷宗漢”,又“尊唐重律”。這也正是《賦彙》編纂所尊奉的原則。而這種思想在清初的形成,又與前此元、明兩朝的賦學批評有著很大的關聯。在元代,祝堯反省歷代賦體演變,于《古賦辨體》卷八《宋體序》中指出:

愚考唐宋間文章,其弊有二:曰俳體,曰文體。為方語而切對者,此俳體也。……至唐而變深,至宋而變極,進士賦體又其甚焉。……後山謂歐公以文體為四六。但四六對屬之文也,可以文體為之。至於賦,若以文體為之,則專尚於理而遂略於辭、昧於情矣。”[7]

其詆斥“俳體”與“文體”,尤其反對唐、宋闈場“進士體”(考試律賦),在於由辨體而尊體,故提出“祖騷宗漢”的賦學主張。至明人倡言“唐無賦”,揚舉復古之風,如吳訥《文章辨體序說》“賦者,古詩之流。……載《楚辭》於古賦之首,蓋欲學賦者必以是為先”、李夢陽《潛虯山人記》“究心賦騷于唐、漢之上”、王世貞《藝苑卮言》卷二“屈氏之騷,騷之聖也;長卿之賦,賦之聖也”等說,皆掩沒了唐、宋時期律體、文體賦的存在及價值。由此歷史背景來看《賦彙》選唐以後賦超過總數的四分之三,或許正是以糾正的方式樹立如唐代律賦經典的舉措。當然,這一舉措並不違背康熙本於“六義”而兼取歷代(尤其是漢、唐)的意旨與胸懷,呈示的是古、律並臻而會通的賦學思想。


[1] 吳光昭箋略,門人陳書同輯《賦錄要箋略》,清汲古齋藏板。案:書首署有“長沙沈歸愚、嘉興錢香樹兩先生鑒定”。

[2] 閻湘蕙輯《國朝鼎甲徵信錄》卷二,清同治五年刻本。

[3] 陳其元《庸閑齋筆記》卷一,清同治十三年刻本。

[4] 對此,可參見許結、王思豪《漢賦用經考》(《文史》2011年第2期)、《漢賦用〈詩〉的文學傳統》(《中國社會科學》2011年第4期)。

[5] 葉夢得《石林燕語》卷八,中華書局1984年版。

[6] 詳見康熙《歷代詩餘序》,清沈辰垣輯《歷代詩餘》,《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7] 祝堯《古賦辨體》卷八,《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