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清代翰林院与文学研究》序  

2014-04-23 16:1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务正博士将其论文《清代翰林院与文学研究》以电子本形式发到我的邮箱,因待付梓,嘱为序以助行色。作为他的博士论文,已逾时八载,再行阅览,颇有重温之情;而作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与昔时论文相比,有所增益,其间尤见近年来作者的学思与心血。八年光阴,务正于课生之余,勤黾治学,已有不少成果问世,包括一百五十万言的《沈德潜诗文集》编校,然于此论文稿,则铲削销磨,旷时日久,自寓厚积薄发之志,亦有积篑成山之功。唐人李肇《翰林论》开篇引宋昌语:“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无私。”已明翰苑之言,乃言公,乃王言。章实斋《文史通义·言公》云:“古人之言,所以为公也,未尝矜于文辞,而私据为己有也。”所谓古人为公之言,隐蕴六经载言之义,而帝国朝廷,自汉武“罢黜百家,表彰六经”,王言法经而明公,自成传统,然则翰苑由唐以来,千年承替,发言为文,何以至清代而鼎盛?乾隆皇帝为鄂尔泰、张廷玉编《词林典故》御制序曰:“惟六经之士岂易言哉,而况跻玉堂而列芸署者,尽六经之彦也。木天故事,历代沿革,具见于斯,则又何言。惟是国家重馆阁之选,极优遇之隆,讵止蜚其英声,将以华国而已哉!”其中以“六经之彦”对应“古人之言”,复以“馆阁之选”、“优遇之隆”彰显当朝之盛。读翰苑文学,当作如是观;研究翰苑制度之于文学,或亦当作如是观。

务正从我问学六年,习诗古文,硕士论文以晚清桐城学为题,博士论文则转向盛清翰苑与文学,因其成于胸而形于文,答辩时宣于言,如数家珍,硕、博论文皆获全优佳绩。2012年秋我受学校派遣往中央党校学习,适逢教师节晚会,与务正同事崔教授同桌,崔教授听说我是务正的指导教师,立即起身示敬说:“您是潘务正的老师,我一定要敬酒,他人品好,学问好。”我当时真有“而今方知为师之可贵”的感受。古人为人与学,要在居敬,敬则有畏,畏则精勤,回想当年与务正或“悟言一室之内”,如每周的师生见面会与商量论文的情形,或“放浪形骸之外”,如相伴散步秦淮河畔与从图书馆冒雪而返的影像,其为人之居敬,为学之精勤,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今读其书稿,仍可以“勤”字为言。

一曰勤习。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论语·学而》古注多论“学”而鲜言“习”,而孔子“时习”之义,最为要紧。《说文》:“习,鸟数飞也。”故引申为重习、学习。读书反复温习,固重要,倘若如庄子谓“读死书”,则如古人所谓“八股”之毒害人心,而未解孔门读书“时习”而“说”(悦)之要义。因为读书与治学,惟有如鸟之振翅翱翔于自然之空际,才能灵动而愉悦。务正为学,深知文献重要,故每究一事、一理,尝埋首书丛,然每得一事、解一理,则喜形于色,如某天忽对我说“桐城谬种”之由来,对自己的发现与想法,滔滔不绝,其愉悦之情,溢于言表,于是成考辨之文以公诸世。至于方苞“义法”之倡与针对“翰林旧体”的问题,为学界论方苞“义法”者所罕及,务正集诸如方苞奉和硕果亲王之命编《古文约选》等细事,结合其居翰苑正文体之举措,尤其与古文辞禁的关系,而陈论新颖,自有所得。所得在于勤习,勤习在于愉悦,于我心有戚戚焉。

二曰勤疑。如果说孟子反对人们“尽信书”致谓“不如无书”是种对泥古的质疑,那么在中国学术史上又有两个阶段出现了两大疑古思潮,一则是自中唐到北宋如啖助的《春秋统例》、陆淳的《春秋集传辨疑》对春秋三传的质疑、孙复的《春秋尊王发微》、欧阳修的《诗本义》、《易童子问》、刘敞的《七经小传》等又由《春秋》衍及诸经,且由疑传到疑经;一则是二十世纪前期由“古史辨”派倡导的史学疑古思潮。尽管后者随着大量出土文献的出现而产生了学术的反拨,所谓“走出疑古时代”,但疑古作为一种学术动力,宜为学者必备。我与务正交往,知其多“问”存“疑”,读其文章著述,鲜有人云亦云,而是棱角分明,破题解蔽,以致他为文与同辈相比,或“少”而“精”,于时尚之学(数量),我不无担忧,而于学术之担当,则又理解与赞赏。

三曰勤思。《论语·为政》载“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主张学思并进;《礼记·中庸》说“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而“慎思”在于用心。清人丁柔克《柳弧》卷四《状元被褫》有则故事:“国朝有文状元某,试《松柏有心赋》,以题为韵,忘押‘心’字,皆未看出。上看出,批曰:‘状元有无心之赋,试官无有眼之人。’”写赋失押“心”字,仅是个案,然为学失“心”,恐成通病。今观务正这本书稿,因用心而勤思,故每章皆为一大问题,如翰苑与“诗学”、“赋学”、“古文”等;且每节又俨然为具独见之问题,如第二章有关王士祯入翰林院的“诗史意义”、袁枚性灵诗学与“庶吉士外放”的关联、翁方纲督学广东对“岭南诗风”的影响,均为目前学界罕论的诗学问题;第三章法式善《同馆赋钞》、林联桂《见星庐赋话》与翰苑考律赋的直接关系,以及相关的理论探寻,又是赋学专题研究,值得关注。没有问题,何来学术,没有学术思考,自然也就没有问题意识,务正论文鲜有概论性的描述,原因正在于此。

我与务正知深故言拙,仅陈“三勤”,以期共勉,并塞请序之责。我曾戏言习中国古典文学者,治唐宋者如抓“鳝”,以中指执其中身,旁两指助力扣住即可;而治先秦两汉或明清者则如捉“蛇”,或击头部“七寸”,或执尾部速拎起而抖动之,以松其骨。执尾抖动,骨节尽松,力必达于首,此新“捕蛇者说”,不知务正以为然否?

 

                                 2014420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