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转载】【綜合轉引】 80年前知识分子对于“梦想的中国”的回答  

2013-05-23 18:3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在1933年的新年,让大家都来做一回好梦。1932111《东方》杂志策划了一次大规模的征求新年的梦想活动,设计了两个问题:

1.先生梦想中的未来中国是怎样(请描写一个轮廓或叙述未来中国的一方面)?

2.先生个人生活中有什么梦想(这梦想当然不一定是能实现的)?

    杂志向全国各界人物发出新年的梦想的征稿函约400份,在函中充满憧憬地说: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出路了吗?我们绝不作如此想。固然,我们对现局不愉快,我们却还有将来,我们诅咒今日,我们却还有明日。假如白天的现实生活是紧张而闷气的,在这漫长的冬夜里,我们至少还可以做一二个甜蜜的舒适的梦。梦是我们所有的神圣权利啊!

【綜合轉引】 80年前知识分子对于“梦想的中国”的回答 - 泛舟老人河 - 泛舟老人河
 

    这次征稿得到各界名流的积极响应,应征者全部来自各大城市。到截止的125,共收到160多份答案,其中142份答案刊登如期在1933年元旦出版的《东方》(总第30卷第1号)新年特大号上刊出,作者共计142人。

       142份答案的作者以中等阶级的自由职业者为最多,约占了全数的百分之九十。自由职业者中间尤以大学教授、编辑员、著作家及新闻记者、教育家为最多。……合计占总数百分之七十五。无论形式、内容、参加的人数和产生的影响,在当时中国均为绝无仅有。

【綜合轉引】 80年前知识分子对于“梦想的中国”的回答 - 泛舟老人河 - 泛舟老人河
 

      这些作者的名字很多大家耳熟能详,柳亚子、郑振铎、巴金、郁达夫、林语堂、邹韬奋、周作人、马相伯、金仲华、张君劢、周谷城、俞平伯、章乃器、茅盾、顾颉刚、杨杏佛、施蛰存、傅东华、叶圣陶、谢冰莹、夏丏尊、徐悲鸿、张申府、老舍、洪深、钱君匋、楼适夷、周予同、孙伏园、冯自由……

      他们几乎是清一色的知识分子,生发出形形色色的关于中国和个人生活的梦,胡愈之称之其中有甜梦,又有苦梦;有好梦,又有恶梦;有吉梦,又有噩梦;有奇梦,又有妖梦;有夜梦,又有白日梦。梦想作为一个独特群体的共同话语,不仅体现了特定时代的所思所求,也反映出时代的心声。他们从现在展望未来,是有喜有忧,有美梦也有恶梦。

    时今已经80年整,上述人物几近作古,他们的一生也许为当年的梦想作了不同角度的脚注,现此辑录部分人的答案。


【綜合轉引】 80年前知识分子对于“梦想的中国”的回答 - 泛舟老人河 - 泛舟老人河
 

朱自清(清华大学教授)

      未来的中国是大众的中国,我相信。这不是少数人凭着大众的名字,是真的大众。但这个梦实现之前,还得做一个梦。全国里到处在组织着训练着生活的队伍。像一个早晨,大家浴在新的太阳里。新生活一点一滴从一手一足里造出来,谁都有份儿。整个的队伍有一定的步伐,可不只是东一点西一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队伍向前进,不断地;跟不上,不愿跟,去他们的。前头有阻挡的,两边有拉扯的,飞起脚,撒开手!阵势,自然不能十二分整齐,但这时候也许不会乱。我们如今就站在这个梦的边儿上。

 

郁达夫(小说家)

       我只想中国人个个都不要钱,而只把他们的全部精力用到发明、生产、互助与有意义的牺牲上去。将来的中国,可以没有阶级,没有争夺,没有物质上的压迫,人人都没有,而且可以不要私有财产。至于无可奈何的特殊天才,也必须使它能成为公共的享有物,而不致于对大众没有裨益。譬如天生的声学家,可以以他的歌唱,天生的画家,以他的美的制作,天生的美人,以他或她的美貌,等等,来公诸大众,而不致于孤负他或她们的天才。

俞平伯(清华大学教授)

       对不起,和梦也新来不做。假如定要做的,恐怕也是妖梦吧。有一个人无端被邻居切了一只胳膊去,自然都嚷嚷要找去。而据那邻居说,你们不要只管来闹了,你们回去看看吧。这真损得利害,但我觉得不可以人废言。原来那个巨人被切去胳膊以后好像没有这回事一样。所以面前的问题,已经不是一只胳膊的恢复,而是一条生命会不会再活。不要胳膊,是岂有此理的大量,而不要生命,是大量得岂有此理。
       
绝对的开明专制的阶段是必需的。中国历史上当得起这个名字而无愧色的只有秦政。然而他是失败了。以中国之大,真的专制之治本不容易,加以近代思想之庞杂,国际关系之错综,更不容易。况且,我们的英雄又不知在何处?所以,假使我有了梦,也还只是大大小小的恶梦。
这明明与我自来怀抱着的理想相反。但我觉得中国无救则已,有救大约非走过这一阶段不可。至于谁来干这桩大事情,反正不会是我们,我们不配说话。谚曰: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又曰:左右做人难。此之谓也。

顾颉刚(燕京大学教授)

       第一,没有人吸鸦片,吞红丸。这是最重要的事。这种嗜好延长下去,非灭种不可,任凭有极好的政治制度,也是无益的。
       
第二,打破旧家庭制度。许多恶习的改不过来(如贪赃),许多人的颓废(如因婚姻),都是家庭制度的作梗。
       
第三,奖励移民。西北有广大的土地和丰富的生产,如能有大批人民移住,既开发了富源,也挽救了中原的没落。
       
第四,知识分子肯到民间去,使全国民众都能受到教育,不要只管自己享乐,也不要只管喊口号。
       
第五,每个人都有职业,无不劳而获的人。

【綜合轉引】 80年前知识分子对于“梦想的中国”的回答 - 泛舟老人河 - 泛舟老人河
 

施蛰存(现代杂志主编)

      我梦想中的未来中国,却与每一个小百姓所梦想着的一样,完全一样!是一个太平的国家,富足,强盛。百姓们都舒服,说一句古话:熙熙然如登春台。中国人走到外国去不被轻视,外国人走到中国来,让我们敢骂一声洋鬼子”——你知道,先生,现在是不敢骂的。
     
写到此,一个朋友在旁边问:那么你以为这时候是个什么政府呢?
     
我说:随便。……一切都好。总之,我以为政治制度是没有关系的,问题完全是在人,在人!
     
这样一来,又未免近于发挥政见了,这是破了夙戒。我不免学一句时髦人高尔华绥的话:
      “
横竖我的政治意见是无足重轻的。

章乃器(上海浙江实业银行)

      像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民族,决不怕没有出路。不独中国民族会有出路,连印度、朝鲜、安南的民族,都会有一天走上了光明的大道。
     
倘使我们认定中国必然要革命,我们就要想到一个更进一层的问题:中国最近的将来的革命,究竟是右倾的民族斗争的革命,还是左倾的社会革命?右倾思想和右倾行动在中国不可能发展,屈服在帝国主义势力之下的中国上层阶级,在内部矛盾日趋尖锐化,自身基础正在动摇的时候,不能领导任何的民族斗争。所以,中国将来的革命,必然是一个向整个的上层阶级进攻的左倾的革命。那个革命的目标,不单是要推翻帝国主义,而且同时要推翻帝国主义的虎伥。当然,这样的一个革命,是要和遍满世界的革命潮流互相呼应一致行动的。所以,这个革命成功的日子,就是全世界弱小民族同时解放的日子,也就是帝国主义整个崩溃的日子。

茅盾(小说家)
     
对于中国的将来,我从来不作梦想;我只在努力认识现实。梦想是危险的。在这年头儿,存着如何如何梦想的人,若非是冷静到没有气,便难免要自杀。

罗文干(外交部长)
     
政府能统一全国,免人说我无组织。内争的勇敢毅力,转用来对外。武官不怕死,文官不贪钱。妇女管理家务,崇尚勤俭,不学摩登。青年勤俭刻苦,不穿洋服,振兴国货。土匪绝迹,外患消除,四民安居乐业,世界共享太平。

滕白也(燕京大学教授)
     
未来的中国:(一)国人人人能拿枪;(二)国人人人有饭吃,有事做;(三)没有烟鬼游民和土匪兵;(四)有制造,无过剩,而进出口货物的价值能互相抵消;(五)教育专制,男女平等,而做官不得致富;(六)无资本主义侵掠小民。

章克标(时代画报编辑)
      
梦想中的未来中国,一定是没有什么中国不中国的,一切的梦想,一切的梦,是一种超越的飞跃,所有界限和樊篱,须是完全撤除,国家这种界限,在任何人的梦想中或梦中是不配存在的。因之中国如何是很难说了,恐怕是没有中国,也没有外国的吧。

谢六逸(复旦大学教授)
     
未来的中国,应该像现在我的一个友人的家庭,他们没有阶级,不分彼此,互不揩油;有人欺负他们之中的一个,就得和别人拼命,至于互相亲爱,还是小事。

卫聚贤(暨南大学教授)
     
(一)教育学:自然科学的占70%,学社会科学的占29%,学国学的占1%
     
(二)军事:内战发生,掘战壕时,小心古物。
       
国家应如建筑塔的形势,一县人民好了,县政府就不敢为恶;各县的人民好了,省政府就不敢为恶;各省人民好了,中央政府就不敢为恶;从下层一层一层的建筑上去。
       
最上一层的中央政府权最小,最下一层的人民权最大。不要成了倒塔式。
     
根基太小,自然会倒,若遇着大风,当然是立不稳的,在那里动摇。

叶圣陶(中学生杂志编辑)
     
梦想中的未来的中国,描写起来只须简单的几条线条:个个人有饭吃,个个人有工作做;凡所吃的饭绝不是什么人的膏血,凡所做的工作绝不为充塞一个两个人的大肚皮。岂只是未来的中国,未来的世界不应该这样么?中国地方什么时候会涌现这一幅图画呢?恐怕很遥远吧,遥远到不能梦想吧。
     
再来描写所谓一个方面者:
      “
高等华人绝迹……苍蝇声似的文化”“文化之声绝于耳……“报销主义断种……现在那些大学中学一齐关掉不多写了,原来是实现时期遥远到不能梦想的梦想,多写又有什么意思?

韦丛芜(天津女子师范学院教授)
     
我梦想着未来的中国是一个合作社股份有限公司,凡成年人都是社员,都是股东,军事、政治、教育,均附属于其下,形成一个经济单位,向着世界合作社股份有限公司的目标走去。

金仲华(本志妇女与家庭栏编辑)
     
我不大做梦,但我常常想。
     
我想到一个时候那时候,中国的地面形状也显然有了全新的改变。从东南的海岸到西北的边疆,全部的中国将成为一整体。地理上的障碍不再截断着中国各部文化的联络。农村与都市的建设将并驰前进;或许前者的发展要超过后者,但决不是在后者摧残之下的。把一个人体作比,在那时,铁道将成为中国的动脉管,河流为静脉管,而密网的汽车道则为遍布全身的微血管。像人体营养料的能从血管传布给每一个细胞,中国各部的地利物产也将赖所有的交通媒介,而供给于每一个人民。当然,那正如一个健全的人体,已没有各种寄生虫在内部作祟。
     
梦常常是荒唐的,我希望我所想的不完全落于荒唐的梦境,而能得到最后的实现。

戴蔼庐(银行周报主笔)
       
中国未来是怎样的一个问题,我从现状的观察,却有一种理想的梦。便是无论在精神上,物质上的各种行为,应该处处能照着一定的秩序去做。譬如拿大的来讲,政治上将来决不可再有各种不能公开的作用,做一种背景,一方面说是维持秩序,他方面却破坏规则,不遗余力。又拿小的来说,上火车、上电车的时候,大家争先恐后,不惜将人家挤开,这也是不守秩序的习惯,所以我的梦想,是要人人能守秩序,不论精神上,物质上,都得如此才好。这种梦想,人家说是教育程度的关系。然而我以为如果大家有决心的话,非用一种坚强的力量去制裁不可。如果我们能够把这力量,充分的培养,或者要比教育来得容易见效。因为现在的教育根本上是没有秩序的。

穆藕初(实业家)
       
政治上必须实行法治。全国上下必须同样守法,选拔真才,澄清政治。官吏有贪污不法者,必须依法严惩,以肃官方。经济上必须保障实业(工人当然包括在内),以促进生产事业之发展。合而言之,政治清明,实业发达,人民可以安居乐业,便是我个人梦想中的未来中国。

李青崖(著作家)
       
梦想未来的中国智识阶级,重实验,重理智,不以耳为目,不以部分测度全体,不以近功忽略远虑;以为创造新的局面的根基。

徐调孚(本志文艺栏编辑)
       
我梦想中的未来的中国没有国学,国臣,国术……国耻,国难等名辞。

章衣萍(新世纪函授学社社长)
       
这个中国是太老,太旧,太腐败了。中国恐怕还该有长期的混乱。怎么好?要做梦也很难。我理想中的中国,最低的限度,要大家有饭吃,有衣服穿,有房子住,有路可走。我们不要像甘肃一带人民一样,吃草皮树根,十六七岁的大姑娘还没有裤子穿便好——这个简单的梦,也不知哪一年可以实现。

洪深(戏剧家)
       
年龄又增了1岁,在这一年中,那些妨碍社会改革和进步的人,当然也得老1岁,或者会多死去几个。这真所谓是梦想了。

潘公弼(时事新报记者)
       
中国终究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共和国家。有了强暴的领袖,他掠夺政权;有了贤明的领袖,人民奉让政权,所谓掠夺与奉让,并不拘于一种丑态;所谓政权,是一部或全部。人民却安居乐业于低度的保障之下。国际地位的增进,有待国内产生若干世界的科学家与哲学家;当然,政治相当的昌明,国防相当的充实,亦是必要条件。

夏丏尊(开明书店编译所长)
       
我常做关于中国的梦,我所做的都是恶梦,惊醒时总要遍身出冷汗。梦不止一次,姑且把它拉杂写记如下,但愿这景象不至实现,永远是梦境。
       
我梦见中国遍地都开着美丽的罂粟花,随处可闻到芬芳的阿芙蓉气味。
       
我梦见中国捐税名目繁多,连撒屁都有捐。
       
我梦见中国四万万人都叉麻雀,最旺盛的时候,有麻雀一万万桌。
       
我梦见中国要人都生病。
       
我梦见中国人用的都是外国货,本国工厂烟筒里不放烟。
       
我梦见中国市场上流通的只是些卷得很好看的纸。
       
我梦见中国日日有内战。
       
我梦见中国监狱里充满了犯人。
      
我梦见中国到处都是匪。

俞颂华(国立上海商学院教授)
       
我尝看了《论语》半月刊上转录某报的一段幽默文学,说中国将来要迁都帕米尔高原,实行长期抵抗。(原文如何,现已忘却)不免有些感慨。于是就从生物学的观点,做了一个梦想:
       
中国出了一位大科学家,能够改造国人的生殖细胞,操纵国人的Chrommosom,使得未来的一代新国民都富于创造冲动,没有占有冲动(如罗素先生主张的)。他们个个都劳动,没有一个不劳动而获的寄生者。他们之中,有的是大科学家,大艺术家,大哲学家;有的是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大经济家,……。他们能够把我们社会遗传Socialheridity)中的贪污,依赖,懒惰,愚昧,残忍,独断,谄佞,等等颓风陋习一扫而空,发挥令人所不可思议的美德,使中国成为一片光明世界,照耀全球并为各国的模范。如果迁都到帕米尔高原,非为长期抵抗,却为传播中国新文明。

陈敏达(职员)
     
未来的中国一定要经过艰苦的历程更大的压迫和牺牲,然后才能使真正革命的再起,重创灿烂光明的中国!

【綜合轉引】 80年前知识分子对于“梦想的中国”的回答 - 泛舟老人河 - 泛舟老人河
 

(附:插图为丰子恺先生所作。)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