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十年前非典旧日记四则  

2013-03-02 13:0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斯·诚信·勇气

 

 今年四、五月份,沙斯(SARS)肆虐全球二十多个国家,中国首都北京疫情严重,神州大地,一片骚然,在诚信危机面前,中国政府勇敢承认初始对疫情估计的失误,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非典”人民战争,严防死守,勇敢面对,短短数月,不仅取得反非工作的决定性胜利,而且赢得了新的深入人心的诚信。而在五月份,我因公去当时的疫区新加坡作短暂讲学,回国后又被隔离,身历其境,直面沙斯,确实加深了对诚信与勇气的理解。现摘录“狮城日记”(5月1日至15日)与“隔离日记”(5月16日至24目)数则,以观当时真实的心灵历程。

 

 

5月1日  (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到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的飞行途中)

 

人类面临突如其来的灾难,是畏葸逃避,还是勇敢面对,这是我近日不断考虑的问题,而我对在一度徘徊中最终选择后者而感到无悔、欣慰。过去出国讲学或开会,皆一帆风顺,这次我受命去新加坡为“南京大学中文硕士班(MA)”讲授“中国文化史”课程,临行前就被沙斯风暴搅得进退两难,心神不宁。记得四月初办迁证时,还算顺利,到中下旬各单位“反非”办公室相继成立,南京虽尚无病例,但全民“反非”,风声鹤唳,而新加坡消息传来,正处发病高峰,死亡率又高居不下,我的成行与否,陷入两难之境。一方面出于使命感,对外办学牵涉国际间事务,诚信最为重要,况且作为一位教师,教学是我的天职,又怎能因区区“沙斯”而畏缩呢?而另一方面出于安全感,领导的关心,朋友的劝阻,家人的忧虑,形成一种善良的“合力”,使我一度陷入困境,特别是我的88岁高龄的慈父听说我将往疫区,焦虑失眠,血压增高,“逼”得我信誓旦旦地宣布取消这次行程。自古“忠”“孝”难以两全,而往往又必须两全,我暗下决心,这次在国外一定要天天给父亲打电话,聊家常,以便“瞒”其真相,直到回国。

飞机已越过南海,远远看去是一片璀灿的灯火,也许是新加坡的东海岸了。新加坡,我熟悉而美丽的城市;疫区,多么陌生而恐怖的字眼……

 

 

5月9日   (狮城第9天,授课第3天)

 

今天为硕士班学员讲授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气”问题,这既属自然哲学范畴,也是人文科学思想。课间曾有学员问及中国文化的精神是什么,我说如果用一个字概括就是“道”,落实到人生层面则是“诚”。如《易传》“修辞立其诚”,《礼记·中庸篇》“诚者,天之道;诚之者,人之道”,《荀子》“天地为大矣,不诚则不能化万物”,宋代理学大师周敦颐《易通》大加提倡“人道诚信”,均为言简意赅的表述。而天道、人道之诚信的确立,又须有“气”充斥其间,归之自然,则如《易经》之“太极生两仪”,《老子》之“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显彰于人文,则如孟子所言“吾善养吾浩然之气”,曹丕所谓“文以气为主”。平日居家读书,课堂教学,多属静穆领悟,知识传授,这次我在疫区教学,却感到了“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的勇气和“诚”的活泼泼的生机。虽然因沙斯之故,课堂上学员持科学态度座位分开,相距有间,但他们并无畏惧,在他们的眼神和心灵间显现出的求知之诚恳、治学之诚一、重教之诚敬,均予我以诚心的感动。也许是因为我只身无畏赴疫区教学的缘故,也许是大家珍惜这“非常时期”的“非常课堂”吧,这一时刻,我们在疫区,可“沙斯”似乎离我们的心已经很远很远。

 

 

5月14日  (授课最后一天)

 

今天结束了短暂但却充实的课程,师生间初始因沙斯而略嫌“陌生化”的情绪已荡然无存,我们沉浸于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我们企盼着“后沙斯时代”的美好明天。为报答学员的深情厚谊,我在课程结束时即席以“诚”字为题赋小诗一首,献给疫区坚持学习的朋友。诗云:“濂溪宏易道,圣教入心诚。案卷书千叶,窗余月一泓。诗灵期妙悟,学理共澄清。夜觉海风度,平明万壑情。”吟罢,掌声骤起,经久未歇。学员也在课程结束时行与往届相同的“报师恩”之礼,将他们在卡片上的留言馈赠老师。我接过这一珍贵的礼物,阅读学员饱含情感的言语,其中除了如“谢谢老师将我们带入中国五千年文化的长河,饱览美好的风光”、“浸濡于老师博大精深的学养之中,何其荣幸”类常见的勉励之词,却有极具有“时代感”的两句话令我留下深刻印象:一句是“谢谢老师这次冒生命危险往虎山行,祝您平安、顺利”;一句是“沙斯也怕您的才情”。言重了,可爱的学员,但沙斯确实似乎给了我们人类社会一些启迪或喻示,其中包括诚信与勇气的力量。

据《联合早报》报导,南京隔离已近万人,我明天就要启程回宁,学员们关心我回去后的“命运”,正常回家,还是羁留隔离区,荀子曾说人类社会能战胜自然最大的力量在“能群”,为自己,为家人,为邻里,为社会,我说“我选择隔离”。

 

 

5月22日  (南大招待所西楼116房,隔离第8天)

 

今天是进入校招待所隔离区第八天了。隔离的生活是寂寞的,失去“自由”的日子是难熬的,每天早晨被邻近小学的歌声唤醒,每天晚上透过窗帷观看月照西楼,其心境真有些不可名状了。好在叫博士生传送进来几套书籍,早晚参读,也自得其乐。昨夜读《梅村集》有“愁”字韵诗,触景生情,信口吟成《自嘲》小诗:“沙斯肆虐鬼神愁,未上疆场亦‘楚囚’;且伴孤灯翻旧策,任她明月照西楼”。今晨读报,京城军民为一位牺牲在抗非一线的白衣天使送葬,其情其意,令人心悸,追思昨夜寂寞颓废情怀,颇自惭,又步昨夜小诗原韵撰《白衣天使颂》,草录于“隔离日记”,诗云:“沙斯肆虐何须愁,天使疆场救病囚;惊泣鬼神风节亮,犹如明月照高楼”。实录心情,不计工拙。

       真希望尽快走出隔离区,现实总是在激励我们每个人“不甘寂寞”。

 

懈翁按:十年前即2003年5月,我往新加坡授课,时非典流行,恶疾死人数多,狮城为重疫区,当时真有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和勇气。返国后被隔离半月,失去自由,“释放”后又被“省民建”评为“先进”,为作报告,选录历险日记四则以塞责。今读报,有“十年非典记忆”之说,因将旧记刊发于博客,聊供一哂。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