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读赋献芹》序  

2012-10-05 22:4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赋献芹》序

 

我与赵逵夫教授相识于1990年秋在济南召开的首届国际辞赋学研讨会上,时赵先生正值中年,为学界“中坚”,于辞赋研究亦然;我是这次会上最年轻者,虽非初出茅庐,亦仅有待携挈的学界“后备”,先生不弃,一见如故,言学论文,常在坐谈与行山间。而当时说到我校辞赋研究前辈郭维森教授,赵先生因与之多有交往,颇见肃然敬仰意,以为道德文章,忠厚长者,几年后,我与郭先生合撰之《中国辞赋发展史》刊行,赵先生获赠后即刻邮购若干,发给他所在校本专业同仁人手一册,其与郭先生的学术情谊可见一斑。我见赵先生亦有同感,其为人治学,皆令我心仪钦慕,且二十年来先生宏文巨著,光耀学界,拜读之后,亦每每叮嘱自己的研究生认真修习,获益良多。

谈到治“赋”,我曾借用古人话构成三境界说:先则刘勰语“体国经野,义尚光大”(《文心雕龙·诠赋》),胸襟开阔,气象博大,此第一重境界;次则魏收语“会须能作赋,始成大才士”(《北史·魏收传》引),因才辨学,驾驭群文,此第二重境界;后则班固语“多识博物,有可观采”(《汉书·叙传》评司马相如赋),广征博采,厚积薄发,此第三重境界。据我所见,当今治学论赋者,赵先生得此三重境界,可谓全矣。近观赵先生论赋新著《读赋献芹》(以下简称“赵著”),尝鼎一脔,可知其味。具体而论,兹申述三点浅见如次:

首先,赵先生论赋视域广大,其研究成果有新建赋史的意义。古人论赋,如刘勰《文心雕龙·诠赋》之言“殷人辑颂,楚人理赋”,“赋也者,受命于诗人,而拓宇于楚辞”等,皆由源及流;至唐宋以后,赋体多元,学者辨体归本,大倡“祖骚宗法”之说,乃由流溯源;而这两种方法,恰天衣无缝地交织于赵先生的赋论中。缘于由源及流,赵著由先秦赋、两汉赋、魏晋赋、南北朝赋,以及唐宋明清,均有论述,表现出以赋论构建赋史的功用。相比之下,也是值得注意的,赵著尤重由流溯源,所以研究功夫更集中于先秦、两汉赋的研讨,特别是对赋体本源的考论,最为显著。也正因此,赵先生主编了七卷本《历代赋评注》,并在《后记》中提出了三个针对,即针对研究重理论而轻文献,针对重视重点作家而忽略面的拓展,针对学术化明显而普及性不足。三个针对,正是三重纠正,使赵著开拓视野,改变以往赋史的褊狭,而将出自《说苑》、《逸周书》、《新序》等杂史著述中的篇章,例如《五指之隐》、《太子晋》等纳入赋域,以阐发其历史地位,无疑发展了姚鼐《古文辞类纂》的赋学观,而有了突破前贤的新建树。

其次,承续前述构建赋史,赵著视域拓展又在于论赋落实于“文体”,而论“文体”又必落实于“文本”,考索语言,还原文本,是其具体研究所取得的成就。在这一方面,赵著中对《荀子·赋篇》、枚乘《七发》、《梁王兔园赋》诸作的考论,既细研其微词,又提摄其义理,见解卓异,自成其说。然尤可贵者,我以为是赵先生落实于“赋”的语言艺术的新探索。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万曼即有《辞赋起源:从语言时代到文字时代的桥》,以语言学原理考量赋之文本,意义重大,然其限于抽象论述,未能深入。今读赵著,同样以语言学原理衡赋,但却考述具体,体悟深切,如对前述杂史中诸篇章“赋体”的确认,又如对《国策》中的《对楚威王》和《晏子春秋》中的《景公饮酒不恤天灾》等“赋”文的分析,内蕴赋体的“铺陈”与“隐语”,并从词章结构着眼的逐层解读,结论令人信服。

再者,考论结合,新见迭出,是赵著的又一特色。本书收赵先生论文21篇,主要是三类:一是探源,即赋源论(如《赋的特质及其与汉语和中国文化之关系》),兼及赋体(如《赋体源流与先秦赋述论》);二是述史,即赋史论(如《汉王朝的兴衰与汉赋的发展及转变》);三是考证,其中或赋家,或赋作,或兼而有之,然论其性质,则亦有三:一曰重理义(如《〈七发〉体的滥觞与汉赋的渊源》),一曰重注疏(如《〈韩朋赋〉校补》),一曰重章句(如《〈两都赋〉的创作背景、体制及影响》)。仅此,也可见姚鼐所说“义理”、“考证”、“文章”三者“苟善用之,则皆足以相济”(《述庵文钞序》)的学术原则,在此已得到一体的显现。当然,赵著中精彩分析与精审考论,其中新义读者自见,无须赘述,然则如《论瞍矇、俳优在俗赋形成中的作用》、《汉晋拟人故事赋钩沉》等文章,还是应该推介并引起关注的。

玄觉禅师《永嘉证道歌》云:“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观学之道亦然,一月可摄万千水月,学者一篇文章,往往即可见其质性品格;然无“一切水”又难显一月化万千水月之壮丽景观,学者平生素学,又是研究其某一成就不可或缺的背景材料。读赵先生新著,我以为还应当关注两点:一是学术背景,即先生诸多论著(如《屈原与他的时代》)和编著(如《历代赋评注》),正是其新论之“月”得以普现的“一切水”;二是理念,赵著虽属文章汇集,其中也不乏题序之作,然雅人无俗语,散论中时见精深,这在于严谨的学术理念,此亦赵先生文章中的“水月”归于“一月”的意义。

赵先生兼任全国赋学会顾问,每有新著,尝惠赐予我,今嘱为序,委实不敢,谨赋长句以贺:

大汉文章赋史昌,两周学术耐思量。

皋兰月上秦川地,梦笔华生纸价昂。

考义孙卿明义理,倾心屈子辨心香。

宏文一卷开新境,纵目云天百鸟翔。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