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夜撰《诗囚》忆亲情  

2012-10-31 12:0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撰《诗囚》忆亲情

 

翻开我的人生史,一岁父亲“打”成右派,劳教;三岁母亲气病,逝世;十三岁随父回乡,遣送(某公安别了把枪);从大城市到荒村,失学、劳作、饥饿、面临死亡,自然算“悲惨的童年”;然在童年的记忆里,却偏留下许许多多的美好记忆,那是因为有个忍辱负重、独吞悲辛,然又大慈大悲,和颜悦色的诗人父亲。2005年我接到赴韩国教学的任务,因父亲身体状况不佳辞谢未行,结果父亲成了“先父”;2009年到韩虽膺负教学任务,但心中就一件事,想用一年的海外孤独,换取一部父亲的诗传,就是后来出版的《诗囚》。

人真奇怪,相近就显得相远,相远却更为相近,当年与父亲蜗居一室,平常到漠然,而今天人相隔,却亲近而无间。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撰写《诗囚》经历的36个夜晚,常常与父亲梦中相见,音容笑貌,栩栩如生,醒来纵笔,竟如流光溢彩,万斛涌泉,不能自止自扼。感谢上苍,在父亲离去的四年间,第一年是痛苦的梦,梦中总是反复论证与否定父亲的“死亡”;第二年是怀旧的梦,往事情景,时时浮现,虽如生,亦如幻;第三年这类梦也渐行渐远,偶一为之而已;然则四年以后,在异国他乡,再次“重梦”,且那样的亲近而自然,他年追忆,又是一段感动而美丽的人生。

为何取名《诗囚》,表面取法元好问论孟东野“高天厚地一诗囚”,然其中感受,实如书前《题记》所言,是人生,是情海,是古今,是宇宙。这本书作为在韩成书三部之一,均由凤凰出版社印出,故亦“凤凰三书”之一。出版之日,感赋七律一章:“家世黄华翰墨乡,桐城学脉少陵行。慈怀盛德抚孤幼,泣血倚声述悼亡。教泽频年流美誉,诗情一触奏笙簧。海东旧月拳拳意,厚地高天起凤凰。”诗前自序曰:“《诗囚》者,先父之诗传也。余己丑岁客寓海东,居舍寂寥,时窗外明月孤悬,室内案灯独映,因披览先父诗章,忆生鞠之恩,情难自抑,乃舐笔和墨,撰此诗传,计三十六日而后成。书罢修饰,竟无更改,私忖记实之文,事实即佳;抒情之笔,情至天成,何须绘缋?传成,蒙凤凰社诸友垂青,不逾年而问世。呜呼!不能藏之名山,允当呈之现世,是邪?非邪?知者正之。感念之余,因成长句。”

如此“自吹”,于我也算人生第一次。因为在韩的那些孤清的夜晚,当时写到“断弦之音”与“草堂诗囚”两节文字时,两度嚎啕,以致失声,“失声”之后“发声”,何所惧哉?

忆昔当年,父亲被迫害幽禁荒村茅舍,白发长须,奄奄一息,我带领一班“知青”将其救出,这是我平生最得意之“事”;而今我著述多多,或称“经典”,实文字浮云,何足道哉?惟《诗囚》一部,二十万言,有读者坠泪,有评者叹息,心血凝结,幻为文章,乃堪称我平生最得意之“书”吧!

为了《诗囚》,我打心里感谢近邻韩国,一年间是她给了我衣食,给了我时间,给了我自由,给了我宁静的夜晚,给了我与父亲相会的心灵,于是有了这“个人的历史”。

有诗赞曰:

匆忙一别四年空

多少恩情旧梦中

两度无声捐涕泣

异乡月色入朦胧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六六)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