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朝鲜赋  

2012-10-17 21:2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鲜赋

 

学有“专”精是好事,但也看你专精什么,有时也会令人困惑、使己尴尬。比如我多年治“赋”,似为专精,然语诸人,或以为“收税”者云,“赋税”是也,误解者也没有错,赋的本义就是田税,《尚书》“厥赋惟上上错”、《周礼》“以九赋敛财贿”即是,孰知后起义指文学的“赋”呢?而自己常打字写论文,“赋”字用拼音常误为“妇”,如校对不慎,文中有时就出现了“妇学”的词汇,一下又转行成妇科大夫了。

不过,“赋”以物为主,又延伸到外在物象,所以又与商贸、外交关系较大,转换成文学亦然,以致近代学者刘申叔说“诗赋之学,亦出于行人之官”。这说法在明朝有两件事可为印证:一件是高丽使臣到当时的国都北京,欲购买《两都赋》,这不是班固的那篇,又不是汉人“西安”、“洛阳”之两都,而是明朝人写的“北京”与“南京”,结果遍觅域中,无人写作,当时文士桑悦听后以为“耻辱”,于是奋笔铺藻,赋就卖给高丽人,应该也捞了把“外汇”吧。另一件是中国使臣董越出使朝鲜,盘桓月余,据他自己所说“凡山川、风俗、人情、物态,日有得于周览咨询者,夜辄以片楮记之”而成鸿篇巨制《朝鲜赋》。这两件事都与朝鲜半岛相关,其中有所喻示,即中国古人珍重文学之“赋”,朝鲜古人亦向慕“赋”文,“赋”也曾经充当过国“际”间的文化纽带。

出于这一“历史因缘”,我信心满满地以“赋”的胸襟与学识往韩国任教一年,临行前还认真阅读了董越的《朝鲜赋》,并携上自己的赋学讲稿,准备宣讲于异邦,切磋于国际。谁知到了彼方,基本是教汉语,连“赋”字也没接触,而“妇”倒与“女”组词见诸教材。于是“交流”不成,改作“自修”,结果访书搜材,仅见《海东赋钞》一种,而询诸当地治赋有成的汉学家有否“赋话”类批评论著,回答全无。且朝鲜古赋,多摹效中国科举赋章,亦用于科试,一些文人赋如模仿陶渊明“归去来”者,也是复制多于创造,虽有历史文献价值,殊少文学鉴赏意味。

既然不能静思于一室之内,那就放浪于形骸之外吧。在韩一年,我课余休假,遍历朝鲜半岛的半壁江山,而董越《朝鲜赋》中所言“京畿独尊,翼以忠清、庆尚、黄海、江原,义取永安,意在固垣,平安地稍瘠,全罗物最富”云云,北地风光,无法自及,然南部“忠清”、“江原”诸道,亲历足下,别有一番阅读感受。至于赋中所述物态,如山参、海贝,也是充斥市场,千年契翕,似无扞格与窒碍。所谓“物以赋显”,历观之物、之景、之境,确实有聚材作赋的冲动,新《朝鲜赋》或《韩国赋》呼之欲出。

回国后,翻检整理一年居韩游韩照片,打算观象作赋,然事务缠身,均未克成。然则成与不成,也是相对的,那三千里江山的锦绣,那一脑瓜断续的记忆,或许就是一篇永存的“赋”,只是没有将“物象”与“意象”转化为“语象”罢了。

有诗赞曰:

行人述志古时风

半岛游观半壁穷

叹息明朝藩国赋

无形大象意朦胧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五七)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