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曹溪寺礼佛  

2012-10-16 10:2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溪寺礼佛

 

外地游客到首尔仁寺洞,主要是逛街、购物,而本地居民却有别样一种光景,那就是前往位处仁寺洞街区的曹溪寺礼佛,寻求都市喧嚣中的安宁。

曹溪寺山门一横额匾,上面镌篆有几个大字:“大韩佛教总本山曹溪寺”。这或许就是该寺院的全称,“总本山”可见其地位,颇类同我国的佛教协会般的管理佛事的“衙门”。进得曹溪寺,除庙宇高崇、院落雅致、树木葱郁、花草繁茂之外,给人最明显的观感是韩国人礼佛之洁净,信徒走进大殿,如同印度庙礼数,皆需脱鞋;但又不烦琐,很多人进入殿宇,随意席地而坐,或双手合十,闭目而念念有词,或取佛经一册,翻阅而专心致志。在平日里,没有香火灼人般的缭绕,没有钟罄敲击声的喧闹,也少有三叩九拜的动作,更没有抽签、募捐等骚扰,只是静静地面对,仿佛旅人途中的休憩。

每到四月,曹溪寺要热闹一番,作为韩国佛教总本寺的中心道场,为了迎接佛祖诞辰日会不仅在院内挂满五颜六色的莲灯,甚至还将莲灯会的场景延伸到市区的钟路、仁寺洞直至清溪川。在寺内大雄宝殿旁有株古槐,据说有四百五十年的历史,另外一棵白松,也有了五百余年的树龄,逢春萌发,两枝交映,树影婆娑,是寺院久历年轮的象征。而在佛诞节庆典期间,树上垂挂着许多信徒写上祈福语的绸带,每每在夕阳的余照间摇曳,给人一种和谐、安康、恬静、平和的感受与愉悦。

在曹溪寺内,最吸引我的还是大殿右侧的一尊石雕站立“笑佛”,那雕工细腻,神态逼真令人赞叹不已,特别是其形象,似弥勒又嫌幼稚,似文殊又略淘气,我当时就想,与其说是佛像,倒不如视为误入佛门禁地的世俗“小顽童”。由于那憨态,那纯真,那戏谑,那幽默的表情,不知诱惑了多少人的“快活心”,很多人争着在石像旁拍照留影,顽童光鲜肥硕的脑袋,也不知被多少只手摸得更加平滑光亮,我也不例外。其实这神圣的殿宇,最具有象征意味的就是这尊笑佛,无论他是喻示理想社会人们生活的快乐,还是对现实社会疲于奔命之芸芸众生的反讽。

当然,那笑佛“无知”,也许不可能知道寺名“曹溪”的来历,以及其中内涵的艰辛与磨难。据史料记载,曹溪乃禅宗别号,因六祖慧能在曹溪宝林寺演法而得名,所以唐人柳宗元说“凡言禅,皆本曹溪”(《曹溪第六祖赐谥大鉴禅师碑》),然而这其中则掩盖了一段历史,那就是慧能当年在五祖弘忍处修法,与大师兄神秀对垒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的顿悟偈,几遭杀身之祸而逃亡南国的惨痛史迹;还有慧能弟子神会传法两京适逢“安史之乱”并襄助郭子仪平叛军饷而赢得声誉,为乃师顿悟法张本,请王维撰《六祖能禅师墓志铭》而确定其“六祖”地位的艰难遭际。

看着顽童“笑佛”的笑颜,我心中的“历史感”与“考据学”似乎又被嘲讽了一番。“顿悟”不易,“悟入”尤难,“悟入”不及“忘却”,“忘却”重在“当下”,我每过仁寺洞,都要走入曹溪寺,摸摸笑佛的头与肚,进得大殿,脱却脏鞋臭袜,寻一角落,就地坐下而享受瞬间的宁静。

有诗赞曰:

祭神自应入神墟

礼佛曹溪在佛庐

最爱顽童雕像石

宁心笑谑亦相如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五六)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