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醉倒清溪川  

2012-09-05 20:4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醉倒清溪川

 

听说钟阁附近的小巷里有家不错的烤鸡店,啤酒也很好,是德国的,趁妻、儿来韩探亲的机会,我反“客”为“主”,略尽“地主”之谊,来此消费了一番。

小店位居二层楼,木制结构,有一圈露台伸展于外,放置了一排餐桌,坐此可临眺楼下小街,时值周末的傍晚,男女青年熙熙攘攘,在渐次绽放的霓虹灯的光照中,或匆忙,或闲适,或矜持,或娇颓,穿梭光影,来去纵横,诚一派都市景象。出小街不远便是首尔市中心大道,过大道可见几座拱桥,横架于一条忽而湍急,时而流缓的河水之上,这就是首尔市民引以为荣的清溪川。所以每逢周末,市民喜欢在此地晚餐,然后漫步清溪,享受都市喧嚣中的安逸。这周边饭馆如果不先预定,到时匆忙而来,往往是一位难求。我们因为来得早,尚有空置,而且还处临街窗景,又给异乡的天伦之乐增添点视域风采。

我的一位同“客”韩国的友人说过一句快炙人口的话:花自己挣来的钱,爽!此间教授工薪甚高,然每饭近“万”元,请客十数万,数目倒是触目惊心的。于是,我们也“爽”的一把,点了品牌烤鸡,喊了两扎啤酒,与儿子对饮起来。时天热渴燥,狂饮无度,不意间伴随夜幕垂降,已醺醺然。后来追忆,平生饮酒,白酒、黄酒均醉过,红酒、啤酒则未然,这次堪称啤酒醉我之首例。

根据当日行程安排,晚餐后挈妻、儿同游清溪川,夜观水上激光表演,结果不知由我导引,还是被扶将而去,我已全然醉卧清溪边一巨石之上。

不知过了几许光阴,我被人声唤醒,见一穿黄服有配戴之人,当属清溪管理人员,嘟哝着听不懂的韩语。我惊坐起,对“水”镜而见“红”颜,旋尔胡突又倒卧石上,如此再三,那人总是不温不火,不焦不燥地依然喋喋不休,且引起一二行路之人驻足而观。我忽然想起常走在街上遇到捧着纸箱募捐之人,也不知目的,向你索求,韩国友人告知,凡遇此际,你就告诉他们你是“外国人”,就不会麻烦你了。于是我带着酒意对此喋喋不休的“管理人员”脱口而出:

“喔令歪谷粳。”(“我是外国人”的韩语发音)

谁知他仍不屈不挠,仍在比划、嘟哝。我想是否嫌我有碍观瞻?可是韩国醉人很多呀,还经常见到年轻女子烂醉的街景。于是我又说:

“喔令歪谷粳。”

还是不理。他比划的方向似乎更明显,即指向路旁离水较远的一块石头。我们终于弄明白了,他是怕我在水边危险,一不小心成了屈原、李白。

我站走身来,在妻的搀扶下踉跄向路旁那块巨石走去,渐行渐远,人也清醒了。

不料我几番起卧,几度争辩,面红耳赤,狼狈情形,尽被旁观的儿子用相机全部摄下,还有几片断被流落网上,真是“无知”而“无畏”,令人“无语”。

其实,醉卧之时,心中清晰,脑际闪过李开先语:“在朝言朝,在野言野;同一雁也,嗈嗈而春,唳唳而秋。”(《中麓拙对后序》)我戏想:在醒言醒,在醉言醉;同一人也,醒则清明,醉则胡突。此或即庄子的“混冥”之境。古人多虑,曰:“君当恕醉人。”醉人非“罪”,何须“恕”哉!思至此,酒意全消,心地坦然。

有诗赞曰;

无端醉卧在清溪

巨石承身意态迷

狼狈情形存摄像

任他颠倒是醐醍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四七)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