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偶遇“大长今”  

2012-08-06 14:5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遇“大长今”

 

“大长今”百集电视剧曾裹挟着“韩潮”风靡中国,我对韩国电视剧的细腻很佩服,但对其过度细腻不耐烦,所以很少观望与置评,然与“大长今”倒颇有缘。正因有“缘”,所以在韩国期间游至某地人谓这是某剧外景拍摄处,我均茫然,惟两次偶遇“大长今”倒是自主的感受与认知。

我说的两次偶遇“大长今”,并不是见到扮演“大长今”的那位女演员,我虽然通看了百集“大长今”,也只知道影屏上的那个胖胖的“医女”,却记不得演员的名字,所谓偶遇,指的是游览过程中碰上该剧的拍摄基地而已。

一次偶遇是在扬州。距首尔不远的京畿道有广州市、扬州市,还有南扬州,我对扬州颇感兴趣,缘于中国的扬州离我所在的南京约一小时路程,韩国的扬州也距我暂住的首尔大致相同路程,且古人“烟花三月下扬州”、“骑鹤下扬州”、“十年一觉扬州梦”的清词丽句的吸引,对“扬州”地名显然有着“类比”或“联想”式的向往。逢一假日,我们乘地铁辗转而至此扬州境。下车后,除轨道与交通,则满目荒莽,穿过一地下隧道,始入一平常市镇,寥寥楼宇,稀疏行人,皆匆忙,无留连徘徊意。我们展开地图,询问路人,“扬州何在”?回答是:此即扬州!失望、沮丧、寻找咖啡馆、聊天,是随着我们漫无目的的蹒跚碎步产生的系列行动与想法,结果咖啡馆也没找到,只得面向荒原,逍遥散荡一番。走过一段小山丘般的斜坡,忽然看见有古典宫室的大屋顶,渐行渐至,竟然是一大片宫殿,走到近前,我忽然感到似曾相识,迟疑片刻,破口而出:大长今。同行友人也是书斋生员,不知“大长今”为何物,而该友探亲而来的夫人,则亦随我而恍然大悟,而且惊讶神色还多了一层对我也知道大长今的“同情”与感动。

这里是“大长今主题公园”,园内划出近4000平方米的面积搭建起王宫御膳房、厨房、补给处、内需司、司瓮院等建筑布景,极为壮观,而这不期而遇的“朝鲜王朝”虚拟旧宫,成了我们扬州之行的惟一观览之地。老夫聊发少年狂,一会儿握握戏中男主角的剑戟,一会儿摸摸女主角用的坛罐,一会儿尝尝阶下囚的滋味,一会儿坐坐主审官的宝座。那阶下囚与坐上客的不断转换,戏中人物虚拟的“真实”和我们真实的“虚拟”,也只有看过该剧的人才会有某种难以言表的心契与愉悦。

第二次偶遇是在同属京畿道的水原。水原有一景点叫“华城”,有一人造“行宫”,仿拟朝鲜王朝第22代王“正祖”时的建构,供游人参观。而我一走进行宫,就看到一排熟悉的大酱缸,还有“大长今”藏宝、挖宝的那株大树,还有旁边两尊铁皮做的但却挖空脸部供游人照相的男女主角造型,原来是“大长今”又一处外景拍摄基地,因为有了前次的经历,于是一笑走过。

人生多有定数,即使是游戏,在荒莽无味之扬州的偶遇,于我自有前缘。那是旅韩的四年前(2005年),我第四度赴新加坡为“中文硕士班”(七、八届)授“文化史”课程,七班某女生因选戏剧学老师指导论文而“落选”(选者太多),于是转至我的冷落门庭,她的毕业论文选题是电视剧“大长今”研究。已选之题,难以更改,不解之惑,岂可勉为。于是双向磨合,互为屈服,该生改大长今之“剧本”研究为“文化”研究,息“现实与虚构”之想,启“历史与现实”之思,更变影像、技巧、符号等等,而为内官、医官、女医官云云;我则熬夜突击,连续三天完成观看该剧任务,百集长篇,略知所云,期免以昏昏使昭昭之讥。

开卷有益,观像有得,不期然扬州、水原两度偶遇,使我象一“韩剧迷”娓娓道来,既增添了游览的乐趣,又令同行的年轻人、女性们“刮目”相看,积学之功,岂可轻忽?

有诗赞曰:

长篇百集大长今

偶遇扬州不必寻

积学原来多妙用

前缘后续有知音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三七)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