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圣诞之夜飘雪吟  

2012-08-27 22:3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诞之夜飘雪吟

 

首尔最佳季节是初夏与仲秋,因为春天凉甚,至初夏繁花浴露,始如睡美人晓妆对镜,姿色涵润;冬天酷寒,惟仲秋时分,枫叶落照,复如美人浓彩欲卸,回眸凝睇,别有一番韵味。所以在首尔一年,到冬季因地处北疆,寒风飘扑,万木萧索,殊无生机,加上连日阴沉,天空黯淡,又近年关,心情不免有些郁闷起来。虽然接近圣诞节,街头热闹非凡,特别是平安夜的灯火,能激发起人们如逛街、购物的兴致,但回到冷清的校园,尤其是夜晚,确实有点“万马齐喑”的孤独和期待。

如何消释漫长的冬季,或者说消释漫长冬季带来的愁绪,独乐者曰“读书”,与人同乐者则“闲聊”,聊得多了也就“无”聊,不知是谁的提议,在W大国际学舍的中国教授群里掀起了一场“扑克风”。这场娱乐风潮,使我的扑克技艺从“不会”到“会”再到“很会”。这年的圣诞夜,也是在某同仁宿舍的扑克摔落声中迎接暮色降临的。

游戏最易解消寂寞,但也带来热闹后的空虚,我每每于短暂的娱乐之后,总会感觉失去的更多,甚至有时心怀不轨地将自己的参与,警醒为受到了“蛊惑”。所以我在打扑克时会忽然想起汉代作家崔駰《七依》中描绘“舞女”美姿奇艳的一段,说观看了这舞姿,孔子失据,老子失静,扬子失玄,而柳下惠陡然想要“再婚”。呜呼!美色之溺人亦如游戏的迷人乎?

扑克游戏正在进行中,忽然一位旁观者惊呼:下雪了。我们放下手中的纸牌,看见灯光下有雪花在窗前飘拂,雪粒撞击玻璃的细碎声可闻,仿佛如磐闷热夏夜的一道闪电,这阴沉多时的冬夜不期而来的白色精灵,真有拯救心魂的意味,况且正值圣诞夜。待我们纷纷下楼,雪花已由散落变得郁勃,渐茫茫,掩盖了枯草,白了大地。大家静静地,默默地,在校园中踏雪,漫无目的,却有序而行;无所事事,却充满愉悦。

返回房间,闲情催发诗兴,成七律一章云:“久居客舍意沉沉,忽见窗明瑞色临。撒盐空中嗤拙句,因风柳絮奏瑶琴。欣逢圣诞海东夜,且话深情禹域心。踏雪归来寻趣味,今宵一刻值千金。”诗成交北大Z君看,以为切意。不料没一会扑克召集人来自上海的女教授W君又来电话“召集”,大家忘了刚刚经历的大自然的风雅,再次聚焦于“大王”、“小鬼”。在闲谈间W君听说我为每位同仁写了一幅字,也不问优劣,偏要一幅,我就借故离开扑克场,将刚做的这首诗写在宣纸上塞责,只是将末句改作“一番回首一长吟”。

待将墨迹未干的字送去时,Z君发现最后一句改了,并坚持说原先的好。我悄然对其耳语曰:送给女教授不妥吧?好在W君是研究经济的,不通文墨,只是附庸风雅,于是诸君哈哈一笑,了事。

不过,那场雪于圣诞夜突如其来,不到子夜又悄然而去,甚是神奇,至少在我们心里是这样。

有诗赞曰:

寒冬夜气郁阴沉

圣诞诗开白雪心

惑乱他乡君必悔

今宵一刻不千金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四四)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