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做了一回“王八里”  

2012-07-21 20:5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了一回“王八里”

 

游走济州岛,韩屋村是必去的。韩国凡是旅游地皆有韩屋村,有的搭一破草棚,内砌一尊旧炉灶,门口零散地放上几口大酱缸,就算是了。当然济州的韩屋村还是有些规模,且荒野古朴,加上是电视剧“大长今”女主角小时候(小长今)家居时的外景拍摄地,以致名闻遐迩,旅者争趋若鹜,拍照留影,也是少不了的。

在韩屋村,导游将我们带进一空旷广大的草棚,是村里的大礼堂,里面放满物品,原以大酱和泡菜,仔细一瞧,才发现是当地生产的海产保健品和蜂蜜。一位身着村民服(一看就是为旅游景点包装的)的妇女将我们引入棚内,安排就座于大长条凳上,于是开始宣讲济州的历史、特产、石头与女人,接着就转向养生之道,口服滋补品是少不了的。说着她首先打开一个玻璃蜜罐,用小汤勺舀出来现场喂听众,谓此蜜非“彼蜜”,甜味过人,滋身补体,言词极度夸张,不禁使我想起唐朝某妓会背诵《长恨歌》,矜炫于同行曰:我岂同他妓哉!

但她喂人食蜜时,很奇怪,清一色选男性,我与妻、儿并坐,一勺蜜就不期而然地来到我嘴边,我示意喂身边的太太,因为得到她的首肯才有购买的可能。然而这勺蜜仍不容我申辩地塞入口中,并说只能先让“王八里”尝,因为“王八里”最精贵。

我怎么成了“王八里”?大惊!何谓“王八里”?一问,才知道这是济州的历史传统。济州有三多,风多、石头多、女人多,故谓之“三多岛”。女人多,男人少,物稀为贵,女人就日夜干活,男人则被当“宠物”养起来,所以称“王八里”。而依次则男童(未成年或未娶亲者,是否包括女童,未考)稍贵,谓“童八里”,妇人最贱,陋称“冷八里”。入乡随俗,无论“太座”在家地位多尊贵,屈居济州,只能充当一回“冷八里”,失去了发言权。

并不因为其宣传所动,我只是很喜欢那仿效济州岛上特有“石人”像的蜜瓶吸引,拍板买了两罐,花了八万元韩币。而与我们同行的上海某女教师,是个“冷八里”,却为儿子(近一米八身高的童八里)要高考,一下花了几十万买了几大包海产保健品,那里深藏着智慧、希望和温暖。

对这尊贵的“王八里”,总是心有戚戚焉。“王八”是骂人的话,宜为讳言,当然也有宣之于口、命之于笔的戏谑。例如前不久看到香港凤凰台采访1985年随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上太空的华裔第一人王赣骏,王说他小时候极调皮,很异端,他父亲常骂他“王八蛋”,他就回骂他爸“王八”,因为他是王八下的“蛋”。又有一企业老总名“王石”,不知怎得罪了人,网上称他祖父是“王八”,系谱三代:八、九、十(石)。无论自嘲,还是他嘲,笑话可开,毕竟不雅。至于“八里”,我只知蒙古人统治北京(燕京)时,欧洲的马可波罗称其地为“汗八里”,不知这“八里”之间有否联系,未作考证,姑且存疑。

回到首尔,汉语班有位女生来自济州,我就问她关于“八里”的故事,孰料她一无所知,就连自己是“童八里”还是“冷八里”都不晓得。究竟是这属于以往的古老传统,当今“新”人类已全然无知,还是本来并无此说,我们只是被济州推销产品的“冷八里”骗了一回,以为自己除了“八里”就是“王”呢!

人生在世,被骗了一回无足轻重,但被骗的记忆却长久伴随,难以忘去。

有诗赞曰:

巧言八里是尊王

韩屋村中食蜜糖

骗得钱财藏托钵

原来考据亦荒唐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三二)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