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班上的“脱北者”  

2012-07-18 23:4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班上的“脱北者”

 

韩国同学在听课时很沉静,绝无课下议论影响堂上教师授课的行为,然让他们发言或作专题发表时,则十分活跃,有争先与占台的表现欲。可是在高级汉语班上,有两位女生总是沉默寡言,班上同学轮流“发表”时,她们也是拖延到最后才上台,而且略嫌谨慎与畏葸,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脱北者”。

“脱北”,是朝鲜半岛多年来一种人口不正常流动形态的新名词,指的是脱离北韩而投奔南韩的人群。据说脱北的中间地带是中国,因为什么“三八线”或“停战线”是过不来的,那里有朝鲜人民军的铜枪与铁腕,然通过“中国通道”也很冒险,这要看“中与韩”和“中与朝”关系的沉浮,弄不好是要被遣返北韩,送入劳动营,为此,美、韩还不乏抗议中国遣返脱北者的声音。

带着好奇的心,我利用在此民主制度下政治意识淡薄的机会,与班上的脱北者作了一次私下交流。我想了解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要“脱北”,根据我的政教背景,这岂不是从“被解放”区向“被剥削”、“被奴役”区的流亡?对此问题,两位脱北者没有给予回答,只是用惊异和凝滞的眼光看着我,不晓得是不解、疑惑、畏惧、提防,还是洞察了我的“心怀叵测”。第二个问题就是请她们谈谈脱北的经历与现状。两人有一共同点,就是都通过“中国”来到韩国的,不同者在于一位才来两年,是新“脱北”,一位刚上小学时就来了,至今近十年,是老“脱北”了。那位新“脱”是孤身“投奔自由”的,两年来没敢也没能与家人联系,为自由而骨肉分离的代价,写在她表情愁苦的脸上。老“脱北”生是随母亲来的,当年趁往北京的机会,辗转到了南方,现在她与母亲在首尔过着安逸的生活,而她的父亲与弟弟还在北方。我问她想父亲和弟弟吗,她说想;我问有联系吗,她回答偶尔通过北京的朋友可以通上话。

首尔、北京、平壤,真是个神奇的三角关系。

在同学们期末发表时,我很希望这两位“脱北”者谈谈“脱北”的经历,因为她们或许还缺少钱,或许还有某类担忧,不能象韩国同学那样周游世界,谈资丰富,如果能说说自身的那段特殊经历,必然是具有“原创性”的好文章。然而两人都没有这样,只是轻描淡写、不痛不痒地谈了一点在首尔的生活情况,应付课堂成绩罢了。

我任课的其他班级,也有很多“脱北”者,有男,有女,已成为韩国社会庞大的一群。小小半岛,为什么没有“离南”而北上,且偌多“脱北”而南下者呢,联系到六十年前的那场战争,和至今的各自坚守,真令人匪夷所思,喟叹不已。

有诗赞曰:

试问南来脱北生

艰难岁月孰平衡

中分苦乐那堪说

六十英明几代更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三一)

  评论这张
 
阅读(8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