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勇走江华岛  

2012-07-01 11:4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勇走江华岛

 

儿子喜欢看国外大片,有时经过电视前也瞅上一眼,某片名叫“勇闯夺命岛”,惊悚而有力度。在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走城游岛,访古寻幽,虽无须用“闯”,更不必“夺命”,但勇气还是需要,我在韩国的江华岛之行,则不乏冒然勇走的意味。

江华岛距首尔不远,是仁川地区最值得观赏的岛屿,这不仅缘于自然风光,更在其人文景观,所以它是首尔居民“一日游”的常选之地。而游玩亦如治学,特别是异域“自由行”,首要是搜集文献,运用材料,然后加以整合,理出线路,才能纲举目张。从我至今还保留的当时“备课”纸张来看,这次江华之行成为以后我们一年中遍游韩国诸道名胜的成功初探。夷考其法,实为两端:

一曰“按图索骥”绘制路线法。从首尔到江华,乘车由“地下”转“地上”,即由一号地铁线从“外大”到“市厅”,换乘二号线由“市厅”到“新村”,从七号出口往西江大学方向行百余米,转长途客车往江华岛。因为在熟悉的城市,地上公交最为便捷,而在陌生的都市,如我们初到首尔,最便当的交通工具就是地铁,直来直去,且有韩、英、中标识,每每地面迷路,一入地下,顿时豁然眼开,故常自嘲为“地下工作者”。

二曰“标识名胜”中、韩“互文”法。这方法很简单,就是找来两份地图,一韩文,一中文,相互对照,标出路线,如游江华岛,列如:“江华历史馆——支石墓——广城堡——德津镇——草芝镇——传灯寺——燕尾亭——高丽宫址——海边”,然后将每一景点名注上摹写工整的韩文,无论是对照巴士站牌,还是指示出租司机,皆卓有成效,屡试不爽。

然而,实践与理论是有距离的,即使娴熟的纸上谈兵落实到纷繁复杂且生机变幻的现实生活时,又往往多有误差,显得狼狈。事后思量,我们的江华岛之行的“误差”并影响游玩的质量者,大略有三:首先是“歧路困惑”。人逢歧路,举步维艰,故杨朱有“失一步而误千里”之哭。我们从首尔新村上车,抵江华为终点站,并无龃龉,谁知到站以后,穿过一海产品市场,面前两条分道,既无标牌,又无大小之别,于是尊奉“从众心理”,跟随较多人流前行,结果漫行数里,腰酸背疼,耗费约一小时光阴,什么景点也没看到,游兴骤减,徒生焦虑。

因为不是公众休息日,好不容易遇上一通汉语者,询知岛内游览车停靠之地,待登车似可松口气的时候,第二个误差接踵而来,即“睁眼瞎”与“时间差”的困惑。飞车之上,根据手上的路线图,读“韩文”站名十分困难,有时刚看清韩文,急忙对照中文,车轮早无情地辗过,无奈之下,只得将我们的中、韩地名对照表给司机看,但又恐其驾车分神,只得择要相请,于是我们这趟江华之行,只游览了三个景点,分别是“支石墓”、“高丽行宫”与“传灯寺”。

支石墓是江华岛具有标志性的文物,共有150多座,分布几大集群,其中最大的一尊,矗立在广袤的草坪上,雄伟而壮观。据说这是青铜时代的遗址,其墓由石巨石堆积,形如桌台,下端由两支石(支撑的石块)与两挡石构成,挡石因年代久远多已失踪,惟支石力撑上端巨石,看似摇摇欲坠,然却无怨无悔,巍然挺立,历千年而无惧色,为其历史的时间神奇又增添了一种图像的空间神奇。高丽宫是十一世纪时高丽朝王室为躲避(介绍材料说“抗击”)蒙古军的侵扰,从开城迁至江华,其宫阙虽谈不上宏大巍峨,然其内涵“王宫道义”,即仿效宋都宫阙建造,故其宫殿的后山又名“宋乐山”,表现出藩国宗室忠诚大宋王朝之孤臣孽子的坚韧心志。传灯寺建于高丽朝,寺中殿壁的雕刻与丹青,极为精致,而大雄宝殿对面高164厘米的梵钟,乃中国北宋哲宗朝铸造,其高超的铸钟技艺,保存完好,不似禹域之中,庙宇文物尽毁“文革”,今之宏伟殿宇惟“新政”涂饰而已,思此不能不生嘘唏。

有此三大景致,观赏之余,第二重困惑已淡褪无痕迹。然则“行百里者半九十”,所谓的“归程困惑”成为我们勇走江华最后的算计“误差”。当我们蹒跚而至预期游览终点的海边,已薄暮时分,询问归程车次,或谓一小时一班,或谓两小时一班,或谓恐怕没有了。空耗不如裹腹,于是我们面海而坐,吃海鲜,饮啤酒,在充实期待的空虚中,反而有时间观览一番这海天世界了。

江华岛的海边是烂泥滩,海滨浴场也是“健身”的泥浴,似乎没有美景可观。可是正当我们慵倦地饮酒闲谈之际,一幅画面展示于眼前,但见一群从泥场沐浴出来的少年,象一个个墨团般疏密有致地慢行于海边大道,映衬他们的海色与天空,正巧有一群白鸥在上下浮沉般地旋转翱翔,一时间构成罕见的黑白图画,犹如书法艺术那极品的黑白世界,同行的内子敏捷地抓拍了这一瞬息的奇异。

可预测的磨难和可承受的坎坷,给人只是希望,没有绝望。“今宵酒醒何处”?是车返首尔,还是露宿江华,对当时的我们,真是个未知数。

有诗赞曰:

寻图索骥绝韦编

支石撑开故国天

燕尾离宫相对峙

江山黑白一灯传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二四)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