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记一次学术交流活动  

2012-06-20 11:5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一次学术交流活动

 

到韩国外国语大学任教刚满两周,就得到中文系主任的通知,要我们提交论文,参加一次学术交流活动。等到文本下达,并收悉对方送交的评阅文章,方知是外大与北京大学协约主办的“第二届外大——北大中文论坛”,论坛主题是:中国语言文学的跨文化交流。

论坛在一小型会议室举办,中置长形中空会议台,北大来了约十位中文系教授,坐在一边,外大也有十来位教授,包括多名我们这类来自中国的“客座”,坐在另一边。论坛说是“中国语言文学”,其实一讨论起来,实质是“中、韩文化”的交流(包括冲突),我们的身份最尴尬,既是中国人,又是韩国外大教授,而且还要代表韩国外大与中国北大进行论辩(其中最尴尬的是来自北大客座外大的张君),所以私下自嘲其身份的变移,成了“汉奸”或“假洋鬼子”。

好在麦芒对针尖的争锋时间很短,大多数的时光是在和平友好中度过的。至于我提交的什么文章,评的是北大某君的,时间一过全忘了。惟独有两篇论文在该论坛上的发表,至今记忆犹新,令人难以释怀。

一篇是韩国外大孟教授的,专门讨论韩国首都为何叫“首尔”,而不应叫“汉城”?他以不容置疑的激烈而激动的口吻阐述:“首尔”是韩语的发音,是这座城市的符号,过去中国语谓之“汉城”,乃是一种历史的误会,特别在他谈到韩语发音问题时,我听得云里雾里,糊突中觉得有些道理。所以私下为孟教授的发言立一论文题,曰:韩国首都名“首尔”非“汉城”考。因为这是篇考证之文,虽然仅纠缠于发音,而缺少历史的证据,但孟教授对他人的质疑声充耳不闻,那种韩国人的“褊狭”中的“固执”,让大家着实地领略了一回。

我当时也想讨教,例如韩国文字创始于朝鲜时代的世宗大王,在此之前这区域的名称怎么回事?如果“汉城”是历史的错误,那么至今还保留着的名称,如城中的“汉江”,城北的“北汉山”、城南的“南汉山”,将又作何解释?是否属清除未尽的残余?可是一想到自己“外大”的身份,也怕论坛的对等形式失去平衡,也就存疑于心,最终没说。

另一篇是中国北大某教授(名字忘了)的煌煌论文,意思是论首尔“清溪川”的美丽及文化内涵(或价值什么的)。“清溪川”是首尔的一条人工建造的城中河流,也是现任韩国总统李明博担任该市市长时的一大政绩,意义在清除建筑垃圾(如城内高架等),回归自然环境。我所见到的清溪川,就是一极平常的人工水道,宽处数米,窄处可纵身跃过,既无深厚的历史内涵,也没有令人兴叹的自然景观。然“文”者,饰也,小小的清溪川在北大教授的笔下与口中,变得壮浪而神奇,美丽而华贵,那水美,石美,人美,环境美,装饰美,一“美”到底,令在座的韩国教授不断颔首微笑,连连称颂,也增加了一层“心理美”。

古之所谓“谀文”,无过于斯。然则有“谀圣”,有“谀墓”,此皆不是,或可谓之“谀友”,以让东道主心痒如搔,有“美”的回报,至少彼此愉悦,何乐不为。不过,来自北大的张君,听后大不以为然,觉得“清溪川”入论文,进论坛,已是荒唐,而言过其美,“谀”而失“分”,真是“其其以为不可”。

过去有则笑话,意指人之有“才”,何则不“文”。说得是某“老爷”(大王)亲自主考,忽于堂上纵放一“屁”,即命考生以此为题。某考生习“义理”之学,为文云:“形而上者谓之气,形而下者谓之屁,气也,屁也,一而二,二而一也。”某考生习“辞章”之学,则为文云:“恭维大王,高耸金臀,洪宣宝屁,依稀乎丝竹之音,仿佛乎芝兰之气。”两生为文,各有千秋,均得高分。

有诗赞曰:

自古高才好作文

而今论说建奇勋

交流学术何须学

兴怨且观妙在群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十九)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