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木鸡”的境界  

2012-06-18 09:5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鸡”的境界

 

到国外高校客座,是件“风光”的事,一则可传道海外,一则多了段“出国经历”(国内规定在外三个月以上谓之一次出国经历),填履历时好看些。我去韩国前,也曾准备了一些讲学材料,例如“楚辞”、“汉赋”等,因为有位教授在韩客座时接受本国高校某报记者电访,说将把他在韩国时先进的教学理念与经验带回来,以建设其领衔的国家某精品课程,于是“先进”二字,我心向往之。不过在临行前,有位前我赴韩的知心朋友告诫:千万别备课!这倒使我有几分迷惑。

这劝告和迷惑在我飞机降落后的几小时即收到W大课表,得到了印证与消释。原来我们这些中国文科教授来此基本任务就是教汉语,有“初级”、“中级”、“高级”三等,只有研究生班才讲点最浅显的“中国文化”。好在第一学期一个大字不识的“初级”班由韩国教授上,我们的分工是中、高两级,稍微可讲点中国话了。韩国高校类似中国,也是分本部与分校,我的高级汉语在本部上,本部是首尔生源,水平稍高,课程较好应对;而中级汉语在数十公里外的分校,生源既差,水平亦低,这其中如何品尝教学理念的“先进”呢?实践出真知,传统的教学理念倒在课堂上时常得到,如“教学相长”。例如我领读“婚姻”,学生总是念作“哼因”,一了解方知韩语没有“婚”这个音,结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让他们念得象了些,于是又解释什么叫“婚姻”,就是“一男一女”……真是诲人不倦,对方想必受益良多,我想。同样,每天领读单词和简短的文章,我念一句,学生接一句,却每每纠正了我那不标准的读音,一年下来我的中国普通话似乎有了些长进,这也是始料未及的。特别是在分校上课,上午一、二节,下午七、八节,中间数小时不知为何,只得济补课堂“说呆话”造成的颚僵舌麻,满山遍野地乱跑,同伴戏为“高级流浪狗”。

应对漫长的孤独日子,接受不太情愿的“韩食”生活,倒还容易,最难的还是课堂上的“味无味”。有天同行客座某君问我应对之法,曰:熬、混、糊。随口一说,竟被同行誉为经典“三字禅”。同样的道理,熬日子、混饭吃无须思考,而一“糊”字有悖师德,则大有学问可言。这“糊”绝非殆堕,而是积极地“糊”。学生读错音,我“糊”之以音;写错字,我“糊”之以字;连错词,我“糊”之以词;释错义,我“糊”之以义;配合“互动”,我“糊”同学“发言”、“发表”;讲求实践,我“糊”同学课外实习,游历山川;既象装裱匠,又似修饰工,“糊”得很累,很苦。一学期下来,发觉自己“糊”功全废。原来诸生既无需你领读,书上有拼音对照;又不要你讲解,字典、词典是学习的伴侣;只要你布置任务,例如“考试”,他们自然学习,完美应对。因为我“糊”得口干舌燥,满头大汗,他们仍是面无表情,只有在宣布提前下课时,才赢得男女同学的齐声:谢谢老师!

到了第二学期,为师者“糊”功略有改变,比如经常提前下课,增加课外实习,韩国节日照例放假,中国节日也考虑休息(这是韩生建议的),这样“谢谢老师”的声音变得更加频繁。只要一上课堂,我重复着“糊”音、“糊”字、“糊”义,学生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似听非听地看着我“喋喋不休”。

老子曰“大辩若讷”,讽我之义乎?“大智若愚”,群生之谓也。由老子联想到庄子,他在《达生》中记述了“纪渻子为王养斗鸡”的故事,养了十天王问鸡怎样了,纪渻子说:“方虚憍而恃气。”过十日又问,说:“犹应响景。”过十日复问,说:“犹疾视而盛气。”再十日问时,纪渻子回答:“望之似木鸡矣,其德全矣。”结果不战而屈他人之“鸡”,真如苏东坡说的“庄子世无有,谁知此凝神”。

    孔子教学多年,忽悟“欲无言”,或许是面对“木鸡”之全德境界的深刻反省。

有诗赞曰:

腹内经纶海外迷

始知万物老庄齐

无端小辩何穷尽

大智从来若木鸡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十八)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