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庆州小茶房之夜  

2012-05-24 00:0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庆州小茶房之夜

 

庆州乃新罗故都,是韩国南部最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其文化遗址可圈可点者甚多,其中雄伟古雅的佛国寺、斑斓沧桑的石窟庵、故宫旧苑的雁鸭池、桦树环绕的大陵苑、阅历千载的瞻星台,以神奇的画面与悠久的故事,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然而,我在庆州短短两天的游历,至今印象最深的还是东国大学附近那间无名的小茶房。

茶,最具有东方的神韵,在首尔喝惯了咖啡的我,一听说东国的教授们要领我去饮茶,顿时有了种神清气爽的向往。但也有几分忐忑和怀疑。中国人最善“两饮”,曰酒,曰茶,茶有绿、红、白、黑,色彩斑斓,复有碧螺、龙井、雨花、高山,品味齐全;而酒则富贵如茅台,朴雅如古井,飘逸如西凤,醇厚如五粮,博大如洋河,粗野如酒鬼,所以古人有《茶酒论》的赞美。然则细思生存境遇,又生两重疑虑:当今国人饮酒,每见席间喧嚣咆哮,挥臂弄舌,或颓然桌下,或呕泄盥室,何来饮酒之乐?茶室之中,或麻将,或掼蛋,博弈之徒,挥洒自如,何来品茶之趣?此一疑。韩人饮白酒,所谓清酒,初饮甘甜,再啜头晕,三杯下腹,双额疼痛难忍,或曰勾兑之罪,酒劣如此,茶则何堪?此又一疑。有此芥蒂于心,饮茶之乐自已多损,为了不忤主人好意,但如“云门宗”语“随”字禅,随遇而安,客随主便吧。

进得茶房,天色已晚,观其景象,确实不同于一般的茶馆或茶室,而是一小片茅草房的院落。小院没有门楣,只有一道破旧的木制栏栅,半掩斜倚于不高的土墙边,访客自推木栏进来,又自掩上,接着就听到了一位女人的招呼声,这不象招唤顾客,更似老友重逢的问候。我趁众教授与茶房女主人寒喧的空儿,环视了整个小院:东头的墙边堆了大小不等的坛罐,西屋是主人的制茶室,南北两厢低矮的茅屋是客人饮茶的地方,其中也有木栏与草料虚隔,算是“包厢”了。院中有一泓浅显弯曲的池水,通过同样弯曲的鹅卵石小径,有一座人工架设的小拱桥,桥边有几株不知名的垂叶树,掩映于茅屋间,微风吹过,疏影有蔌蔌声。过得拱桥,曲径分岐两端,指对南北两厢。这时女主人特别走来与我招呼,大概是B教授的介绍,算是对外国客人的礼遇吧。

院内茶客不多,女主人来到北厢包间内亲自为我们制茶。她中等身材,中等年龄,肤色白晰,面容清雅,穿着随意而宽松的衣服,天然而不加修饰,并无韩国中年妇女惯有的浓妆艳抹。她制作茶道时的方法非常奇特,用一似井中汲水般的机械,将茶料倒入其中,灌以水浆,然后半蹲在门口,均匀而有力地冲捣。由于所处的位置,女主人给我们的是她的侧面,随着制茶的节奏,她的一绺头发垂荡于面颊,正巧一弯明月逾过南厢房的墙头,斜照过来,形成一尊清丽的剪影。她长得并不美,但这一瞬间真是美得令人惊讶!

接着就是女主人为我们斟茶,那是一种绿色的犹如奶茶,甜美而润腻,是我未曾经历过的奇特的“茶”。在我们品茶时,女主人又出去忙了一阵,不久又回来,一会儿与韩国诸教授聊天,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感到很投缘,很幽默,很自然;一会儿陪我们默默地坐着,甚至很长时间无语,偶尔听得一二轻微的啜茶声。

夜深,告别时,B教授悄然告诉我,茶房女主人至今未嫁,独身经营着她的茶房,以茶会友,是她人生的乐趣。而邻近的东国大学男教授们又常喜欢到这里来品茶,或许是在品味人生,他们没其它念头,只有一种感受,那宁静,那清雅,那淡淡的哀愁中的淡淡美丽。

时隔两年,在偶然与B教授的通信中,我又提到了那间小茶房。他回信说:“茶房还在,欢迎您再来!”

人,往往喜欢活在记忆中。

那一夜,我们品茶,在庆州的小茶房,还有月光下那美丽的剪影……

有诗赞曰:

新罗旧国品新茶

小屋茅檐夜气加

莫怨年华增寂寞

一弯月色故人家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七)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