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庆州东国大学讲演  

2012-05-22 16:0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庆州东国大学讲演

 

   接到东国大学白教授的邀请,我一大早就从首尔乘高铁至大邱,再转普列到达韩国西南部的庆尚南道之庆州市。在首尔临行前,同样来自国内客座W大的东北老大姐Z老师要将手机借给我,说如果走丢了可与中国大使馆联系,因为一些小车站既无中文,也无英文,只有韩文,这种担忧是情有可原的。我婉拒了,人总喜欢探险,况且还是都市之间的往来。不过,Z老师为我应对“陌生”的提示,却喻示了我在东国大学的讲席上真实经历的“陌生化”之体验,当我登上讲坛面对一群“他国”学子略带凝滞的眼光,一种异域的索漠与孤独霎时袭上了心头,就像迷途于小车站般,茫然而无助。

听课对象虽然是“中文”系师生,可当我俯身掠了眼每位听众面前平放的那张纸,我为讲演预先提供的“提纲”,当即傻了,纸面上极简单的几行中文字旁的广大空白处,被批满了密密麻麻的韩语注音,犹如汉人初学英语将“谢谢”一词注音曰:“三块油喂马吃。”我站立的腿略有点颤抖,脸上也涔出微些汗渍,对一位久经沙场的老教师而言,真有点“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在主持人宣布开始演讲时,我还处在短暂的迟疑中,也正是这短暂的迟疑,一个影像呈现于脑际:我刚来韩国不久,一次课上闲聊,某韩生说我的普通话还能听懂,并言曾有某山东籍中国教授,讲课慷慨激昂,可惜听者一句不懂,结果是他笑时同学跟着笑。于是我的开场白破口而出:“同学们,我讲的大家可能不懂,但不要紧,你们看见我笑,就跟着笑。”这下赢得了本场讲演的第一阵笑声。

本来的讲演题目好像是“中国文化精神”什么的,而站上讲台时就感觉到一种“自嘲”式的荒诞,结果灵机一动,如同教汉语式的解析四个字:“仁者乐山。”中国文化精神的实质在“仁”,其外在形式曰“山”,谈“仁”不易,说“山”可观,于是整个讲演就是自述观山之影像与登山之经历。其中从中国的五岳三山说到“珠穆朗玛”,从“神山”昆仑说到“仁山”岱宗,从伏羲大仙说到圣人孔子,从中国诸岳说到韩国群山,什么汉城的“北汉”、“道峰”,济州的“汉拏”,大邱的“八公”,大田的“鸡笼”……当然,讲演的主题还是由“行山”谈“寻仁”,然山岳不同,行仁或异,中国崇山峻岭,故好为“望岳”,追寻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杜甫《望岳》)的境界;韩国山势平缓,宜于攀登,所以行山成为其全民爱好之健身运动。登山健足,望岳浴目,各有胜境,殊无轩轾;然或“行”或“望”,又因时地之宜,不可强求,此亦望“圣”行“仁”之道。

忽忆某年携妻挈子登峨嵋,至金顶茫然雾海,咫尺不辨,恍若有失,归途下行,遇几只猢狲,与行人掠物嬉戏,始伫足而有可观者,此峨嵋之景欤?抑峨嵋之神欤?我以此记忆为讲演结束语,掌声骤起,渐寥寥……有诗赞曰:

不谈学术说登山

东国师生列坐环

快乐何来文字障

无端白发笑红颜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六)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