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师生雅集  

2012-12-05 11:3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生雅集

 

人云名实相称,意在名副其实,在韩国不知是否语言的差忤,一些旧的汉语用法真的名不副实,其中“雅集”即为一例。

某日,学生班长送上请柬,上写在某某韩餐厅师生“雅集”,并说明某学长到,某教授来,特别是该系的主任与该班的“学监”(应该类似我国的班级辅导员)将参加,这对我这初来乍到的“客座”,倒是与东道主结识的机会。因请柬书曰“雅集”二字,我特地用宣纸写了首诗作为见面礼。诗云:“新罗学子忆唐朝,两国文明史册昭。正是海东春色好,师生雅集乐逍遥。”

到了餐厅,众生分作三排席地而坐,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教师并不穿插于学生间,而是在第一排就坐,由几位班干(韩国学校也重学生干部)陪同,静静等待系主任到达。不一会,该系朴主任进门,全体学生均站起来欢迎,很懂礼数,已初见“雅集”之“雅”。开席后,上的全是韩国学生聚会最奢侈的佳肴:烤肉。为了凑“雅”寻“趣”,我将前写之诗展开,解读一遍,众生愕然,诸师亦然,虽然有某君说珍藏,我看其实也是漠然。

原来这雅集,就是吃烤肉,喝清酒。

韩国学生,本来很拘谨,两杯清酒下肚,便也随心所欲起来;韩国教授,本来很矜持,三杯清酒下肚,衬衣扣开了,领带歪了,变得放纵起来。喝得多了,桌子敲的阵阵山响,有的怀抱酒瓶,头叩桌台,嘟哝有醉态,如不羁之野马,或病困之懒猫。我不善饮,更畏惧此会引起头疼的清酒,倒显得清醒,不过礼尚往来,应付了几杯,已飘飘然有退席之意。谁知刚言明退意,就被众生极力挽留,身边的韩国教授也拉住我说,这才是“一过”(过,音“各”),后面还有“二过”、“三过”。果然这边烤肉吃罢,大家又蹒跚而出,迤逦过街,到对面的一家啤酒店开始第二场“雅集”了。

又是三排对开,果盘菜肴,一字拉来,大桶吃酒,尽情上来。这教授能喝,学生更能喝;男生能喝,女生尤能喝。最有意思的是,酒在这里似乎并非助兴,而是酒即兴,兴因酒起,酒人、雅人,浑然一体。这时,我真有点被裹挟的味道,欲罢席而不能,想脱身而不得,刚才被清酒伤了头,现在又被啤酒胀了肚。面红耳赤,频繁如厕,何“雅”之有?

初始,韩国诸师生还照顾我们,用中文与我交谈,当渐入酒境,他们自顾自饮,狂呼乱叫,全是韩语,把我们晾在一边,陪着喝酒,却无交流,委的有了点尴尬。这“二过”延时又一两个小时,趁他们再转移他方“三过”时,我悄悄地溜了。好在他们酒意愈浓,也无心旁顾。

在回学舍的路上,已近半夜,一弯冷月悬浮在初春的寒夜,我打了个酒噤,意识才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后来又收到多次“雅集”的请柬,我都借故没有参加,因为实在怕喝作为韩国品牌的勾对清酒,还有那不知倦乏的“一过”、“二过”、“三过”。

有诗赞曰:

君人贰过更无三

酒醉开襟意气酣

雅集原来非翰墨

夜深半月挂天南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八九)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