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云岘宫与大院君  

2012-12-16 11:5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岘宫与大院君

 

兴宣大院君李罡应是朝鲜王朝的执政王,因与当时的明成皇后政见不同,引发党争,造成内乱,然随着倭寇入侵朝鲜,特别是日本浪人要掠占国土,暗杀明成皇后,两人的歧异因外患而一笔勾销,共同演绎了一曲爱国的史剧。这一点在史书中颇多记载,尤其是韩国电视剧《明成皇后》译介中土,我国观众也有了戏剧化的了解。

朝鲜王宫在今天的首都首尔,日本侵略的铁蹄灭朝鲜于此,而作为末代王室的执政王,自亦生活于斯。倘若寻访旧迹,实已寥寥,其中大院君所居住的云岘宫还保存完好。与今存朝鲜旧宫殿相比,云岘宫最为简陋,不大的庭院内有两进较整齐平房,颇似中国江南破落商人或潦倒官僚的院落,虽然也曾修饰过,但却没有任何雕梁画栋,和为迎合旅游的华丽装裱,也许就没有什么人专程来此游览。

我刚到首尔不久,就从地图上查到云岘宫的方位,也标记了地铁的路线,估摸过路程的远近,纳入心中游观的规划。可是不知怎的,一直到冬季返国之前才蓦然想起,没有伴侣,独自一人,在某晴日,踏着消融的雪迹,在冷风嗖嗖的午后来到这里。

走进云岘宫的小庭院,一片空地错落地放着几口大酱缸,低矮的殿宇显得光线幽暗,门柱与窗木均已褪色,在阳光的照映下反而觉得静雅而古朴。院内以“三老堂”为主要建筑,分别是“二老堂”、“老安堂”、“老乐堂”,作为正殿的“老乐堂”稍略高崇,殿内安放的两排木制坐椅,可能是大院君议事的地方。在正殿的匾额旁,挂有两副不知何人书写的联语,对仗工稳,喻意高远,可惜没有记下,忘了内容。因为在韩国景区游览,最不忍卒读的就是亭台楼阁上悬挂的对联,既不管平仄,也不讲对仗,甚至上下联字数都不同,或者就是挂错了位置,所以看到云岘宫的联语,还是感觉到这里的文气。

庭院游人稀疏,偶有几片枯叶随风飘落,我当时坐在一廊庑间,品味着寂寞与寒凉。我看了看手上云岘宫介绍卡印制的大院君画像,与电视剧上的形象大不相同,说实在话,有时从心里嫉恨那些扮帝王将相的演员,特别是大帝王,读史书时看到某帝某皇,头脑中就出现了这些“倡优”模样,虽属荒唐,却大败读书味口。这大院君虽非帝王,却也是赫赫一时的执政王,无论戏剧的改写,演员的扮相,眼望这简朴的庭院,倒油然而生一点敬意。

在大院君执政时期,我想他应该都在这里办公、生活,只是很不幸的被李鸿章为调停他与皇后的矛盾,诓上中国兵船,运到保定关押了一段时期,短暂地离开了云岘宫。相比之下,最倒霉的还应该是朝鲜末代皇帝高宗,他夹在两个强势者之间,即改革弊政的实施人明成皇后,与实际执政却持保守态度的大院君,而无所适从。他虽然住在豪华的景福宫,或宽敞的昌庆宫,也并不比云岘宫中的大院君闲适、洒脱。

离开云岘宫时,我将相机对准正殿的门楣留影,忽见一身着朝鲜古装的老妇在回廊间向外探头,被定格在影像中。她,也许就是看护这寂寥宫室者。

我走出宫门,在夕阳的余辉中踩着残雪,吱吱作响,仿佛听到一段并不清晰的历史回声。

有诗赞曰:

云岘宫中大院君

蜗居末世建功勋

同仇敌忾缘东寇

残雪音声脚下闻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九八)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