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在韩说《庄》  

2012-11-03 15:3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韩说《庄》

 

出版社的友人邀请评注《老子》,以为我已有两部研《老》撰述,手到擒来,殊不知重复自己,味同嚼蜡,于是自荐评《庄》,恰逢获赴韩国客座一年的机会,在韩说《庄》成为自己在韩期间最清冷、又愉悦的事情。

谈到《庄子》,自然想到晋人郭象注《庄》,向秀亦注《庄》,向见郭注而废书不复为的故事,可见郭注之审慎精美。然时过境迁,学术史家癖好钻墙打洞,以为此一公案,亦为悬案,或谓向注在先,郭有剽窃之嫌,折衷之法,称郭象之注曰“向、郭注”,就版本而言,就是“向郭本”了。而今注《庄》千百家之众,身居海外,观书有限,故选录好篇章,邀学棣黄卓颖君在国内为“注”,我在海外作评,注宜广收博采,折衷取义;评宜“孤陋寡闻”,方有独见。由此师生合力,千里契翕,始成注评《庄子》,出版时并名,以免后世学人惹是生非,而我执掌“老庄研究”课听时,故称曰:“许黄本”,意与“向郭本”并。

昔史迁述《庄》,以为“大抵皆寓言”,因其虚构人物,以代言方式立论,最擅长说理,且寓真情于诞妄之词,神异诡奇,跌宕生姿。如此尤物,在悬孤海外的心灵间把玩,忽静寂如死水,忽飞动如狂风,忽凝然而如痴汉,忽变态而若超人,其间庄子赐给的感受,绝非居家琐务缠身者所能体味。

而在韩期间,最大的乐趣是登高览胜,其与评《庄》叠合的时分,形成白天身体运动带给心灵的宁静,晚上寒舍挑灯,万籁俱寂,静对庄子,却带来了心灵的激荡,而动静相间,身心健康,其乐无穷。所以在品读《逍遥游》时,兴起一律,首联即谓“品读南华若看山,奇峰突兀入云寰”,现实之“山”与心灵之“山”的影印,真无谓于虚幻与真实;而诗末联“人生寄旅逍遥客,求得心平万事闲”,乃是在韩评《庄》获取的快适。

注《庄》且评,易坠入庄子的悖论。庄子何人?曰:古人;古人何则?曰:死矣;死人之书为何?曰:死书。《庄子》的《天道》篇有“轮扁答齐桓公”载:轮扁问桓公所读何,桓公对“圣人之言”,轮扁问“圣人在乎”,桓公答“死矣”,轮扁说:“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用此论《庄》,亦“糟粕”欤?然不读《庄》,又焉知轮扁之说以及“糟粕”之为“糟粕”呢?缘此,在韩评《庄》,得到了两点启示:

一是读古人书的心态,宜居“半死人”之状,诚如《庄子》的《大宗师》篇中托颜回之说:“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只有将读者置于“半死”,才接近古人之“死”,所以要在“死寂”之境,以“孤寂”之心,易得其意,我居韩夜深之状,甚是。就生理而言,孤悬海外,心极静,身极慵,有时一觉到晌午以后,真不知魂灵所寄。我评析《齐物论》完,成诗一首,中云“形形色色终非色,岁岁年年不计年。蝶梦庄周周梦蝶,何须物化自天然”,并非夸张,乃如史家之“实录”。

二是读书要“得言”,不要一味“得意忘言”。既然古书是“死书”,得“意”亦糟粕,不如去其深层的糟粕,得其表层的符号。所谓“文如其人”,读书当“知人”,然“文如其文”,更为直接,何必舍近求远,偏弄些高深的“意象”,而丢失了直接呈现的“语象”呢?

归国后,《庄子注评》印行,放置案上,即“许黄本”。然此本与韩国有缘,我在韩,为一年之客,卓颖则娶丽女,为韩一生之婿矣。

有诗赞曰:

向郭言庄公案成

许黄合作谱新声

师生挈手逍遥境

永忆他乡一段情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六七)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