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寻走梨泰院  

2012-11-21 22: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走梨泰院

 

听人说梨泰院很热闹,初始以为韩语汉译,取意梨园,或是如国家大剧院所在,于是查阅首尔地图,一看方知是使馆区,且多洋人使馆。而在历史上,因当年美军驻扎于此,市民开设了很多供美国人消费的餐馆、商店,一直延续到今,成为首尔著名的“洋市”。在韩国,洋气似乎就是高档,比如追捧首尔江南区的西餐馆,连葡萄也要送到法国去制酒;进入二十世纪以后,东方黄皮肤都有个共同毛病,对“洋”是爱恨交织,元杂剧中的“那可憎的”、“那可恨的”,真是恨之切,爱之深,犹如倒转网络词语:恨,嫉妒,羡慕。有洋人必有洋物,有洋人、洋物又必有洋相,所谓“西洋景”,这梨泰院应该是景象可观了。

我们初来乍到,不敢冒失前往,就相约于一位老地保(客座多年的先生)以为向导,谁知对方摆手连连说:不能去,那是高级“红灯区”。所谓“高级”,是对应距我们寄住处地铁两站地的清凉里之街头“低级”而言的。

这老兄不愿做向导,算是洁身自好,未可厚非,然转念一想,不能说有几盏灯就不逛整个街区?就像行于闹市满目红灯也必走路般,这反而觉得此君匪夷所思了。其实,这交通规则已十分明瞭,遇红灯可以停观,不能撞入,这并非洁身,而是守法自保,我当时就有用此“谬论”愚弄对方,并自愚一番的乐趣。

结果,梨泰院我们还是去了,一共三次,真与“洋”字有关。

第一次是“观洋”。这是星期天,梨泰院一带的使馆想必也休息,不知是逛街,还是去教堂做礼拜,并不宽敞的马路上真是洋人如织,他们出入街边商店,甚至环绕路边小摊,观物购物,不亦乐乎,与东方人无异。惟独咖啡店前,颇能区分东、西之别:一群人围坐,东方人多喧嚣,旁若无人,西方人默默啜饮,常相对无语;个别人独坐,东方人来去匆匆,饮毕走人,这洋人常常呆坐那里,凝神窗外,对着街景,一杯咖啡,或饮或啜,木然长达数小时,毫无起色,也毫无倦意。

第二次是“吃洋”。梨泰院洋人多,洋餐自然多,街边一些小门面洋餐店食品价格并不算高,于是我们一行人也想开洋荦,就夹杂在众洋人间挤入晌午繁忙的饭馆,饱啖了一顿洋餐。说起洋餐,也就肉弄生些,有时还淌出点红汁;土豆烧稀点,浇上点牛奶;饼摊薄点,再胡乱地撒些红的、白的、青的、紫的萝卜粒、番茄丁、生菜丝之类的。其实我对吃洋餐并没什么兴趣,只是难得与洋人们在一起,偶尔瞟一眼他们的吃相,如叉块大肉块送一口中,有时还挤出些红水顺嘴角流出,沾在藤蔓般的黄色腮须上,然后或用洁白的大布巾拭去,文明夹杂着野蛮,怪有意思的。

第三次是“避洋”。也是一个休假日,我们购物时路过梨泰院,夏季的傍晚是洋人出来活动最频繁的时间,他们在寻找消费,精神抖擞。突然有一洋女在一横街的过道处拦住我们,口手并用,嘟哝比划,是何人斯?我等大惊而“逃”。拔腿即数米之遥,转头回望,似非恶人,亦非醉人,更非疯人,但见她仍在不倦地“拉客”,手中拿着张广告纸,还有个什么小商品,原来是街头推销。在韩国街头,小贩散发广告、推销小物件是常事,然多是韩国本土人,这洋妞竟也参与其中,而且还在洋人聚集的白领区,叫人大跌眼镜。

虽然我们三次游观梨泰院,从未遇见原先那位老兄提防的“高级”,但这“高级”二字,应该还是缘于“洋人”。

有诗赞曰:

风流旧迹说梨园

误走他乡市井喧

商女歌声因使节

何来众色伴洋轩

(半岛之半:我的一年韩国生活掠影之八十)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