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1年08月07日  

2011-08-07 12:3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蝉赋

◎[三国]曹植

唯夫蝉之清素兮,潜厥类乎太阴。在盛阳之仲夏兮,始游豫乎芳林。实澹泊而寡欲兮,独怡乐而长吟。声皦皦而弥厉兮,似贞士之介心。内含和而弗食兮,与众物而无求。栖高枝而仰首兮,漱朝露之清流。隐柔桑之稠叶兮,快啁号以遁暑。苦黄雀之作害兮,患螳螂之劲斧。冀飘翔而远托兮,毒蜘蛛之网罟。欲降身而卑窜兮,惧草虫之袭予。免众难而弗获兮,遥迁集乎宫宇。依名果之茂阴兮,托修干以静处。有翩翩之狡童兮,步容与于园圃。体离朱之聪视兮,姿才捷于狝猿。条罔叶而不挽兮,树无干而不缘。翳轻躯而奋进兮,跪侧足以自闲。恐余身之惊骇兮,精曾睨而目连。持柔竿之冉冉兮,运微粘而我缠。欲翻飞而逾滞兮,知性命之长捐。委厥体于膳夫。归炎炭而就燔。秋霜纷以宵下,晨风烈其过庭。气(忄替)怛而薄躯,足攀木而失茎。吟嘶哑以沮败,状枯槁以丧形。乱曰:诗叹鸣蜩,声嘒嘒兮,盛阳则来,太阴逝兮。皎皎贞素,侔夷节兮。帝臣是戴,尚其洁兮。

 

【品评】

 

“蝉”在中国文人的笔下,既以其“玄虫微陋”、“螳螂捕蝉”的生存境遇承受着悲凉的命运,又以其“餐风饮露”、“澹泊寡欲”的生活方式而成为高洁的象征。唐代诗坛“咏蝉”三绝之一的骆宾王(另两位是虞世南、李商隐)在其著名的《在狱咏蝉》诗中写的“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是何其的悲凉?其“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又是何其的高洁?诗人如此,赋家亦然。赋笔咏蝉,始于东汉班昭与蔡邕的同题《蝉赋》,惜皆残篇,不成章句。而曹植此赋,于“蝉”之形象的描绘,情感的发抒,意境的构设,浑然整体,实为相同题材赋创作之翘楚。赋中描写“蝉”之降身卑窜、惧袭免难的境遇与心态,“蝉”之清素澹泊、贞心尚洁的秉性与情怀,已成为后世“咏蝉”作品的抒写典范。如陆机《寒蝉赋》赞美“蝉”有“文、清、廉、俭、信”之五德,欧阳修《鸣蝉赋》以“吟哦其穷愁”、“发扬其志意”彰显其扬弃悲哀的旷达之情,或有发挥,然其抒写模式和主体精神,仍与曹赋翕响相承。

这篇赋的结构可分三段,首明“蝉”的“澹泊而寡欲”、“贞士之介心”的高洁品性;再写蝉身处险恶之境的挣扎与反抗,以及其凄凉的命运;末以“乱曰”赞美“蝉”虽生命短促,命运悲惨,但其高尚的节操,却令人仰慕。而该赋最精彩且有特色之处,在第二段对历史典故的拟效与再阐。《战国策·庄辛说楚襄王》载:“蜻蛉其小者也,黄雀因是以……不知夫公子王孙,左挟弹,右摄丸。”又,刘向《说苑·正谏》载:“园中有树,其上有蝉,蝉高居悲鸣饮露,不知螳螂在其后也;螳螂委身曲附欲取蝉,而不知黄雀在其傍也。”这便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而读此赋中的描写,螳螂、黄雀跻身其间,乃影写《说苑》典故,而其中“狡童”的出现,又显然来自《战国策》中的“公子王孙”。然赋家之妙,在活用其典而变化其义,一改旧典的链状递进式“捕杀”结构,而为围绕一个焦点(蝉)的全景式“捕杀”境象,试观赋中描写的“黄雀之作害”、“螳螂之劲斧”、“蜘蛛之毒网”、“草虫之袭予”,特别是那“捷于猿狝”的“狡童”,无不针对微陋之寒蝉而来,形成“围捕”态势,而其间渗透着作者的身世,尤可见其境象之惨烈与个性之鲜明。

咏物赋之高妙有二,一在拟人化,一在去形达神,此赋以“予”、“我”第一人称名“蝉”,由物形、物态到物情、物性,形成彼此之互代,心物相融,喻托意境,而能寄悲愤沉痛于比兴之中。作者撰写赋时,宜在黄初年间,其因受到兄长(文帝曹丕)的猜忌与排斥,多次流放,亲近遭戮,然作者少年抱负,羁此世网,故有如《野田黄雀行》的“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拔剑削罗网,黄雀得飞飞”的困苦与想像。由此心境回观《蝉赋》,堪称用一个悲哀的形象,抒写了一首英雄的悲歌。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