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1年08月25日  

2011-08-25 16:3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钓赋(节选)

[先秦]宋玉

王曰:“子之所谓善钓者何?”

玉曰:“臣所谓善钓者,其竿非竹,其纶非丝,其钩非针,其饵非螾也。”

王曰:“愿遂闻之。”

玉对曰:“昔尧、舜、汤、禹之钓也,以圣贤为竿,道德为纶,仁义为钩,禄利为饵,四海为池,万民为鱼。钓道微矣,非圣人其孰能察之?”

王曰:“迅哉说乎!其钓不可见也。”

宋玉对曰:“其钓易见,王不察尔。昔殷汤以七十里,周文以百里,兴利除害,天下归之,其饵可谓芳矣;南面而掌天下,历载数百,到今不废,其纶可谓纫矣;群生浸其泽,民氓畏其罚,其钩可谓扌勾矣;功成而不隳,名立而不改,其竿可谓强矣!若夫竿折轮绝,饵坠钩决,波涌鱼失,是则夏桀、商纣不通夫钓术也。今察玄洲之钓也,左挟鱼,右执槁竿,立于横(潢)污之涯,倚乎杨柳之间,精不离乎鱼喙,思不出乎鲋鳊,形容枯槁,神色憔悴,乐不役勤,获不当费,斯乃水滨之役夫也已,君王又何称焉?王若建尧、舜之洪竿,摅禹、汤之修纶,投之于渎,视之于海,漫漫群生,孰非吾有?其为大王之钓,不亦乐乎!”

 

以善钓喻善政的千古奇文

 

这是一篇以赋体阐发议论的精彩文字,不仅在宋玉赋作中与其著名的《风赋》并美,如刘勰《文心雕龙·诠赋》所说“宋玉《风》《钓》……与诗画境”,而且堪称中国文学史上以譬喻见长的文章典范。

本文最显著的特点在于“善喻”,即以“善钓”喻“善政”,并通过对问的方式,排比的手法,将本词与喻词层叠展示,于层次中起波澜,于对比中施褒贬,于假设中逞雄辩,于铺叙中生奇崛,于文气中见神采。作者以“善钓”发端,采用赋笔欲擒故纵之法,先由登徒子言元洲(渊)“善钓”引起,转入宋玉(作者)对楚王问之“善钓”说,针对善钓之工具“竿、纶、钩、饵”以反诘语“善钓者,其竿非竹,其纶非丝,其钩非针,其饵非螾”,设置悬念,引出正论。赋中以楚襄王的两问为转折,一问以“愿遂闻之”的兴趣,引出作者历代圣王之钓“以圣贤为竿,道德为纶,仁义为钩,禄利为饵,四海为池,万民为鱼”的违背常理的奇谈怪论,将“善钓”转入“善政”;二问以“其钓不可见”的疑虑,引出了“殷汤”、“周文”之“钓”,将道德化的抽象“善政”之论,转化为具体的治国安民的政治实践。

为了进一步突出赋意,深化主题,作者又采用一“实”一“虚”的方法加以对比设喻:所谓一“实”,就是“殷汤、周文之钓”与“夏桀、商纣之钓”的比喻,形成“治国之钓”(善政)与“亡国之钓”(恶政)的对比,将“善钓”所隐喻的“善政”提到了国家兴亡的高度,小题大做,令人惊服。所谓一“虚”,就是以前设的“元洲之钓”与并不存在的“大王之钓”作一对比,借以或“形容枯槁,神色憔悴”,或“不亦乐乎”的形象化语言,展示出作者为民请愿的诉求与助成王道霸业的期盼。

战国之世,霸道横行,人心巧伪,士子抗言君王,好为谲谏之词,既全身避祸,又启示对方,所以寓言盛行,譬喻之法也成一时文风。这篇赋作,或直言判断,或多向对比,或锋芒毕露,或隐婉深邃,文思奇突,文势盘旋,倘将赋中“大王之钓”与《庄子·说剑》的“天子之剑”对读,亦各有千秋,均为流传千古的谲谏奇文。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