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1年04月19日  

2011-04-19 12:4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子》三十七章“道常无为而无不为”

  

有关“无为而无不为”的解读与争论,材料对理论建构的重要性。

本章昔人题名“为政”,即取首句“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之义,以示老子思想中的为政之本。对此“无为而无不为”的说法,古人的理解就多有争议。如苏辙解老,谓“道常者,无所不为而无为之之意耳”。此说有体用颠倒之嫌,可能造成“无所不为”为“常道”的误解。道常,即指常道。“无为”,道之体;“无不为”,道之用。试引《文子·上仁篇》一段论述:“夫道退,故能先;守柔弱,故能矜;自卑下,故能高人;自损弊,故实坚;自亏缺,故盛全;处浊辱,故新鲜;见不足,故能贤。道无为无不为也。”此说借用老子的辩证思想,探求道的本原,似较苏辙的解释为胜。因为紧接着老子就说“侯王若能守,万物将自化”。这里的“守”与“化”,是“无为而无不为”的关键:守是守道之本体——无为,化是得道之发用——无所不为。守是主观的内在功用,化是客观的外在效绩。“若”与“将”两虚字斡旋其间,亦具深意:明示能守与不能守,直接导致能化与不能化。

受近代学术疑古思潮的影响,对老子其书及其“无为而无不为”观点的争论,已不限于解读的歧义,而追溯其文本的真伪。比如钱穆的《先秦诸子系年》,即置《老子》产生的时代于《庄子》之后的战国晚期(此说因近年出土文献证明错误),而在其《庄老通辨》书中,钱氏认为“无为而无不为……乃完全在人事利害得失上着眼,完全在应付权谋上打算”,将此与老子的玄远之道完全剥离。继此,郑良树在《老子论集》中提出“无为而无不为”这一命题是韩非子“以权谋法术加在老子朴素的哲学上”的结果。而借资出土文献的新材料,高明《帛书老子校注》以帛书甲、乙本此章与传世本四十八章都没有“无为而无不为”文字,断定今本此句“显非《老子》原文,必因后人窜改所致”。并由此对文本真实性的否定,进而否定老子对此命题的著作权。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郭店楚简的出土,为老学研究又带来勃勃生机,其中四十八章文字,又明确载记“亡为而亡不为”的话语,于是高明等学者对此文本真实性的断然否绝,又引起了质疑,将“无为而无不为”的著作权归还老子的声音又得到了较多的回应。

事实上,《老子》书中不仅传世本三十七章、四十八章明确提出这一命题,而在其他章节中,这种思想却时时存在。再以本章文意为例,老子认为:侯王先守道以临天下,天下自然顺化;当天下顺化之时,功成而居,欲心萌作,若不以无名之朴“镇”其欲心,则必前功尽弃,后患无穷。在历史上,秦始皇诚有为之君,然贾谊《过秦论》云:“及至秦王,续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驭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捶拊以鞭笞天下,威镇四海。……天下已定,秦王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可以说,秦皇统一天下,乃大势所趋,未始非执道以行,及天下已定,欲心大作,不满足于一代之尊,更欲图万世之业,以致横征暴敛,好大喜功,败亡之速,始料未及。所以老子主张侯王得道,要“镇之以无名之朴”,以静制动,以淳化巧,达到“少私寡欲”,“我无欲而民自朴”的境地。因为民既自朴、自正,则天下自定。由此来看,老子“无为而无不为”的为政命题,是要以“无为”达到“功成事遂”的“无不为”之目的,这与他的自然观是密不可分的。

 

附:黄老之学

        黄老之学是秦汉时期形成的一个学派,在汉武帝实施“罢黜百家,表彰六经”学术之前,其政治观与人生观,成为当时上层社会的主流意识。黄老,黄帝与老子。道家尝以黄帝与老子为祖,因此又称道家为“黄老”。《史记·申不害传》:“申子之学本于黄老而主刑名。”王充《论衡·自然》释黄老云:“贤之纯者,黄老是也。黄者黄帝也,老者老子也。”其实,汉人所言的道家,与老庄哲学并不尽同,而更多指黄老之学。如司马谈为黄老学者,他的《论六家要旨》推尊的“道德家”,指的就是黄老。所以他说“道家无为,又曰无不为,其实易行其辞难知。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其重“术”的思想,是典型的黄老之学的表现。班固虽然崇儒而轻道,但他在《汉志》中说道家“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人南面之术”,显然也是汉初黄老之学的论述范围。老子学说尽见于五千言,黄帝学术多不可考,学者从传世文献中汲取其思想精神,则多于杂书《吕氏春秋》、《淮南子》中取资。自1973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帛书《老子》甲、乙本,乙本前有四篇古佚书,即《经法》、《十六经》、《称》、《道原》,被学者考定为黄帝书遗义,自此从某种意义上揭开了模糊的历史面纱。而合观黄、老,皆以道为宗,而兼及无为政治与长生之术,只是偏于“黄帝”的无为政治,更重法术,所以黄老的政治论也自然与法家结缘,成为行之有效的“君人南面之术”;而其长生思想,则被后来的道教徒接受,如《老子》“河上公注”、“想尔注”的“治国”、“治身”思想,“宝精”、“食气”之法,都是典型的例证。直到宋代,苏轼奉诏撰《上清储祥宫碑》,还是推崇黄老之学的政治理想,而贬抑其长生法术。比如他说:“道家者流,本出於黄帝、老子,其道以清静无为为宗,以虚明应物为用,以慈俭不争为行。……自秦汉以来,始用方士言,乃有飞仙变化之术,黄庭大洞之法,太上天真木公金母之号,天皇太乙紫微北极之祀,下至于丹药奇技符箓小数,皆归于道家。尝窃论之,黄帝、老子之道,本也;方士之言,末也。”这一说法,可供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