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8月02日  

2010-08-02 12:0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四  巫蛊之祸

 

汉武帝自从鼎湖病愈后,认为自己度过这一劫是胡巫的功劳,就养胡巫于宫中,用法术为自己保生健体。而匈奴旧俗重巫,巫蛊之法又为胡巫所擅长,所以武帝晚年被折磨地身心俱疲的“巫蛊之祸”,也与胡巫的引发有关。

当然,巫蛊事件只是政治事件的引端,其根本的问题仍然是权力的斗争。晚年的武帝,体质衰弱,思维迟钝,身体佝偻,垂暮之感时刻在威胁着他,使他对身边可能垂涎权力的势力,表现出一种近乎病态的提防。而这时胡巫往来于宫中,教宫人埋木人祭祀,说能除邪免灾,这也使武帝既信赖于巫术的保护,又惶恐着巫蛊的魔力对自己身体的伤害。

巫蛊之祸终于在征和年间爆发了。

这场祸事的引端是“北军军费案”。这一年即征和元年(前92年),武帝深居建章宫,一天他忽然好象看见有个人带剑入宫,于是急忙喊人搜捕带剑人,结果“无所得”。究竟是武帝精神恍惚,还是真有人带剑入宫,确实是个谜。但这件事对武帝疲惫的神经刺激很大,他觉得有人在迫不及待地窥视他手中的权力了。正在这时,作为中央主力军的北军军费不足,士气不振,武帝支持当时任绣衣使者的江充,采取惩治一批贵戚子弟,让他们“入钱赎罪”的方法,为北军筹备了一批可观的军饷。可是北军一些将领不思强军备战,却在兵营中开辟市场赚钱谋利,部将胡建便斩了北军的监军,并上书反映北军经商严重,军心涣散的情况,武帝立即制书《报胡建》,支持他的做法[1]。为整治北军的不正之风,在按查中又揭发出了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挪用北军军费案。

公孙贺的夫人卫君孺是卫皇后的姐姐,他属于卫氏外戚集团的重要成员。公孙贺于太初二年(前103年)拜相,他鉴于前几任宰相多死于非命,所以小心翼翼,谨慎做事。征和二年(前91年),武帝又分丞相为左右二府,颁《以刘屈氂为左丞相诏》,拜自己的侄儿刘屈氂为左相,削去了公孙贺的部分权力[2]。这次公孙贺的儿子挪用军饷,罪不当赦,恰巧当时朝廷正在追捕阳陵大侠朱安世,于是他就主动揽下这活,想以逮捕朱安世的功劳为儿子赎罪。谁知朱安世被捉后,反咬一口,说公孙敬声与卫皇后的女儿阳石公主私通,而且背地里用“巫蛊”诅咒武帝。这阳石公主是卫皇后长女,武帝当年将其嫁给栾大,又亲自杀了栾大。联想到诸多事情,武帝确信了朱安世的告发,于是公孙贺被灭族,卫后的两个女儿阳石公主、诸邑公主以及她的内侄卫伉(卫青子),皆因株连遭杀身之祸。

卫氏外戚集团现在除了皇后与太子,已没有了任何势力,巫蛊之祸自此拉开了大幕。

这场针对太子,最终导致皇后与太子死亡的巫蛊祸,主导者是江充,背后参与者是李广利与刘屈氂,而怂恿武帝主导这场悲剧的则是宫中的胡巫。

江充原来是赵敬肃王的门客,因与赵太子丹不和,逃往长安,以告发太子丹隐私受到武帝的信任,让他担任谒者,又拜为绣衣使者,职责是督察三辅治安,纠查贵戚与近臣奢侈行为等过失。有一天,江充随驾甘泉宫,看见太子的家吏驭车行于驰道中,当场扣押了车马。太子派人向江充求情,想他宽假其事,可是江充不领太子的情,反而将这事上奏给武帝,武帝表彰了他的做法,从此江充也更加受到武帝的宠幸。经过这件事,江充威震京城,因此与太子及卫氏结下了积怨(史书称“有隙”)[3]。江充自觉与太子及卫氏有了矛盾,他又善于揣测武帝的心态,认为卫氏势力已衰,武帝迟早要废去卫太子,但他又怕武帝年老,如果驾崩后对自己不利,于是勾结胡巫檀何向武帝告发:“宫中有蛊气,不除之,上终不差。”[4]武帝就派遣江充带着按道侯韩说、御史章赣和宦官苏文等,入宫查办此事。江充令他的心腹在宫中到处挖掘,发现埋木人的就杀,为了陷害太子,他趁人不备,先埋木人于太子宫,然后发掘,并宣扬太子宫中发现木人最多,并说有太子书写的帛书,上有讥咒皇帝的话。江充于是上奏武帝,要办太子死罪。

太子刘据知道江充陷害自己,就与他的老师少傅石德商议,石德告诉太子,公孙丞相父子和两公主都死于巫蛊,如今又弄到你头上,真假已难分辨,不如赶快先查办江充的诬陷罪。刘据说:“江充是皇上的大臣,我不能擅自逮捕他,我还是去奏明父皇,让他知道真相赦免我。”这时武帝正在长安城外的甘泉宫休假养病,刘据备好车马,去甘泉宫面见父亲。

江充怕阴谋败露,立即派人拦住太子的车马,不许他走。刘据出于无奈,就采纳了石德的建议,挑选一心腹扮成皇帝派来的使者,要监押江充等人。韩说怀疑有诈,当场将假使者砍了脑袋。刘据看形势紧迫,只得命武士逮捕江充,亲临监斩,并骂道:“你这个奴才,还挑拨我父子关系吗?”于是杀了江充,胡巫檀何也被烧死。刘据急忙通报母亲卫皇后所发生的事,并调集军队保卫皇宫。

协助江充查案的苏文与章赣逃出长安,往甘泉宫向武帝告状,说太子起兵造反了。武帝不信,要亲自问问太子,就派一个使者去长安打探情况,并召太子面见。这使者到了长安城边,看到一些官民往城外跑,传言太子造反,没敢进城就返回甘泉宫,并编造谎话说太子不见皇帝,我只好逃了回来。武帝信以为真,立即下诏命令接替公孙贺为丞相的刘屈氂发兵捉拿太子。

正当刘屈氂率领军队进攻长安的时候,刘据也打开了京城武库,武装起被临时释放的囚犯,由石德等人带领抵抗丞相的军队。武帝这时也带兵返回建章宫,亲自督促刘屈氂与太子的战斗。双方激战四、五天,死伤几万人,太子兵败,石德等被俘,刘据带着两个儿子逃往长安南门,南门司直官田仁不愿杀害太子,放走了他们父子三人。刘屈氂率兵赶到,要杀田仁,御史大夫暴胜之阻止他说:“田仁是食禄两千石的大臣,杀他必须奏明皇上。”谁知武帝正为太子造反事暴怒不已,反而把暴胜之关进监狱,结果田仁被杀,暴胜之也自杀了。

武帝回宫后,卫子夫被迫交还了皇后的玺绶,在惶恐中自杀。

刘据逃出长安,在湖县(今河南灵宝西)一个老百姓家中躲藏起来,不久也就被新安(今河南渑池东)县令李寿抓到,刘据自知难以脱身,上吊而死,他的两个儿子也被李寿手下的张富昌等人杀死。

巫蛊之狱的兴起,结果是“卫氏悉灭”[5],武帝本人也因此乱丧失了太子与两个皇孙。这场祸端表面由江充引起,是武帝相信胡巫之言的恶果,但其中却有着复杂的宫廷斗争隐藏其间,李氏外戚消灭卫氏外戚,策划废太子立新储就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在巫蛊祸起,卫太子兵败不久,匈奴乘汉廷混乱大举进兵,征和二年攻入上谷、五原,第二年再入五原、酒泉,掠杀吏民无数。武帝急令李广利率大军前往抗击匈奴兵。李广利临行前,匆忙与刘屈氂阴谋立嗣,即策划立昌邑王刘髆为太子。

刘髆是李夫人所生,李广利的外甥,而李广利与刘屈氂又是儿女亲家,即李广利的女儿嫁给了刘屈氂的儿子,所以他们一直想以昌邑王取代卫太子,企望武帝之后的新君充当他们权力集团的代言人。所以李广利在出兵时,刘屈氂送至渭桥,广利对屈氂说:“早请昌邑王为太子。如立为帝,君侯长何忧乎?”屈氂认同这一说法,许诺广利。然而如何过武帝这一关,又是一场斗争。李广利他们认为,武帝已至垂暮之年,所以要趁早决定储君,而他拥重兵在外,刘屈氂掌政权于朝,如果武帝驾崩,仓促立新君,他们也是胜算在握。正在这关键时刻,武帝身边的内者令郭穰又告发丞相刘屈氂及夫人“使巫祠社,祝诅主上”,况且与“贰师”李广利“共祷祠,欲令昌邑王为帝”[6]。武帝急令寻查,案情属实,又是巫蛊祸,结果腰斩刘屈氂,收系李广利妻。李广利将兵在外,闻讯后就投降了匈奴。几年后,卫律怕李广利在匈奴威胁到自己的利益,又串通胡巫陷害他,广利被单于收监,亦死于胡巫之手。昌邑王刘髆也因此受到责斥,最终还是被武帝赐死[7]

巫蛊之祸,卫氏败于李氏,而李氏集团,又复败于巫蛊。

但真正酿成这场大祸的还是武帝本人[8]。当壶关三老令狐茂、高寝郎官车千秋先后上书为刘据申冤,经过调查证明巫蛊祸只是一场谎言与欺骗,武帝陷入了深深的悔恨与自责,他要以自己垂暮之年的残存精力,用救赎的方式安排后事了。





[1] 详见《汉书·杨胡朱梅云传》。


[2] 参见《汉书·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


[3] 参见《汉书·蒯伍江息夫传》。


[4] 司马光《资治通鉴·汉纪十四·武帝征和二年》条。


[5] 详见《汉书·外戚传》。


[6] 详见《汉书·刘屈氂传》。


[7] 详见《汉书·武五子传》。


[8] 有关巫蛊祸起于武帝的猜忌多疑与法令无常,参见宋人洪迈《容斋随笔·汉世之祸》的相关评述。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