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8月14日  

2010-08-14 18:3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录刘辉博士评介拙稿《诗囚》文一篇:

 

诗囚: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画像

刘辉

中国是诗的国度。这话是有根据的:且不说中国的诗歌史长达3000多年,诗词历朝历代均为文学正统,单是中国知识分子,无论是从政还是在野,谁都从小养成了吟诗作对的惯习,在诗歌上的修为几乎等同于个人的学识、修养水平。这也就难怪诗歌在中国,被赋予了如许之多的功能:写景、思辨、记事、抒怀……中国文人的诗歌集,几乎就构成个人的整个生命史,也间接勾勒了一个时代片段的缩影。

然而,诗歌却总是与苦难有着不解之缘。中国有“文章憎命达”,“诗穷而后工”之说,西方也有“愤怒出诗人”“文学是苦闷的象征”的说法,可见,苦痛比快乐更能产生诗歌。人生如蚌,蚌病得珠。那么,那些由诗写就的历史,是怎样的痛苦的历程!《诗囚》是一位大学教授为自己才华横溢却命运多舛的父亲撰写的传记,父亲的诗就是他一生经历的重要脉落,既有“几处深闺今夜月,如侬团聚共优游”的片刻欢愉、“气壮山河心铁石,身临戎马步冰霜”的慷慨激昂、“长江一线点帆鸦,六合群峰隐隐斜”的超凡脱俗,更多的是“伏枥志徒存,奋发难遽卒”的悲叹、“失口铸成千古错,回眸深惜百年身,俯仰愧乾坤”的追悔、“艰难磨折一身肩,每语涕涟涟”的苦楚。这位走过了90年风雨历程的中国知识分子,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阶段就是教书五十余年,划为右派失业二十一年。幼年失怙;中年残疾、丧妻;壮年失业,以疾残之躯将七个子女培养成人。他的命运,始终与多灾多难的民族相联系,他在困苦中的隐忍与坚持,让人慨叹中国知识分子实在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知识分子,在任何情况下都承载着民族精神的精华,至真至善至纯的境界为后人“高山仰止”。

作者许结对父亲许永璋的尊敬,流露在字里行间。父亲对他不只是父亲,还是精神的导师与学问的领路人。中国“诗书传家”的传统在这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里得到具体形象的体现。许结对父亲的苦难感同身受,更忘不了父亲被遣送荒村养鸡时高吟“空山挥杖影,大野祝鸡声”的豪情;忘不了父亲天阴路滑滑倒后“天阴直下高坡滑,一跌横量大地宽”的洒脱;忘不了在极度贫困中吟诵“一样菜,两碗装,茎炒干丝叶做汤”的豁达,也忘不了父亲遭受非人折磨时“旷代诗人谁敢侮?荒村豺狗意踟蹰”的桀傲。许结在结语中有这样的文字:“我对父亲的诗,对父亲伴随20世纪之风云变幻的哀乐人生,难以如月之盈虚般熟视而无睹,我也希望下一代或再一代仍能知道这段历史,还有那人性的足迹”,这也是这部评传作品,对于今天的意义。

都说是“欢愉之辞难工,穷苦之音易好”,仍然祈愿那不堪的岁月,永远过去,哪怕许永璋以及他的同道,为此成为最后的苦吟诗人。然而,中国文化滋养的丰满的人性,那些在大灾难面前,痛苦着却坚持着的精神气质,却实在不能就此断流。 “诗囚” 许永璋先生留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要上课了”,平反后作为一名代课教师,许永璋终于走上了南京大学中文系的讲坛,他总是提前半个小时就来到教室门口。时隔多年,仍有许多学生会常常想起那个含着笑,早早在教室门口迎候他们的白发老师。那支撑一个民族的最可贵的东西,就在这诗的吟诵之中,薪火相传。《诗囚》不仅是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正气歌,也是新一代中国知识分子对上辈的理解、接纳与崇敬。通过写诗与评诗,共同勾勒了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画像。在这个浮躁的年代,这无疑是最让人欣慰的。

                                                (原载《南京日报》2010年8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