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7月30日  

2010-07-30 13:2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一  求仙与再受命

 

汉武帝一生有两大弱点,也可以说是两大特点:一是好女人,他常自言“能三日不食,不能一日无妇人”;二是好神仙,史书说他“初即位,尤敬鬼神之祀”[1]。推敲一下,这两点又是相联系的。因为武帝相信当时方士的“御女术”可以长寿,可以见到仙人。所以在元鼎末年,他听从方士公孙卿“仙人好楼居”的劝告,“乃作通天茎台……将招来仙神人之属”,并在诸多楼台观阁中填以美女,仅明光宫一处,就“发燕赵美女二千人充之”,加上建章、未央诸宫,则“美女万有八千”[2]。其实,武帝好仙御女,并非仅是肉欲,也具有精神的性质,那就是“敬鬼神”的宗教意味,并将这种宗教意味提升到“天命”的高度,以决定或喻示着他所经营的帝国政治的兴衰与前景。

由于武帝好求仙,所以在他统治时期,最得势的是方士,最兴盛的是方术。

方士源于上古时代的巫觋,具有“绝地通天”的功能,充当神人之间的媒介,到秦汉时代东海之滨神仙话的兴起,求仙长生又成为方士们的主要职守。方士们操持的法术,大体有三类:一类是预测术,通过占卜、望气等方法预测事件的发展;一类是长生术,通过房中、辟谷等方法延年益寿,长生成仙;一类是变幻术,通过变形易貌、依物降神等方法通合天人。

围绕在武帝身边的方士很多,其中著名的有李少君、谬忌、齐少翁、栾大、公孙卿、公玉带等。这群大方士又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参与国家祭祀大典,为武帝宣扬国家新宗教的,如谬忌、公孙卿、公玉带;一类是专为武帝求仙长生服务的,常装神弄鬼,诈骗欺蒙,如李少君、齐少翁、栾大。这一类方士行为最为诡秘荒唐,行骗时受到皇帝的极大荣宠,骗术被揭穿后,又是身败名裂,死得很惨。

而最为荒唐的当然是汉武帝本人,一次次受这班方士的欺骗,却执迷不悟。

我们先看李少君的骗术。他于元光元年(前134年)到长安,自称已有几百岁,因为他有返老还童的仙方。有一天,他在丞相田蚡家饮酒,对酒席上一位年逾九旬的老翁说:我和你祖父曾经在某地打过猎。这老翁年迈痴呆,好象记得幼时曾随祖父打猎,并附和说“对,对”!其实李少君是先了解到该翁家事,然后说的,于是满堂惊异,视为活神仙。武帝听说后,急召李少君入宫,询问长生不老之法。李少君说:陛下只要虔诚祭祀灶神,就能请来鬼神,请来鬼神,就可将丹砂炼成黄金,用黄金制器吃饭饮酒,就能延年益寿,见到蓬莱山的仙人。他接着又胡诌一番,他曾经到东海见过仙人安期生,得到一粒有瓜般大的仙枣。所以陛下想长生,要先见到安期生。武帝听后,赶忙祭灶神,派李少君在宫内炼丹砂,花费大量钱财请他到东海寻找安期生。可惜丹砂还没炼成黄金,这李少君就病死了。武帝却认为少君是羽化成仙了,于是继续招募方士帮助他实现长生不老的美梦。

方士齐少翁的出现,正逢武帝最宠爱的李夫人病逝,武帝听说他能役使鬼神,起死回生,就请他入宫为李夫人“招魂”。少翁于是在一黑夜,设帐招魂,让一女子穿上李夫人的服装,扮演成李夫人,半侧着脸在朦胧的帷帐内来回走动,武帝在远处观看,越看越象,以为真的法术显灵,立即拜齐少翁为“文成将军”,赐以大量钱帛。齐少翁被留在宫中,为武帝寻找神仙。少翁说:陛下要与神仙交往,要把宫殿装饰成仙境才行,于是武帝派人在宫室内画云气、仙车和神像,供奉祭品,期盼神仙的降临。谁知折腾了一年多,也不见神仙的踪影,少翁怕“法术”露馅,又偷偷在一块布帛上写了一通怪字,然后掺在草料中让牛吃下,再牵着这头牛见武帝,说“牛肚中有天书”。武帝命人杀牛剖肚,果然有帛书一卷,齐少翁将其献上,又胡诌了一通。武帝后来仔细揣摩,发现这字迹象少翁所写,于是令人拷问少翁,少翁不堪刑讯,交待了行骗的事实,武帝一怒之下,杀了少翁。

武帝杀了少翁,并没绝方士求仙的念头,又在众方士的怂恿下,在建章宫修建柏梁台,台上铸造二十丈高的铜柱,柱顶又铸造铜仙人手托铜盘,叫“承露盘”。柏梁台建成,武帝诏群臣为七言联句,他自撰第一句是“日月星辰和四时”,然后由群臣赓续[3]。武帝的兴奋当然与帝国政治的昌盛有关,但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他听从方士的说法,以为用承露盘内的“仙露”(露水)和玉石粉喝,可以长生不老。结果喝了一年多,反而生了场大病,请医生,求巫师,病好后,功劳反而归巫师,武帝大病康复,更信神仙了。

这时,乐成侯丁义为迎合武帝求仙心意,又推荐一位叫栾大的方士入宫。武帝正在悔恨杀了齐少翁,仙方没配成,现在又来了个说自己常与仙人安期生、羡门生打交道的栾大,欢喜非常。栾大与齐少翁是师兄弟,他对武帝说:我向神仙要“仙方”,他们嫌我地位卑微,不肯给我,而我的老师已经成仙,他是有“仙方”的,我想为陛下请来我的老师,可是又怕落得个文成将军的下场。武帝为打消他的顾虑,就骗他说:“文成将军是吃马肝中毒而死,不是我害的。”并许诺栾大,只要求来仙方,要什么都可以。栾大见武帝已入港,进一步引诱说:陛下要请来我的老师,得到仙方,必须要身份尊贵的人做使者,要加封官爵,要成为皇亲国戚。武帝想看他的法术,栾大就从衣袖中掏出两粒棋子,说能让它打架。他先把一粒棋子放棋盘上,然后将拿着另一粒棋子的手一松,两棋就撞到一起了。这次栾大用两个磁石做的棋子的小把戏,一下就蒙骗了大皇帝。武帝立即拜他为五利将军。

栾大在宫中住了月余,没有动静,武帝怕他嫌官小,接连又加封他“四金印”,即“天士将军、地士将军、大通将军、天道将军印”,同时,又封他为“乐通侯”,再把卫皇后生的公主嫁给了他,赏赐宅第、奴仆、车马,金帛不计其数[4]。所谓“朝亲五利,夕拜文成”[5],方士的荣耀,至栾大而登峰造极。栾大得了这么多将军头衔,封了侯,当了驸马,只得离开长安,直奔东方寻找仙方。武帝受过几次骗,多了个心眼,派人悄悄盯梢,结果发现栾大只是跑上泰山顶逛了几圈,就回来了。他仍然编了一套谎骗武帝一通,等到武帝心腹密探回来揭报事情的真相,武帝已是恼羞成怒,也顾不得栾大是自己的女婿了,立即下令腰斩。

这一骗二骗三骗,使武帝对方士和仙方要丧失信心了。

不过,我们应看到问题的另一面,武帝的政治需要方士与方术,其中一个奥妙就是皇帝的政权需要神权的保障。在汉代,儒生与方士有共同性,他们重礼敬神,都在为建立国家的新宗教效力。但所不同的是,儒生关注的更多是宗教的世俗功能,所以他们强调礼的承续性和规范性,而方士关注的更多是宗教的神秘功能,所以他们强调神的超越性和独创性。那些关心国家祀典的方士如谬忌、公孙卿、公玉带就被武帝派上了大用场。

因此,当武帝承续秦人郊雍,周人郊天诸国家大典礼时,总困惑于不能伸张其雄心与抱负,方士谬忌这时“奏祠太一方”,提出“天神贵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6]的新宗教思想,武帝立即排斥了儒生的非议,祭祀太一尊神,在旧的郊天礼之上。这种尊太一神的做法,体现的正是武帝以皇权为中心的大一统思想,为政权的大一统缔造神权的大一统。

谬忌进太一之方,与后来得到宝鼎后公孙卿颂帝德如黄帝等,并伪造《黄帝封禅书》,劝武帝行封禅而登仙,这实质都与武帝的“更化”与“受命”思想有关。比如在中国历史上,汉武帝首创年号纪岁,“建元”表示肇端,“元光”与“太一尊神”有关,“元朔”推行新政,取“改正朔”的意思,“元狩”源于获“麟”之事[7],获宝鼎而改元为“元鼎”,因封禅而称“元封”,为再受命改元“太初”,这一切都有方士从中参与,而使武帝得以不断“受天之命”从而行使其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力。

所以,武帝因多次受骗而对方士求仙方表现出困惑和灰心,却对国家宗教的建设与参与,仍乐此不疲。只是随着身体的老化,他精神的困顿也日益显露。



[1] 《史记·孝武本纪》。


[2] 《说郛三种》张宗祥本卷五十二《汉孝武故事》。


[3] 《东方朔别传》记载:“孝武元封三年,作柏梁台。诏群臣二千石有能为七言者,乃得上座。”后人称这次柏梁台七言联句为“柏梁体”。


[4] 《史记·孝武本纪》。


[5] 《史记·孝武本纪·索隐述赞》。


[6] 《史记·孝武本纪》。


[7] 据史书记载,武帝登基第十九年,即公元前122年,皇帝行幸雍县看到一头独角五蹄牛,身边人说这奇兽就是孔子晚年梦见的“白麟”,是大一统的瑞兆。所以这年改元为“元狩”。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