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7月23日  

2010-07-23 11:3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九  循吏与酷吏

 

汉武帝擅长控制人,也善于使用人,在他的治国方略中,有两类人才是他极为重视的,一类是“循吏”,扮演的是治国而治心,富财而保民的角色;一类是“酷吏”,执行的是治国而明法,严刑以施威的政令。

循吏是倡文治而善理财的人才,这被武帝视为国家长治久安的政权机器。据《汉书·循吏传》记载,武帝一朝循吏如董仲舒、公孙弘、兒宽、黄霸等,或提出治国的礼制思想,或为文臣宰相,或善于理财,确实为帝国政治作出了诸多贡献,其中兴办教育与发展经济,是尤为突出的。

在汉武帝治国的初期,他就提出了“崇礼官”、“兴太学”的号召,而其推广的榜样,就是“循吏”文翁。文翁是景、武时期蜀郡太守,他针对当时蜀地的文治不兴的状态,兴办教育,达到了“不至于严而民从化”的效果,所以到了“武帝时,乃令天下郡国皆立学校官,自文翁为之始”[1]。缘此,汉武帝完全接受董仲舒在对策中提出的“兴太学”和公孙弘议立“请为置博士弟子员”的建议,并在元朔五年夏六月下诏书说:多少年来礼崩乐坏,我非常痛惜,今天我要招募天下知识之士,汇集朝廷,教“礼官劝学”,议立“博士弟子,崇乡党之化,以厉贤材”[2]。正是武帝的草创功劳,汉代太学经过多年的经营,至东汉中叶,已成为有“三万余生”的大学校,并以东方帝国大学的形象而彪炳于世界教育史册。

理财富国,也是循吏的重要职守。在汉武帝时代,出现了“理财三杰”孔仅、东郭咸阳、桑弘羊。其中桑弘羊因与少年刘彻是游玩的伙伴,所以地位一直特殊,而武帝的一系列经济政策的实施,也多与他有关。据史书记载,桑弘羊是洛阳的富商的儿子,有心算的天赋,精通“轻重之术”,“年十三”即被武帝命为“侍中”职,是他内官中的经济顾问。元鼎二年(前115年)被命为大农丞,掌管全国的会计事务;元封元年(前110年)又以治粟都尉领大司农之职,为武帝制定了盐铁、均输、平准等多项法令。虽然他后来因卫太子案受牵连,但因武帝的袒护而有惊无险,而且还是武帝临终时的托命大臣之一。

从武帝与他身边的理财人才对当时经济发展的成绩来看,有多方面的贡献,其中最重要的是确立了“轻重”理论[3],就是强化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和调控,通过“张公室,抑私门”达到“民不益赋而天下用饶”的效果[4]。这种强化国家经济,抑制豪门贵胄的私家经济的思想,在当时社会发展过程中,是有进步意义的,同时也是当时在经济领域张扬“大一统”的重要措施。围绕这一思想主旨,武帝着力于一系列的经济行为,比较重要的有“编户齐民”,实施“平准”政策,即以国家垄断商业,平抑物价,进一步统一货币,实行盐铁专卖制度等,为稳定农业经济,发展国家工商经济,有着重大的意义。

武帝非常明确,治国之道,“礼、乐、政、刑”(古称“四政”)缺一不可,所以他在推行循吏治国的同时,又重用酷吏执法用刑,以致苛刑厉法,来巩固其帝国政治。

司马迁在《史记》中,特别设立《酷吏列传》,记载这些严刑苛暴之人的事迹,其中武帝朝有张汤、赵禹、义纵、王温舒、杜周等,占驻了其中主要篇章。在众酷吏中,武帝对张汤的宠幸和利用,充分体现了他严刑治国的一面。

张汤的父亲是长安地方的一位助理官员,外出时就叫幼年的张汤看家守舍。有一天,家中的肉为老鼠偷吃,其父回来后狠狠揍了小张汤一顿。张汤于是挖掘鼠洞,逮住老鼠和残余碎肉,写了状词,在家中设堂审讯,以肉为物证,将偷肉鼠碎尸于堂下。这一举动被他父亲看到,而且发现他写的状词像出于老狱吏之手,大为惊讶,于是就让他学习做狱吏的知识。其实张汤严苛的本性与治狱的本领,不仅他的父亲惊讶,后来也得到武帝的赞赏。所以张汤从无名的长安吏一直升到武帝朝堂,任职御史大夫七年,主管天下刑狱。

在张汤主掌国家刑狱期间,他以严刑干预内官之事,劾治陈皇后行蛊案,诛杀楚服及宫女、内侍三百余人;以严刑干预藩国之事,主审淮南王、衡山王、江都王等谋反案,就连武帝的宠臣严助因牵涉其中而不能幸免。至于朝廷大臣,地方官员,狱案频频,诛杀无数,无不为张汤等酷吏的断狱行为丧魂失魄,而这正是武帝所需要的结果。由于张汤“为人多诈,舞智以御人”,武帝用之得心顺手,使他的权力常在诸公卿之上,甚至张汤生病,武帝也会亲自“视病”,“其隆贵如此”[5]

尽管张汤以严刑峻法迎合武帝治国的需要,地位隆盛,宠幸有加,可以在丞相庄青翟身边三长史联名告发他透露朝廷经济情报给商人,从中谋利,以及同为酷吏的咸宣告发他指使亲信写匿名信陷害御史李文,而导致李文冤死时,武帝又毫不客气地同意立案审查。主审者赵禹也是著名酷吏,在他的严讯下,张汤的一切申辩都是无用的,最终自杀。在查抄张汤家产时,“家产五百金”,武帝又以冤案为张汤平反,并追案三长吏诬陷罪,并诛杀。

很显然,无论是循吏,还是酷吏,在武帝的心中与手中,都是一粒粒棋子,如何巧妙地运作在帝国的棋盘上。





[1] 详见《汉书·循吏传》。


[2] 《汉书·武帝纪》。


[3] 有关“轻重”理论,参见《管子·轻重篇》的论述。


[4] 引见《史记·平准书》。


[5] 详见《史记·酷吏列传》。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