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7月19日  

2010-07-19 12:46: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  汉匈五大战役

 

    汉武帝的改制与新政,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对匈奴用兵,在他居帝位54年的光景中,与匈奴接战达44次之多,而其中尤为著名的,是从元朔元年(前128年)到元狩四年(前119年)短短的十年间的五次大规模的汉匈战役。

武帝曾明确地说:“禁暴止乱,非兵,未之闻也。”用兵解决边境冲突和境内叛乱,是他的一贯主张,也是日益强大之帝国中枢机构实施统治权的行之有效的方法。可是打击匈奴却不是轻易地说打就打,这不仅因为自三代到秦汉,匈奴势力日益增加,始终是中国北方的威胁,而更为重要的是自汉高帝以来,汉天子始终采取“和亲”政策,即嫁汉公主给匈奴王单于,为阏之(王后),采取联姻的方法缔结盟约,以缓解其间的冲突与战争[1]。而武帝想用兵匈奴,就要违背“祖制”,改变以往的对匈政策,所以他首先采取“廷议”的方式,来解决这个思想上的大问题。

这是建元六年的秋天,匈奴王致函汉廷,请求依旧例和亲。在这期间,武帝曾派遣公孙弘出使匈奴,汉与匈奴订下了“和亲约束,厚遇关市”[2],以及匈奴人可以自由往来长城下的和议,武帝对此大为不满,以为匈奴占利太多,公孙弘出使无能,有辱国体。所以对匈奴和亲的请求,武帝不忙作答,而是下令朝议。其结果是丞相田蚡、御史大夫韩安国赞成和亲,大行王恢反对和亲。韩安国赞成的理由是:匈奴倚仗快马,加上禽兽之心,像鸟一样迁来迁去,难以制服。汉人如同他争利,奔波千里,人马疲惫,倘若打仗得不到好处,不如和亲。[3]王恢是北方燕国人,比较了解匈奴的情况,他反对和亲的理由是:汉每次与匈奴和亲,只能和平几年,匈奴常常违背盟约,掠地侵边,贪得无厌,所以不如干脆“兴兵击之”。

虽然反战派势力较强,况且还有汉家制度为背景,但在武帝心中,还是赞成主战派王恢的,只是因为准备战事的条件不成熟,隐忍待机罢了。

到了第二年(元光元年),武帝就积极备战了。他派名将李广守云中,程不识屯雁门。元光二年,武帝迫不及待了,令大臣朝议征伐匈奴战略。他在诏书中明确指出:“匈奴单于越来越骄傲,侵犯边境不停,人民被害,朕甚悯之。”而他欲改变祖制抗击匈奴的理论,就是董仲舒等提倡的《春秋》公羊学中“君子复九世之仇”的大复仇精神[4]。恰在这时,在汉匈交界之处的马邑地区有个叫颞壹的人上书,说匈奴要袭击马邑,汉军如果诱敌深入,然而伏击,可获大胜。这就历史所说的“马邑之谋”。王恢觉得此计可行,秉报武帝,武帝力排反战议论,令王恢与韩安国、李广、公孙贺、李息等率三十万大军埋伏雁门关外,打算围歼匈奴。不料军中有一个尉史投降,向匈奴告秘,匈奴有了防备,结果使汉大军劳师而无功。王恢领兵出塞追击匈奴辎重,因兵少路远,又无功而返。武帝非常生气,说你王恢出的点子,自己又不追击匈奴,定他为“逗挠不进”罪。王恢知道罪名不轻,一气之下就自杀了。

    这次挫折,给反战派提供了口舌,朝中如韩安国、汲黯等、藩国如淮南王刘安、学者如董仲舒,都纷纷上书,反对“外事四夷”。可是武帝抗匈决心坚定,只是等待战争条件的成熟。首先是经济实力。据史书记载,汉朝经文、景之治,到武帝盛时,已是各地粮仓皆满,府库余财甚多,京师更钱多仓满,以致粮食“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5]。其二是军力。武帝为了战争,加强征兵,购买名马。完成了这两项,就达到了“天下殷富,士马强盛”。其三是卓越的将领。元朔以后,卫青、霍去病以中官领将军衔,不仅与武帝在抗匈问题上同心同德,而且擅长攻击性战法,使汉军由防御从而转为进攻。其四是机遇,这包括发动战争的舆论、事件等。

元朔元年,武帝令车骑将军卫青率三万骑出雁门关攻击匈奴,初战告捷。第二年,匈奴两万骑入东北境,杀辽西太守,打败渔阳守军,围困了韩安国的军队,掳掠两千余人。武帝急令李息出代郡佯攻,卫青率大军出云门,在河套地区对匈奴展开大规模的迂回战。匈奴各部没有准备,大败,汉军俘获匈奴兵数千,牲畜数十万,秦以来被匈奴所占河南之地,尽归汉土。这是武帝指挥的第一次征伐匈奴战争的胜利。

第二次北伐匈奴,是在元朔五年(前124年)。在元朔三年、四年间,匈奴又入代郡,入雁门,杀太守,掠民财。元朔五年,出使西域的张骞回到长安,武帝命他随卫青伐匈奴。这次卫青为大将军,率三万骑从朔方出兵,由他统领的有游击将军苏建、强弩将军李沮、骑将军公孙贺、轻车将军李蔡等。由于张骞熟悉匈奴情况,作为向导,“知善水草处,军得以无饥渴”[6]。这次汉军多出奇兵,长途奔袭,竟无损失,大获全胜。诸将领皆得封侯。

第三次征伐匈奴,是紧接着的元朔六年。这年春天,武帝令卫青出兵,仅斩数千首级。不久,再度出兵定襄,汉军斩敌首级万余,但是右将军苏建、前将军赵信战败,损兵三千余员。苏建独身逃回,赵信投降匈奴。此战因匈奴有所防备,汉军损失较大,武帝大为不满。而在这次战斗中,年轻的霍去病从卫青击匈奴,率领八百骑深入敌占区,斩首两千余,汉兵毫发无伤。这次武帝不赏卫青,特别赏赐霍去病,封他为“冠军侯”。

第四次征伐匈奴,霍去病远征立功,成为武帝的宠儿,抗匈的主角。元狩二年(前121年),武帝任命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率远征军深入匈奴腹地摧毁对方。霍去病自陇西出兵,过焉耆山千余里,杀折兰王,斩卢侯王,执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俘虏八千余,并收得休屠祭天金人回朝,大获全胜。这一战不仅使汉收复大片土地,而且在相对的一段时间内,“陇西、北地、河西益少胡寇”[7]

第五次大规模的抗匈战争被称为“漠北之战”。这是元狩四年,武帝令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分兵两路,长驱漠北,寻找匈奴王廷,进行一次大决战。在出兵前,武帝就与匈奴王打了场心理战。武帝认为,赵信投降后,会向匈奴王献计,他认为汉兵因怕劳师袭远,不敢深入漠北,所以今天用大兵深入,反能取得奇功。果然,赵信对匈奴王说:汉兵假如到漠北,人疲马乏,我们等着收拾他们吧。卫青依武帝计出定襄,横穿大漠,与匈奴主力作战;霍去病出代郡、左北平,深入二千余里,与匈奴左部诸王激战。两大战区,皆获大胜,而霍去病斩获多于卫青,武帝给予他更多的奖赏。

经过这五次大规模的战争,汉、匈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汉廷在朔北之地建立了朔方、五原二郡,在河西建立了酒泉、张掖、敦煌三郡,并在边郡设置“属国”,以安置降汉的匈奴浑邪王部,基本控制了东北与西北的形势。当汉军连夺祁连、焉支二山时,原匈奴所占地区传出的这样的悲歌:“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8]

这之后,汉匈之间平静了多年无战事,而武帝也就腾出手来南诛两越,东伐朝鲜,击羌地及西南夷。直到武帝的晚年,开发西域,再次爆发了汉匈战争,这已是后话。而回顾元朔、元狩年间汉匈五大战役,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产生了一批在历史上鼎鼎有名的抗匈将领,其中与战事最密切的,还是武帝的内廷近臣卫青与霍去病。



[1] 如《汉书·苏武传》记载:天汉元年,匈奴且鞮侯单于对身边人说:“汉天子我丈人行也。”意思指汉朝皇帝是匈奴单于的长辈,不会轻易交战的。


[2] 详见《汉书·匈奴传》。


[3] 参见《史记·韩长儒列传》。


[4] 《春秋公羊传注疏》卷六:“九世犹可以复仇乎?虽百世可也。”


[5] 详见《史记·平准书》。


[6] 《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


[7] 《汉书·匈奴传》。


[8] 《太平寰宇记》引《西河旧事》。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