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7月15日  

2010-07-15 11:4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  崇礼官与立乐府

 

汉武帝谥号“武”,一般人都认为他以武功享名史册,其实他也是历史上有名的尚文之主,如果没有他,文学史上的“汉乐府”与“汉赋”恐怕也没有这般的光彩。

据说武帝是诗、赋兼擅,如元封二年黄河瓠子口决堤,他亲临率群臣抗洪,并作《瓠子歌》,写出“瓠子决兮将奈何”的惆怅和“泛滥不止兮愁吾人”的恤民思想。又据《汉孝武故事》,他行幸河东祭祀后土,与大臣泛舟中流,作《秋风辞》,唱出那“秋风起兮白云飞”、“横中流兮扬素波”和“少壮几时兮奈老何”的慷慨悲歌;当他得知大宛国贡汗血马到了长安,又不禁作《天马歌》,高唱“太一贡兮天马下,沾赤汗兮沫流赭”的雄浑壮歌[1]。而当他的爱妃李夫人病逝后,他悲心难忍,作《李夫人赋》,在“美连娟以修嫮”、“哀俳徊以踌躇”的文字间[2],宣泄了那种追忆与感伤。

武帝好文当然不限与文字与情感,他对文学之士如枚乘、枚皋父子、严助、司马相如的偏爱,实际与他的整个文治思想相关。所以与建立中官制度相应的,就是武帝对礼官的重视,并以“立乐府”为标志,为整个汉王朝礼乐制度的建立,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汉代的政治制度主要继承秦朝,所以到文帝、景帝的时候,“礼官”还没有固定的禄位(肄业而已)。据《汉书·礼乐志》记载,是汉武帝“定郊祀之礼”(祭天礼)与“立乐府”,才真正创建起汉代的礼乐制度。东汉时班固在《两都赋序》里曾讴歌西汉武帝和宣帝的时期,“崇礼官,考文章”,“兴乐府”,以致文学之士奏献诗赋,或者抒发人民的感情,或者宣扬皇上的恩德,致使大汉的文章,可以超越前朝,而与夏、商、周三代比美了。

武帝推行儒术,自早年任用好儒学的窦婴、田蚡为相,到赞同《春秋》学家董仲舒“表彰六经”的主张,已非常明显。但落到实处,一在接受同是治《春秋》学的公孙弘在太学立五经博士员的建议,一在礼乐制度的建立。而武帝对建立这一制度的作为与贡献,又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崇礼官”,实质是建立汉代的“天子礼”。在武帝以前,高帝刘邦做了皇帝,却不知礼节,上朝时闹出很多笑话,当时有个叔孙通制定了朝廷的一些礼节,加以约束。文帝时,贾谊制订《容礼》,强调了“礼”对“巩固国家,稳定社稷”的重要性[3]。而文、景时期,有关礼仪的争论,主要还是围绕先秦的《仪礼》展开。而先秦的《仪礼》,西汉称“士礼”,内容主要是周朝的士大夫贵族的礼节,包括卿礼、士礼、大夫礼、诸侯礼等,却没有真正的“天子礼”[4]。所以汉武帝的新政就是尊儒术,备礼乐,改历法,立正朔,制定郊祀、朝聘诸礼,确定大汉帝国的天子礼制。

由于先秦没有留下值得效仿的天子礼仪,所以汉武帝取法董仲舒的《春秋》改制学说,来构建新的礼制。因为《孟子·滕文公下》有这样的说法:“《春秋》,天子之事也。”加上孟子认为《春秋》为孔子所作,这给汉代儒家提供了孔子新王(素王)改制的理论,于是汉武帝依照《春秋》“大一统”的意旨,改制礼乐,倡导新政,以实现其建立大一统帝国的理想。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汉武帝命李延年为“协律都尉”,多举司马相如等“造为诗赋”,如《郊祀歌》十九章,以及大量的辞赋作品,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对天子礼仪的描写与讴歌。这里又牵涉到一个问题:在汉武帝的时代,究竟是皇帝家族的“宗庙”礼重要些,还是皇帝作为万民代表的“郊天”礼重要些,董仲舒的回答是“郊重于宗庙,天尊于人”[5]。这为我们揭示了一个历史现象,就是汉以前祭祀大礼重在“庙祭”,所以在《诗经》的“三颂”(周颂、鲁颂、商颂)的诗歌的描写中,颂扬的都是王室的“祖宗神”。到了汉武帝时代,祭祀大礼在“郊祭”,即祭天地之礼,所以在乐府歌诗和汉赋作品中,如司马相如《上林赋》对“天子游猎礼”、扬雄《甘泉赋》对“天子祭太一礼”、班固《西都赋》和张衡《西京赋》对西汉“郊祀礼”、“元会礼”的描绘,都是汉天子礼的形象展现。

二是“立乐府”,实质是武帝中朝官制度的一个部分,是以“内乐”掌“外乐”的措施。自秦汉以来,音乐制度有两大系统:一是“太乐”系统,由外廷“太常”执掌的宗庙典礼,属官方音乐,为前朝流传下来的雅乐;一是“乐府”系统,由内廷少府执掌供帝王宫廷的活动,以“楚声”与“新声”(包括“胡乐”)为主,主要是取悦帝王与宗室,为新声系统。而武帝“立乐府”,其实是改建乐府制度,极度地扩大了乐府的功能,其中有宗教的功能,优乐的功能与娱戏的功能,在以“乐府”功能取代“太乐”功能(如国家祭祀乐)的同时,也打破了旧有的雅乐与新声的界线。

在武帝用君主意志主宰大一统局面的政治行为中,他扩大“乐府”制度,所谓“内有掖庭材人,外有上林乐府”[6],并强化“乐府”的功用,都与其削弱“相权”而重用“内朝”的行为相关。他的这一作为,既推进并形成了当时歌诗与辞赋创作的昌盛,同时也为他迷信方术诡言,以个人意志主宰并扰乱了王朝郊天大礼留下了伏笔。



[1] 引自逯钦立辑校《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汉诗》卷一。


[2] 引自《汉书·外戚传》。


[3] 参见贾谊《新书》卷六《礼》。


[4] 王应麟《玉海》卷五十二引刘歆说。


[5] 董仲舒《春秋繁露·郊事对》。


[6] 参见《汉书·礼乐志》。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