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7月13日  

2010-07-13 12:36: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  东方朔与汲黯

 

汉武帝的为人,有早年“才气”、中年“霸气”、晚年“戾气”之说。也正为他的霸气,使他在位的几十年中,把大汉帝国建成了一个强势的政权,雄霸于当时的欧亚大陆。而这一政权的形成,又在于武帝朝堂的用人之道。

武帝用人,也呈现出霸气,以致朝堂将相,动辄得咎,诛杀大臣,视同儿戏,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他用人不拘一格,兼包并容,又表现出一种宽广的胸怀。在他朝堂的各类人才中,武帝对“滑稽之雄”的东方朔的宠幸,对“戆直之臣”汲黯的信任,正显示出他兼有个人好恶与治国责任而用人不拘一格的特点。

东方朔与汲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类型,也是武帝用人的一对典型。

东方朔出身低微,是一介草民,他应“贤良文学”的征召时,上书给皇帝,海吹一通什么“十五学击剑,十六学《诗》《书》,诵二十二万言”等[1],一下吸引了武帝的好奇心,而被赏识的。东方朔是齐地人,在武帝用人的历程中,对齐人颇有偏好。如在学术思想上,武帝采用董仲舒的“齐学”,而不用河间献王的“鲁学”;在治理政事上,他用齐人公孙弘为相,也不顾汲黯“齐人多诈而无情”的告诫[2],重用不疑。而对东方朔的狡诈戏谑,武帝更是宠爱有加。

为什么武帝重齐人?其中一个秘密应是武帝当时对燕齐文化(包括方术)的偏嗜。就说“尊儒”吧,武帝所好也是“齐儒”,而非“鲁儒”。齐、鲁文化的区分,如司马迁说的:鲁人好礼,喜欢争辩不休(龂龂如也);齐人兼重工商之利,思想开阔(洋洋大国之风)[3]。所以武帝重视东方朔,也不仅在善谑逗笑,而在思想上也有相通处。比如东方朔倡导的“圣帝在上,德流天下,诸侯宾服,威振四海”的“天下一家”的观点[4],正是武帝所欣赏的。

东方朔的最大本领,当然还是嘲戏,常常寓庄于谐,既能让武帝接受他的意见,又能使对方开心。有时候,东方朔以“自嘲”的形式以娱戏武帝,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如他才进宫廷时,是“待诏公车”,在卫尉管辖下,食禄很少,又很难被皇帝召见。于是有一天,他对那些能够亲近皇帝使之取乐的“侏儒”们说:“你们不能种田,不能打仗,皇帝最近要把你们全杀死。”这些侏儒吓得要命,求皇帝饶命,武帝大为惊讶,就问是谁说的,侏儒回答东方朔所言,武帝就召见东方朔问这件事。东方朔回答说:侏儒们“长三尺”,我“长九尺”,我们吃饭拿钱一样,侏儒“饱欲死”,而我“饥欲死”,您还是罢了我的官吧,这样也好节约长安城的粮食。武帝听后大笑,于是让他“待诏金马门”,时常召见他问事。

与武帝亲近了,东方朔除了以善辩及猜谜等游戏取悦皇帝,他总忘不了那寓庄于谐的责任,所以他不仅干预政事,也干预皇帝的家事。比如他婉谏武帝田猎、游乐而不务政事之过,他劝告武帝要务本重农等,武帝都欣然接受。有一次,他干预武帝的家事,确实给皇帝一些难堪。武帝姑母大长公主(窦太主)寡居多年,养一男宠董偃,为了讨好武帝让其默许此事,董偃建议窦太主将长门园送给武帝,武帝大喜,就设宴于宣室招待窦太主,并请董偃进见同食。不料这天东方朔值日,不仅不许董偃入内,而且上言武帝,列举董偃当杀的三大罪状:第一,私通公主;第二,有伤风化;第三,助长淫侈。结果武帝说不过东方朔,只得换到“北宫”请董偃见面。虽然武帝转个弯绕过了东方朔,可是他后来想想还是东方朔有理,就赏了他“黄金三十斤”,而与董偃则渐渐疏远了[5]

武帝欣赏汲黯的却是“戆”。汲黯与东方朔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东方婉转谲谏,他是抗颜直谏,常常叫武帝在群臣面前下不了台。建元、元光间,武安侯田蚡身为外戚为相,很得意,见到汲黯根本不行礼,黯也不拜揖对方。武帝招贤良文学之士,讲了一大通仁义之道,众皆唯唯,只有汲黯对曰:“陛下内多欲而外施仁义,奈何欲效唐虞之治乎!”一语揭破皇帝假仁假义的内心世界,使武帝大怒,大臣都怕汲黯惹了大祸,出乎意料的是,武帝只对人说了一句“太过份了,这个戆直的汲黯”[6]。而对汲黯还是用之不疑。

汲黯不善言谈,常在朝堂上出丑,可是他毫无顾忌。他曾在朝堂上当着君臣的面,怒斥公孙弘诈伪,骂张汤“刀笔吏不可为公卿”,以致淮南王谋反,也害怕汲黯“好直谏”。不过,在大政方针上,汲黯与武帝意见不同,比如汲黯反对过度地征伐匈奴,违背了武帝主意,就被免了职。可是一有用处,武帝还是想到了他,称他是“社稷之臣”,汲黯也非常感激武帝的知遇之恩。

武帝非常清楚,为了他的帝国,既需要世故圆滑的公孙弘,也需要抗颜直谏的汲黯,至于诙谐逗趣的东方朔,更是为朝堂增色的人物,这是他的用人之道,也是他的为政之道。





[1] 《汉书·东方朔传》。


[2] 《史记·平津侯主父列传》。


[3] 参见《史记》的《鲁周公世家》与《齐太公世家》。


[4] 《史记·滑稽列传》引东方朔语。


[5] 详见《汉书·东方朔传》。


[6] 详见《汉书·张冯汲郑传》。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