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6月29日  

2010-06-29 17:5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讲   董永遇仙:穷汉与仙女的爱情传说

 

话说这董永卖身葬父,孝行感动了天上的七仙女,于是仙女下凡,缔结姻缘,和董永结为夫妇,在他俩做工期满,夫妻返家途中,忽狂风骤起,天昏地暗,高空传来玉帝旨意,限七仙女午时三刻返回天庭……这已是家喻户晓的故事,不过这故事真正得到广泛的流传,确实是今天黄梅戏《天仙配》的功劳。这董永究竟是历史人物,还是神话人物?他的家住在那里?他为何有此“艳遇”?在这爱情故事的美丽外衣下面究竟掩盖了多少历史的沧桑和创作的智慧?这一个个的谜团,已引起很多学者的讨论和解秘。当然传说只是传说,故事就是故事,我们只能通过历史上堆积起来的许多相关的故事,从中寻求一些蛛丝马迹。

    牛郎与织女,怎么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又来了个穷汉董永,与天仙织女由“艳遇”而婚配,这“一女”嫁“二夫”,重婚罪,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民间传说故事,都是通过“嫁接”而逐渐形成的。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牛郎织女”与“董永遇仙”的故事,确实有交叉和相互影响,但作为各自独立的爱情传说故事,两者又不是一回事。这两个故事都非常出名,在民间流传很广,可以说是“爱情双子星”。不过,两个故事有相似也有不同。

故事结构很像,从“两情相悦”到“棒打鸳鸯”,再到“无奈分离”,最后从某种意义上“回归旧梦”。不过,这也是中国式的爱情故事的普遍叙写模式,比如“孔雀东南飞”、“梁祝”、“白蛇传”、“西厢记”、“牡丹亭”、“红楼梦”等都是这样。更重要的是,两个故事都是“穷汉遇仙女”的故事。一贫如洗的穷小子,遇到了天上掉下的大馅饼,不过后来馅饼又飞了。而且两故事中的女主角非常像,这反映了民间主流审美心理。什么样的女人最好?出身高贵,玉帝的女儿。长相漂亮,仙女。勤劳,织女。

这疑问又来啦。这般完美的女性为什么要爱上穷汉,陪穷汉过苦日子呢? 民间故事的听众主要就是这批“穷汉”,人们在听故事的时候常常会不自觉地有“代入”心理,把自己等同于主角。所以穷汉遇仙女的好事大家爱听,容易流传。小说戏曲中,穷小子不但常常遇仙,也会遇到富家千金,比如崔莺莺的老爸就是相国,这些都是基于同样的白日梦心理。

这使我们想起《红楼梦》里贾母听说书时说的一段话:"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 ┅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 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老太太的批评虽然尖锐,可她还是没弄明白,只有这样高贵美貌能干又主动的女人,才是广大穷汉男性的完美梦中情人。

同时,这里还有一种更深的意义。在中国古代男性社会中,女子充当双重角色:一方面她们地位低下,依附于男人,男尊女卑,社会对她们的要求是贤妻良母型,否则就是玩物或祸水;而另一方面,在理想的境界中,女子又成为美的化身,是人们倾心向往的女神,是超验世界里的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这爱情双子星中,女主角雷同,男主角都是穷小子,大家很容易把这两个故事混起来。其实两个故事,最大的差别就是男主角。牛郎偷窥女人洗澡,想要娶老婆,后来挑着孩子追老婆,处处体现出一种男性的本能。董永在“艳遇”来临时却是“坚拒之”,《天仙配》中董永就唱道“不要耽误我穷人的功夫”,他开始对仙女是拒绝的,后来才慢慢接受。董永是和牛郎完全不同的一种人。

董永谈恋爱很被动,比起凭本能行事的牛郎,缺少的是浪漫和勇气。可是董永才是古代社会推崇的好男人典范!他不好色,他身上还有儒家更推崇的品德,就是 “孝”!《孝经》里讲,“百善孝为先”。元代郭守正辑成《二十四孝》,董永赫然在列。董永遇仙的故事,和其他所有古代爱情故事都不同,它的核心不是“情”而是“孝”。董永系列故事中,有一个情节是不变的,就是“卖身葬父”,他一直是位大孝子。所以在早期的传说故事中,董永和仙女根本没有感情。

牛郎织女的故事在秦汉时就形成了雏形,而历史上的董永,最早只是西汉时期的人,文学作品提到他,现存最早的文献是曹植的诗《灵芝篇》的几句话:“董永遭家贫,父老财无遗。举假以供养,佣作致甘肥。责(债)家填门至,不知何用归!天灵感至德,神女为秉机。”这几句诗已经基本具备了后来董永遇仙故事的一些主要情节:包括董永家贫,董永至孝,董永佣作,就是给人打工,债主讨债,无家可归,后来感动天灵,神女助织。

魏晋时期文人都喜欢写女神,比如曹植写《洛神赋》就塑造一个洛水之神的形象,所以《灵芝篇》中的女神还属于泛指,因为既然是女性,都能织布绣花,所以很难讲这助织的神女就是天上的织女。真正把“织女”和“董永”连结在一起的,是晋人干宝《搜神记》中的《董永》。这段文字的故事情节比曹植的诗更为详细。文中首先交待了“汉董永,千乘人,少偏孤,与父居……父亡无以葬,乃自卖为奴”。这已经说明了董永所生时代和籍贯,他母亲早亡,由父亲养大,所以父亲死后,家贫无法安葬,于是就卖身为奴仆,挣钱安葬父亲。这和后来《天仙配》剧情开头已完全相同了。以下的情节也基本被《天仙配》所用。这董永卖身主家给他“钱一万”葬父,董永葬父后居丧三年,就回到主人家做奴仆打工还债。正行路上,“道逢一妇人”,愿意做他的妻子,于是一同到了主人家。这主人很贤德,对董永说我已给你钱,你不必再做苦役了。董永则回答“永虽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报厚德”。这主人又问他这妇人会什么?董永回答:会织布。于是主人说:你真要报恩,就叫你的妻子为我织布百匹吧。结果妇人十日就织完了。这妇人十日织完布,就对董永说:我是天上的织女,因为你“至孝”,所以天帝命我为你还债。说完,就“凌空而去”。

这和后来《天仙配》的描写有有两点不同:《天仙配》剧中,主人傅员外刁钻刻薄,逼迫董永为奴还债,又要妇人一夜要织多少布,织女只得请求天上的姐妹带来“天梭”显“神功”,完成了任务;而这里却说董永为“报德”,于是出现了从“报恩”到“抵债”的情节变化。在《天仙配》中,剧中是七仙女逃离天界,因“情”而嫁董永,后被捉拿回天庭;这里是天帝派遣,为董永还债,然后自己返回天庭。

看来《天仙配》故事的描写,显然是原始的董永遇故事和牛郎织女故事“情节叠合”的结果。其中当然也有很多差异,比如《董永》中的“织女”已经变化了“七仙女”。值得注意的是,《搜神记》中《董永》篇的这段记载为董永遇神故事提供了两个重要原素:一是“织女”的出现,二是“仙女下嫁穷汉”模式的形成。只是故事的关键情节很含糊,织女和董永到底有没有事实婚姻?这织女虽然说愿嫁给董永,可织完布就跑了,一日夫妻百日恩,不至于这么没情分吧。钱好还,情难断,所以到了唐代,才有了董永和仙女的事实婚姻。

敦煌遗书有《董永变文》,为“七言诗”体,现存134句,是一篇比较完整的故事。在这故事中,又增加了几个重要情节:一是神仙术士“孙宾”能帮助董氏父子“沟通天人”。二是董永与仙女生了个儿子,名叫董仲,后来董仲寻找亲娘。三是董仲听孙宾的话,趁三位仙女洗澡时,偷走了其中一位的衣服,迫使母子相会。这可以说是“天鹅处女型”故事的改编。在故事中,特别是董仲寻母的情节非常有意思。说的是董仲刚满七岁,听从孙宾的话,知道母亲将来阿耨池洗澡,偷取了衣服,果然母子相会。仙女母亲对儿子说,她将从天上扔下一个金瓶,落在孙宾身旁,董仲从孙宾处取上金瓶,就能上天。结果金瓶掉下时,天火忽现,孙宾被烧得慌忙逃走,沟通天人的本领也没了,董仲也就失去了上天与母亲团聚的机会。这把火,烧了孙宾,也活活把这一对母子拆散,天人永隔。

到了明代顾觉宇的《织锦记》,也叫《天仙记》,变文中的“孙宾”成了严君平,就是西汉的“得道高人”严遵,大赋家扬雄的老师;变文中董永与仙女的儿子董仲,在这里叫董祀,字仲舒,于是有人说就是汉代那个大学者董仲舒,他提出“罢黜百姓,独尊儒术”成了汉武帝的基本国策。这让儒学家董仲舒扮演董永的儿子,无非是要让这场“天仙配”的成果看起来更加硕大美好。这也更证明了董永这个形象代表的儒家道德意义。

这里牵涉到一个礼教细节,值得注意。“牛郎织女”故事中,老牛是背后教唆牛郎,所谓“偷窥窃衣”,而这里,董永却有个光明正大的媒人。黄梅戏《天仙配》里说,那七仙女路遇董永,以身相许,这董永只知道打工挣钱,不领会这天大的好事,结果路边的老槐树发话了:叫一声董永啊,这天赐良缘莫迟疑。董永和七仙女的婚姻虽然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是有的。这就是“槐荫树证媒”。

这个“槐荫树证媒”,是宋元以后董永系列故事中增加的重要情节。不过,除了这个,董永系列故事中,还有个细节更能反映他的道德榜样身份。唐敦煌本《孝子传》残本说“天子征永,拜为御史大夫”,明《织锦记》中说仙女在离开董永的时候,撮合他与傅家小姐傅赛金成婚,后来董永“招擢状元”。宋元话本又有天子“封董永为兵部尚书”,这类富贵的结局,让人“过瘾”,也迎合了当时士人的心理。可是在据黄梅戏改编的电影《天仙配》里,七仙女被迫返回天庭时,董永可是肠断神伤,难过得要命。董永什么时候起,从拿得起、放得下的孝子变成大情圣的?

这确实是个有趣的现象。董永和七仙女的感情是一点点加深的。时间越往后,故事中董永“孝”的成份就越淡,“情”的成份就越浓。宋元以后大量的董永故事出现,为了迎合观众的心理,在很大程度上淡化了“孝”,而增加了“情”。仙女由“奉命下凡”变为“思凡”偷下天界,“槐荫会”与“槐荫送别”的戏剧情节,更强化了男女情感的色彩。董永遇仙的故事,也就成为了中国民间五大爱情传说之一。

从《搜神记》之后,到宋元时代的《董永遇仙传》、南戏《董永遇仙记》、明传奇《织锦记》(《天仙记》)、清传奇《卖身记》到今天的川剧《槐荫记》、楚剧《百日缘》、婺剧《槐荫树》、湖南花鼓戏《槐阴会》和黄梅戏《天仙配》,虽然故事情节在不断发展,但仙女嫁穷汉的原型却一直没有改变。只是这个“遇仙”的幸运穷汉“董永”,在历史上究竟有没有这个人呢?更有趣的是,2002年中国邮政发行了《民间传说——董永与七仙女》邮票,很多人发表文章争论该邮票的“最佳首发地点”,因为很多地方都自认是董永的家乡,就应该是邮票首发地点,这就荒唐了。难道大家还真的相信有人娶过仙女?历史上当然没有七仙女,不过董永倒确有其人。根据一些学者对传世文献进行的调查,与董永故事流传相关的有三个真实的董永。一个是《汉书·景武昭宣元成功臣表》中的高昌侯董永;二是《新唐书·孝友传》中的河间孝子董永;三是《宋史·董槐传》中董槐的父亲董永。

这三个董永分属三朝代,相隔千余年,究竟哪一个更接近故事的原型呢?按时间和地点,西汉那个高昌侯董永比较贴近故事。有两点理由:第一,在汉魏之际,曹植诗中就写到了“董永”,这这后不久,董永遇仙故事就开始流传。第二,高昌在汉代时属于山东千乘郡,这又与《搜神记》中所说的“汉董永,千乘人”相吻合,而且曹植的封地多在山东境内,所以他诗中的描写也许正是当地流行董永故事的反映。

可仍有疑问,这西汉时期的高昌侯,可是个大贵族,怎么可能是穷汉董永?于是有人认为这高昌侯传到董永已是第四代,应该已是个破落户了。那这高昌侯董永又如何成为孝子董永呢?一种是“考据”法,就是有人考证出高昌侯董永确实有孝行,因为汉代察举制度多以“孝”做官,就是举荐“孝廉”;另一是“嫁接”说,这董永是汉代高昌侯与宋代河间孝子董永的“合体”。

当然,这些说法都有一定的历史依据,但又都有点牵强。因为历史的董永虽然可成为文学董永的映像,但毕竟不是一回事。如果追溯“董永遇仙”故事中的董永原型,还是西汉时代的山东千乘人比较合适。当然,这又会引起诸多疑问,比如在山西运城地区,也有许多和董永相关的古地名呢?象什么 “董永墓”、“槐荫坡”、“石门桥”、“傅家庄”等?简直像董永故事的“影视基地”。如果再承认山西运城为董永故事的“原生地”,那江苏丹阳,湖北孝感等地,作为故事的发生地,也是有鼻有眼,相持不下。比如《董永遇仙记》和《织锦记》都说:董永乃“润州丹阳县董槐村人”。湖北孝感也深信“董永”是湖北人,还建了“董永公园”,以“董永”为品牌,打造地区的“孝文化”。这位董永可能是籍贯最多的古代“移民”,移来移去,走遍全国。

    董永遇仙,一听就是神话,还有这么多地方自认是他家乡。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吗?有!董永可不是一般人,他身上有两种很难融合在一起的品质,别的传说人物身上是没有的。正因为这样,才会有那么多地方抢着做他的家乡。这两种品质,一是孝敬,一是浪漫!这是两种很难合在一起的品德,大多数浪漫故事的主角都是叛逆青年。祝英台不满意父母定亲,卓文君那是私奔,差点气死她爹。只有这位董永,是孝子也是情圣,既获得了浪漫的爱情,又坚持了道德的主旋律:孝敬。

所以各处都以出了这位浪漫孝子为荣,也不管是不是真有人能娶仙女老婆,因为他代表了一种完美的人格!

其实牛郎织女和董永遇仙的故事还有个最根本的不同。牛郎织女默默守望,直到彼此都化作繁星,这是个关于永恒的故事。董永和七仙女只相处了一百天,却从此天人永隔。这是个关于离别的故事。瞬间的灿烂,却要用一生的孤寂去怀念。董永还好,他的生命只有几十年,可七仙女又该如何面对永无止境的思念呢?

传说就是传说,她有着极其复杂的成因,更多的是浪漫想像,可以说“董永遇仙”是民族智慧的结晶。只有那善良的心,和美丽的情,才是真实而永远令人向往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