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6月23日  

2010-06-23 17:2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淮八艳之八:马湘兰(空谷幽兰独自香)

兰花情愫

明代文人王稚登在为马湘兰诗集作序时说:“有美一人,问姓则千金市燕之骏,托名则九畹湘兰之草。”这“有美一人”,指的就是秦淮名妓马湘兰,并用“千金市骨”求骏足的典故寓姓“马”,借屈原《离骚》“既滋兰之九畹”的名句,点出“湘兰”之名。

马湘兰,本名守真,小字玄儿,又字月娇,排行老四,又称“四娘”,因为她擅长画兰,所以用“湘兰”为名,画幅上常署名“湘兰子”,而且以这个名字闻名于世。在八艳中,擅长画兰的很多,如卞玉京、寇白门、顾横波都喜好画兰,但名声远不及马湘兰,而且湘兰年岁最长,她生于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卒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几乎早另“七艳”一代人,而人们为什么要把列入“八艳”,更多的是在她的才华和书画的水平,可以说其他人画兰,多少受到她的影响。

湘兰为何独钟情于兰,在于兰的秉性与她个人的气质的投缘。“兰”有草本与木本两种:草本分“兰花”与“兰草”。兰花有“草兰”,一茎一花,清香馥郁的是“春兰”,一茎数花的叫“惠兰”;又有“建兰”,生于秋季,因产福建,故名建兰。“兰草”一名“蕑”,《诗经·溱洧》中说“士与女,方秉蕑兮”,是把当作爱情信物的。而“兰”的木本指“木兰”,如《九歌·湘君》篇“桂棹兮兰枻”,枻,就是桨,用木兰做成。

兰的用途广,意义也多,有时主刚烈坚贞,如作盾牌称“兰盾”,说人刚烈是“宁为兰摧玉折”,甚至生男孩的兆头,也称“兰兆”。有时又主阴柔缠绵,如“兰房”指女子所居,“兰芷”以香草喻美人,而“兰草”又是古代青年男女的爱情信物。

马湘兰平生爱兰、知兰、种兰、画兰、吟兰、颂兰,她不仅有大量的兰画、兰诗传世,更重要的是她的“兰气质”、“兰情趣”,这正是她的独特的地方。她曾有一首《咏兰诗》说:“空谷幽兰独自香,任凭蝶妒与蜂狂。兰心似水全无俗,信是人间第一芳。”

这正是她名字的由来,也是她清幽淡雅、高洁脱俗品性的自我写照。

守真才性

马湘兰的原名“守真”,也具有“兰操”贞洁的意思。在“八艳”中,她是惟一的生于南京,长于南京而死后葬于南京的,她又是惟一的终生未嫁人的。虽然她没嫁人,可是她上演了一场最持久也最感人的爱情故事。

据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中称,马湘兰是“姿首如常人”,也就是相貌平平,而且还以一双大脚常被人讥笑;但“神情开涤”,开,就是开朗大方,涤,就是洒脱净洁。她的居处,在“秦淮胜处,池馆清疏,花石幽洁”,她在秦淮河边建造一小楼,处处种上兰花,清香远逸,一尘不染,命名为“幽兰馆”。

马湘兰不仅身处之地要幽静雅洁,为人待客,也是崇尚雅洁,厌恶鄙俗之人。比如当时有位孝廉,慕湘兰之名,前来拜望,湘兰听到这位客人的一些故事,觉得他为粗俗不堪,就拒不见面,弄得对方十分尴尬,也因此怀恨在心。过了若干年,这孝廉中了进士,还得了个头名状元,官至礼部主事,正好马湘兰因拒绝见客得罪了一些人,有人找碴告她一状,这主事亲自审问,下令拘捕马湘兰,以报昔人之恨。当湘兰被押上大堂时,主事轻蔑地说,人言你多了不起,今天见到,不过“徒有虚名”。马湘兰针锋相对:正因昔日虚名,才有今日奇祸。讥刺了主事挟私报复的行为,主事也无可奈何,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马湘兰“性喜轻侠”,为人非常豪爽,常挥金如土,接济他人,以疏财重义闻名。当时金陵名妓中,行侠成风,比如赵燕如“豪宕任侠”,郝文珠“有侠士风”,后来的寇白门,也被称为“女侠”,马湘兰正是其中的皎皎者。她对身边人从来不计较利益。有次她的侍女不小心把一支珍贵的玉簪子摔碎,吓得要死,而马湘兰听到“当啷”一声,笑笑说:很久没听到这清脆悦耳之声了。

而对一些祸害家国的人,却从不畏惧。民间曾有一个马湘兰赠画魏忠贤的传说。说的是大宦官魏忠贤听说湘兰的兰画极佳,为附庸风雅,向马湘兰要画,湘兰就画了一幅兰图给他。魏忠贤把画挂在室中,招人欣赏,先是清香幽幽,不几日就发出一种臊味,非常难闻。后来一查,才知道此画是马湘兰用小便和墨而绘,所以香味消失,尿臊味自然散发出来。而魏忠贤虽权倾朝野,祸国殃民,但毕竟是被“阉割”的人,所以最忌讳这一“臊”字。马湘兰戏弄魏忠贤的事,虽然只是传说,没有什么历史依据,但却为她的人生传奇,抹上了极为精彩的一笔。

以马湘兰的才华与为人,当时倾慕者很多。其中有位乌阳地方的少年慕名来访,谈吐彬彬有礼,举止风流倜傥,深得马湘兰的欢心。而这少年也被马湘兰的气质才华深深折服,于是对着滚滚江水发誓,要娶湘兰为妻。当时马湘兰已年近五十,她不愿少年为她消磨青春,所以劝他说:我年老色衰,嫁作商人妇都迟了,哪能还嫁给你这样的少年才俊作新妇呢?可是这少年仍不死心,苦苦等待她的应允,她怕耽误了少年的前程,只得请官府让少年离开了青楼风月之地。

这事一时传为美谈。是不是马湘兰仅仅为年龄的差距而拒绝这场“姐弟恋”?恐怕并不尽是,因为她心中始终深藏着对一个人的爱恋之情。

幽兰馆会

这个人就是明代大文人王稚登。

王稚登,字伯谷,江阴人,后移居吴门,就是今天的苏州。据《明史·王稚登传》记载,他自幼聪慧过人,四岁用作对子,六岁善写大字,十岁能作诗诵赋,文采出众。他在明嘉靖末年入太学学习,万历年间被朝廷征召编修国史。他为人正直义气,不趋炎附势,曾受学于“吴中四才子”之一的文征明,书法最为著名,当时人以求得他一幅墨宝为荣幸。他的一幅《行书录宋人语轴》,是其书法代表作,至今还收藏在故宫博物院内。

王稚登文才虽佳,仕途却不顺,尤其是得罪当朝宰相徐阶,郁郁不得志,很快就离京回到江南,过着名士风流,放浪形骸的生活。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来到秦淮河畔的“幽兰馆”,与马湘兰畅谈书画艺术,一个失意的风流才子,一个沦落的青楼才女,相见恨晚,两人一见如故,从此成为知心又知音的朋友。

在一段时间内,王稚登常会湘兰于幽兰馆,有一次,稚登请雕刻家何震为湘兰篆一方“听骊深处”的印章,又送了一方珍贵的歙砚,湘兰立刻就在砚面上写下铭文:“百谷之品,天生妙质。伊似惠侬,长居兰室。”稚登字伯谷,故以“百谷”谐音,用老子“江海所以为百谷王”意,赞美稚登的人品,并寄仰慕的情怀。

又一次,王稚登向湘兰要一幅兰画,湘兰欣然应允,并在兰画上题诗一首:“一叶幽兰一箭花,孤单谁惜在天涯?自从写入银笺里,不怕风寒雨又斜。”在这首诗中,作者以幽兰自喻,道尽心曲,特别是后两句暗说自遇伯谷,已是以心相许,无所畏惧了。

这样非常明显的“暗示”,难道聪慧的稚登读不懂,那他们这对佳偶又为何最终未能成为有情“眷属”呢?

 

痴情伯谷

对马湘兰和王稚登的好事未谐,由钱谦益借柳如是之手编定的《列朝诗集小传·闰集》是这样解说的:“(湘兰)常为墨祠郎所窘,王先生伯谷脱其厄,欲委身于王,王不可。”这里说的是当时湘兰名声在外,麻烦也不少,很多无赖勾结官府,经常到幽兰馆敲诈勒索,一般情况是花钱买安,可以这些人欲壑难填,尤其地痞墨祠郎的纠缠,使马湘兰的心力交瘁,而王稚登与西台御史有很好的私交,就委托御史出面,为她摆平了此事。通过这件事,湘兰更加钦佩王稚登的侠义高风,暗下非王不嫁的决心,不久就正式向王提出“以身相许”,这稚登是个谦谦君子,他觉得刚帮人一点忙,就要得好处,于理不合,况且还有趁人之危的嫌疑,所以他认为“不可”。

这一声“不可”,也就延误了马湘兰的一生。为什么会这样?除了王稚登怕毁了他行侠仗义的名声,是不是还有其他原因,如家庭的,仕途的?我想是有的。

在这件事发生不久,王稚登得到推荐,赶赴京城编修国史,虽然这并没有给他后来的仕途带来多少改变,而且不久就离京返乡,但在受到征诏的当时,作为才子的王稚登,也是有青云直上的期盼的。而自此之后,马湘兰与王稚登虽然一次次错过结“秦晋之好”的机会,但她痴情于伯谷的期待,却始终没有放弃。这可以通过她在漫长的岁月里与王稚登的交往的几个场景,看到那可圈可点,可歌可泣的一往深情。

第一个场景是“送王”。

王稚登得到朝廷征召,一方面踌躇满志地北上,一方面又想下次荣归故里时为湘兰赎身脱籍,得以践行长相守的愿望。而在杨柳岸边,湘兰为稚登饯行,带着何日相会的悲伤,在席间即兴赋诗一首,题为《仲春道中送别》,诗中写道:“征帆俱与行人远,失侣心随落日迟;满目流光君自归,莫教春色有差池。”那种“离恨恰似芳草,更行更远还生”的愁绪,那韶光易逝,春光难再的期盼,在她的诗里,在她送王的途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第二个场景是“怀王”。

自王稚登北去,马湘兰是闭门谢客,期待稚登衣锦还乡,接她同回吴门,诗画自娱,安居乐业。可是春去秋兰,天气转凉,她望断秋水,也没见对方的音讯,于是独自在幽兰馆中,长吁短叹,又作一首《秋闺曲》寄托情思:“芙蓉露冷月微微,小陪风清鸿雁飞;闻道玉门千万里,秋深何处寄寒衣。”湘兰用唐人的闺怨体诗,表达了她对王稚登的怀想与牵挂。

第三个场景是“慰王”。

这次赴京城编修国史,王稚登受到徐阶手下的文人的排挤,只做些杂活,无法伸展自己平生的志向,于是到了年末,他收拾行装,回到了家乡吴门。也许觉得脸上无光,王稚登返回江南后,没有主动同马湘兰联系,直到马湘兰得到王稚登失意而归的消息,才从南京赶往苏州,安慰他不要因为失意而消沉。他们畅叙心曲,谈艺作画,又赢得了往日的欢欣。就这样,一个在南京,一个在苏州,经常往来,鱼雁传书,竟达三十余年之久,他们演绎了一场超凡脱俗的旷世奇情。正是在马湘兰那种“时时对箫竹,夜夜集诗篇,深闺无个事,终日望归船”的期待与消磨中,三十年过去了,那是怎样的痴情?那是怎样的约定?他们自己也无法解答。可是在王稚登七十大寿的时候,五十六岁而且病弱的马湘兰再次来到苏州,那就是:

第四个场景“寿王”。

这是万历三十二年(甲辰秋),王稚登在家过七十寿诞,马湘兰盛服淡妆,亲自率能歌善舞的名妓十数人,来到王府飞絮园祝寿,这次祝寿活动竟持续了两个多月,成为轰动吴门的一件盛事。在寿席上,马湘兰不顾年迈,为稚登高歌一曲,歌词是:“举觞庆寿忆当年,无限深思岂待言。石上三生如有信,相期比翼共南天。”一曲歌罢,王稚登是老泪纵横,是感激涕零,还是悔恨当年?但马湘兰对王稚登的痴情,也有这一曲而成为绝响。

因为马湘兰这次从苏州返回金陵,就卧不起,几个月后,就带着她的痴情与梦想离开了人世,死后葬在今天白鹭洲公园附近的碧峰寺旁。

国色贻芳

又过了八年,因年老不想走动的王稚登,才得到湘兰去世的消息,尽管事隔八年,他仍是悲恸不已,写下了“多情未了身先死”这样的伤心愁绝的挽诗,并为马湘兰撰写了传记。据说,王稚登在临终前,还写了一首曲子,表达了那种“水云天淡,衡阳雁断,伤心徒自对钟山”的怅惘的心情。

清代著名文人汪中撰有《经旧苑吊马守真文》,对马湘兰“托身乐籍,少长风尘”表示了理解与同情,而对“天生此才”的她,更多赞美,其中包括湘兰留下的那些“秀气灵襟”的兰花图。《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在他的《楝亭集》中,记录他三次为《马湘兰画兰长卷》题诗。可以说,在马湘兰“梦中谁是画眉人”(湘兰诗句)的爱情惆怅与失落中,却成就了她的一代画名,使她成为中国古代为数不多的女画家,也是著名的画“兰”高手。她所画的国色天香,至今还流传人世间。据有关方面统计,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广东博物馆、苏州博物馆、日本东京博物馆和美国私人藏家,还保留有马湘兰的《墨兰图》、《兰竹图》、《兰石图》、《兰竹水仙图》等卷轴十余件,已是稀世珍品。在日本东京博物馆收藏的马湘兰《墨兰图》,已被日本人视为宝物,在这幅兰图上,湘兰有自题诗一首,前四句是“何处风来气似兰,帘前小立耐春寒;囊空难向街头买,自写幽香纸上看”,作者以兰花自比,表达了孤芳自赏的超脱与神韵。

马湘兰爱兰,种兰,画兰,创造了精美的兰画艺术,也成就了她的兰质芳名。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在《题所藏马湘兰画兰》诗中写道:“旧苑风流独擅场,土苴当日睨侯王,书生归舸真奇绝,载得金陵马四娘。”诗中对马湘兰人品的赞美和对其兰画的欣赏,也算是隔代“知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