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6月21日  

2010-06-21 13:0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淮八艳之六:董小宛(才艺双全董小宛)

清雅小宛

董小宛在八艳中不算最美的,但因生性清雅,才艺超群,为“一时之冠”,被称为秦淮乐籍中的奇女子,而在她短暂的二十多年的生命历程中,她所获得的美满而温馨的爱情生活,又是其他诸艳所不可企及的。

关于董小宛的身世,余怀的《板桥杂记》、冒襄的《影梅庵忆语》以及当时人的歌咏中,有较多的记述。她原名董白,字小宛,又字青莲,后以字行,本是明末南礼部的官方歌妓,后以艺名噪一时,成为秦淮八艳之一。

小宛为何自小就入籍为妓,有两种说法:一说她出身于苏州一富户,父亲开的“董家绣庄”在苏州城内小有名气,所以生意兴隆,财源滚滚。董父娶妻白氏,生下女儿,合两姓而名董白。小宛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琴棋书画,针线女红,样样精通,深得父母欢心。不料在她十三岁那年,父亲身染暴痢而亡,白氏不忍睹物思人,带着女儿离开苏州,在一个叫半塘的地方盖屋隐居,绣庄由店中伙计掌管。这时国事已坏,乱象四起,而店中伙计又从中捣鬼,不仅没有赢利,反而欠债累累,在绣庄破产,债务压身的情况下,白氏病倒了。无奈之下,小宛被人引荐,到南京秦淮河游舫上卖艺为生,走上烟花之路。后来她赚了一些钱回半塘为母亲治病,结果被债主围困,她无力应付,就将自己卖给半塘的妓院,极不情愿地过着青楼卖笑的日子。

另一种说法是,小宛是南曲歌妓陈大娘的亲生女儿,她的父亲董旻是有钱人家的清客。小宛自小就得到母亲的调教,七八岁时就能识字读书,操琴唱曲,据说当时艺人张卯官、苏昆生等都教过小宛,所以她到十三四岁,演唱昆曲、刺绣烹饪、食谱茶经,已是样样精通。到了十五岁,小宛开始了接客生涯。一时之间,她所居住的钓鱼巷成了王孙公子,骚客文人争相前往的地方。

但小宛生性好静,且气质孤傲,对一般俗客尽量谢绝,而对复社君子则善颜相待。吴伟业曾作诗十首歌咏董小宛,其中一首这样写道:“珍珠无价玉无瑕,小字贪看问妾家;寻到白堤呼出见,月明残雪映梅花。”尤其是诗的最后一句,“月明残雪映梅花”,极形象地展示了小宛冰清玉洁的风韵和虚静淡雅的性格。

钟情冒郎

小宛名“白”字“青莲”,与唐代的大诗人李白相同,也许仰慕李白而起的,而巧合在性格上,两人同有孤芳自傲的一面。在董小宛与她认为的雅士如吴伟业、钱谦益等交往的过程中,认识了慕名而来的冒公子,并一见钟情,以致委曲求全,终生不渝。

这冒公子就是冒襄,明末江苏如皋人,字辟疆,自号巢民,与侯方域、方以智、陈贞慧并称“四公子”。明亡后,隐居不仕,文才出众,著有《水绘园诗文集》、《影梅庵忆语》等。明清时期,如皋城里的冒家是世代仕宦,人才辈出,为当地望族。冒襄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加上聪慧过人,被称为“神童”。冒襄小时候不仅受祖父、父亲的教诲,还于十四岁时得到当时任南京礼部尚书的董其昌的指教,八十高龄的董其昌见到冒襄孩提时代的诗作,大加夸奖,认为不在唐代少年天才王勃之下,并期望他能“点缀盛明一代诗文之景运”。

冒襄在十六七岁时,参加了县试、府试、院试,名列前茅,于天启七年以第一名博士弟子员的身份,取得了乡试资格。而在崇祯三年、五年、九年、十二年,他多次参加在南京国子监举行的乡试,结果因多种原因而落第。也正是崇祯十二年秋天的乡试期间,冒襄趁机来到秦淮河边,拜望小宛,谁知不巧,小宛因拒绝皇族朱统锐的纠缠,受到迫害,逃亡苏州。于是时隔不久,冒襄就赶往苏州,知道小宛在半塘,前往相会,不料小宛又陪客人游太湖去了。待到冒襄打算离开苏州的时候,得知小宛回到来的消息,他立即赶去,终于与小宛初次相会于半塘。

对冒、董初次相会,吴伟业诗中有“残酒未醒惊睡起,曲栏无语笑凝眸”的描写,这与冒襄在《影梅庵忆语》中所记的情景相似,可见他们初会时,小宛醉酒方归,而两人相对“无语”,却已相互欣赏,中意中情。这之后两年间冒襄两度过苏州会见小宛,都没遇上,而在崇祯十四年正月,他却见到了陈圆圆,在小游船上互诉衷情,订下了婚约。到了第二年,冒襄来找陈圆圆时,圆圆已被田弘遇掠走,却意外见到了惊魂未定的小宛。

当时,董小宛正因田弘江南抢掠美女而惊吓得病,冒襄前去探望,并告诉小宛,他就是三年前在她“残酒未醒”时来的冒公子。小宛想起当年的情景,想到目前的处境,情意绵绵地拉着冒襄的手,决心以身相许。冒襄虽口头允诺了两人的婚约,可小宛能不能如愿以偿呢?

好事多磨

冒襄在与小宛定下口头婚约的第二天,就要告别离去,准备来年的科举考试。小宛登船相送,两人一路游历长江两岸风光,但因南京秋试的日期临近,冒襄坚决要小宛先回苏州,等他乡试后再谈婚论嫁。

且不说冒襄考试的情况,这小宛一旦铁心嫁冒襄,回到苏州,就闭门谢客,茹素持斋,痴痴等待冒郎早日前来迎娶。一些地方富豪无赖逼她出来应酬酒宴,被小宛拒绝,却引来了更多的侮辱谩骂。为求得清静,小宛不仅旧债堆积,又借贷新债以贿赂这些无赖。到了这年八月,小宛已感到苏州已经无法生存,就带一婢女乘船往南京寻找冒襄,结果途中遇到强盗,躲藏在芦苇丛中,饿了三天。这时冒襄参加过乡试,正等待发榜,小宛再乘船寻找冒襄,又逢上大风雨,遇险燕子矶。等见到冒襄时,冒襄仅中了个副榜,又急着从南京赶回如皋见父亲,小宛要求伴随返回如皋,却被冒襄拒绝。这样,小宛历尽辛苦,换来的仍是回到她视若深渊的苏州半塘。

为什么冒襄如此绝情?他后来在《影梅庵忆语》反省自己,有三次对不起董小宛:

一次就是小宛伴他从苏州到南京,过阳羡,游金山,舟行二十七日,当小宛指江发誓:“妾此身如江水东下,断不复返吴门!”冒襄却变脸拒绝,其理由是小宛苏州债务太多,小宛痛哭而别。

二次是冒襄金陵秋试后,应践小宛之约,可是他以养亲为理由,随父亲到达峦江,不愿见小宛。而小宛风餐露宿,一路追赶,几经危险,但见面后冒襄仍告她先回苏州,了却债务再谈婚嫁之事。小宛再次痛哭而别。

三次是小宛嫁冒襄后,夫妻和谐,家事和睦,而甲申之变,冒家仓促逃难,冒襄竟嫌拖累,要把小宛托付一位友人照管,幸亏他的父母不忍割弃小宛,才得以留下。这第三次负情,已是他们婚后的事情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冒、董又是如何结合的呢?

 

终成眷属

冒襄两次负情小宛,表现出他的怯懦与自私,而小宛则嫁意已决,不屈不挠。有一天,冒襄去镇江探友,适逢福建人刘大行从北京到镇江,于是他与刘履丁及一位陈姓将军为刘接风,正好董小宛的一位仆人来,告知小宛因不肯脱去当时与冒襄分别时的单衣,深秋季节,仍穿夏装,并言宁愿冻死殉情。这使在场的刘履丁、刘大行、陈将军都非常感动,他们一面责怪冒襄负情,一面积极筹款为小宛还债,结果与债主协商失败,冒襄又独自返回如皋。正在小宛独自撑持,孤立无助时,钱谦益偕同柳如是来到苏州半塘,在柳如是的恳请下,钱谦益出资,三天内了却了小宛的债务,并通过自己的学生,为小宛除掉了乐籍上的名字。

而早在崇祯二年,冒襄已与中书舍人苏文韩的二女儿苏元芳结婚,苏夫人端庄娴雅,对小宛的遭遇及才华有所了解,加上冒襄的父母也都同情小宛,于是就同意了这门亲事。小宛终于以自由身被冒襄纳为妾。

他们婚后,住在如皋城东北的水绘园。园中有枕烟亭、寒碧堂、湘中阁、碧落庐等景致,他们共处之处,起名“影梅庵”,在这里,留下了这对伉俪的相随如影的身姿与美好的回忆。

小宛精于茶道,他们常在园中夜品新茗,其乐融融。有年秋天,海棠花开,冒襄酒后微醺,看见小宛用文火小鼎,沥水烹茶,并噘起小嘴,吹得茶鼎中一片片蟹目鱼鳞。冒襄想起左思《娇女诗》中“吹嘘对鼎镉”,就说给小宛听,于是两人相视而笑。小宛擅长研制香丸,沉香最为安静,点燃时以不见烟为佳,冒襄在《影梅庵忆语》曾记述他们品香的一段往事:“历半夜,一香凝然,不焦不竭,郁勃氤氲……静参鼻观,忆年来共恋此味此境,恒打晓钟,尚未着枕……我两人如在蕊珠众香深处,今人与香气俱散矣,安得返魂一粒,起于幽房扃室中也。”凄凉的回忆,正映衬出当时的美好情境。

小宛虽然不擅长作诗填词,但因丈夫有唐诗的癖好,所以也就钟情于诗词写作与鉴赏,每读诗常有“慧解”,得到冒襄的赞许。她曾抄录书中有关闺阁女子之事,编成《奁艳》一书;又习帖临字,书法工秀,名扬遐迩。

在水绘园中,仲夏之夜,小宛喜欢扑流萤,玩夜月,她说:白昼人气昏浊,而夜月气静。所以每每“午夜归阁,仍推窗延月于枕簟间,月去复卷幔倚窗而望”,冰清玉洁,痴情至此。可以说,在秦淮八艳中,婚后过上了一段如此清雅温馨,诗酒自娱生活的,惟有董小宛。

贤良淑德

妓女从良,以娇嗔邀获欢心者甚多,而以贤良淑德赢得全家族人尊敬,却很难得,董小宛的特别之处,正在她的克己持家而表现出的贤良淑德的品质。

董小宛嫁到冒家后,她以贤德与机敏,善解人意,克己为人,在人们眼中,几乎成了一个“完人”。她侍奉公婆,是至顺至孝;她体贴丈夫,是无微不至;她恭奉夫人,是敬爱柔顺;她对待佣人,也是宽厚仁慈。

在家中,她有时充当的是知识女性的工作。比如冒襄教育与苏夫人所生的两男一女,常常焦虑急躁,采用武力,效果很差,而小宛视孩子为己出,她性格温和,知识丰富,所以循循善诱,成了一位免费的家庭女教师,孩子与她感情十分融洽,成绩也非常明显。

她有时又充当杂佣的工作,但由于她的聪慧,使这些杂活也被提升到一个极高的境界。比如家中饮食,常由小宛操持,她精心研究,做出来的菜被称为“董菜”,烧出来的肉被称为“董肉”,研制的酥糖,被称为“董糖”,至今流传市场,家喻户晓。所以有的“烹饪史”著作,将董小宛列入中国古代的“十大名厨”之一。

乱世出坚贞,患难见真情。小宛的淑德在冒府遭难时更加突出地体现。

一是“逃难”。甲申之变后,江南富庶之地成了清兵杀戮的战场,冒家老少从江苏如皋逃往浙江盐官(今海宁县)避难。当时冒襄怕小宛身体虚弱,成全家逃难的累赘,所以要把她托付朋友照管,结果因公婆舍不得弃小宛而不顾,决定带她一起走。逃难途中,历尽艰辛,吴伟业《题冒襄名姬董白小像》就有“乱梳云鬓下妆楼,尽室苍黄过渡头”的诗句,可见当时的苍黄与狼狈。可是小宛在逃亡途中,临危不惧,照顾家人,先将自己的衣物抛弃,以减轻负担。在马鞍山,冒家与清兵遭遇,仆婢被杀遭杀掠达二十余人,乘余人匍匐草丛荒野之中,才幸免于难。

二是“侍病”。逃难归来,家中清苦,小宛一手操持,艰难度日,却能维持生计。而冒襄经不住这次打击,病倒在床。在五个月的大病中,冒襄发寒,小宛就用体温为他暖身;他发热,小宛就为他擦洗减热,正是小宛的温柔照应,冒襄终于久病痊愈。顺治五年的“七夕”,小宛仿照天上的流霞制作一对金钏,她叫冒襄写上“乞巧”和“覆祥”的字样,刻在上面;第二年“七夕”,金钏断裂,他们又做了一对,镌上了“比翼”、“连理”四字,这也许是他们最后的“情物”了。

因为到了顺治八年(1651年)的正月初二,过度操劳的董小宛恋恋不舍地闭上了她的眼睛。在她二十八年的生命中,在冒家度过了整整九年的光阴。冒襄在为怀念小宛而写的《影梅庵忆语》中,说自己一生清福都在这九年中享完了,这是他的心声,也是两人爱情的见证。

董妃之谜

小宛病逝,是一种说法,而另一种传说更为离奇,那就是小宛被掠入京,成了顺治帝的皇妃,这关系到清初四大疑案之一的“顺治出家”,也就是“董鄂妃”之谜。

据清代正史记载,董鄂妃是大臣鄂硕的女儿,出身于满洲世族之家,比顺治帝小一岁,十八岁选入宫,晋升为皇贵妃,深得顺治喜爱。顺治十四年,董鄂妃生下皇四子,顺治欲立为太子,可是不满百日,皇子就夭折了。董鄂妃因伤心过度,一病不起,于顺治十七年八月病逝,后被追封为“孝献皇后”。四个多月后,顺治帝也因天花病逝。

这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如何又被神秘化,与董小宛结合起来,传说小宛就是鄂妃,这极大的增加了小宛的知名度。追寻其因,有两条线索:

一是冒襄的一个离奇的梦。据《影梅庵忆语》自叙,冒襄一夜梦见他回家,不见小宛,急问夫人小宛何在?夫人不答,只在落泪,冒襄在梦中大呼“岂死耶”?结果是“一恸而醒”。醒来后他将梦中事告诉小宛,小宛也惊讶地说:奇怪,我这夜也梦见被强人抢走,“匿之幸脱”。结合当时朝廷派人到南方“抢秀”的背景,特别是陈圆圆就是被田弘遇掳掠入京的史实,人们就推测这梦是有依据的。

二是吴伟业的诗。吴伟业与冒襄、小宛都极为熟悉,他曾作《题冒辟疆名姬董白小像》中有“欲吊薛涛怜梦断,墓门深更阻侯门”诗句,特别是后一句,借用唐代崔郊诗“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的意思,说明小宛确有“入宫”之事。再加上吴氏的另外两首诗中有“可怜千里草,萎落无颜色”(《清凉山礼佛》)、“掌上珊瑚怜不得,却教移作上阳花”(《古意》),人们又予以推测,所谓“千里草”指的就是“董”字,而“上阳花”更是宫中之事,这也是暗指小宛被掳入宫为妃之事。

为了肃清影响,清史学家孟森专门作《董小宛考》,认为如果说顺治八年小宛被掳入宫,那年她已二十八岁,而顺治才十四岁。所以他的结论是小宛即董鄂妃,死后顺治为她出家,都是无稽之谈。

尽管有学者的考证,人们还是通过戏曲剧本和小说情节在解读着董小宛即董鄂妃的故事,这是在演绎着一个传奇,和那扑朔迷离的爱情……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