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6月18日  

2010-06-18 13:1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淮八艳之五:寇白门(女侠谁知寇白门)

寇家女侠

获得八艳中柳如是芳心的诗人钱谦益,写有《金陵杂题》诗多首,其中一首是:“寇家姊妹总芳菲,十八年来花信迷,今日秦淮恐相值,防他红泪一沾衣。丛残红粉念君恩,女侠谁知寇白门。黄土盖棺心未死,香丸一缕是芳魂。”诗中所讲的“寇家”,就是明末住秦淮河畔钞库街的寇氏一门佳丽,而众佳丽中,那一缕芳魂,指的就是八艳之一的寇白门。

寇白门,原名寇湄,字白门,因“女侠谁知寇白门”诗句的传播,人们多以字称呼她,对其原名,反而不太知道了。其实,寇湄之“湄”,指水岸边,取《诗经·秦风·蒹葭》“所谓伊人,在水之湄”的意思;而“白门”,原为南京的西门,后代指金陵,例如唐代诗人李白《金陵酒肆留别》说“白门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这样,我们看寇白门的名与字,恰恰是金陵水边的一佳人。对她的长相,余怀在《板桥杂记》中说,寇家众姊妹中,白门是“娟娟静美,跌宕风流”,可知她虽不及陈圆圆与顾横波那样娇艳,也不及她们的诗才,但她也清丽淡静,风采动人,加上“能度曲,善画兰”,可以说能兼擅歌唱与绘画技艺,所以在秦淮河边,也是闻名遐迩的。

在八艳中,寇白门最突出的表现是“侠义”,她行侠仗义,贯穿了她的一生。

寇白门与秦淮名妓李十娘非常要好,在寇白门少入娼门时,李十娘正是当红歌妓。李十娘,名湘真,字雪衣,后易名“贞美”。并刻了一方印章“李十贞美之印”。据余怀《板桥杂记》所说,是他对李十娘戏谑地说:“美则有之,贞则未必。”结果引起李十娘大哭一场。

同样的事情,民间还有另一种传说。说的是有位秦秀才,邀了一班朋友到李十娘家摆酒娱乐,李十娘作为主人,自然殷勤待客,到了夜深人静,客人已是酒足饭饱,十娘为了凑兴,取出这方刻有“李贞美”字样牛角小印,请诸君鉴赏。这秦公子顺手取来一看,上面篆刻着“李贞美”三个朱文字,就笑着说:十娘美是很美,这“贞”字是谈不上吧。“贞”有坚贞、贞洁之义,秦公子所说,显然指歌妓以卖笑为生,谈不上贞洁。而在古代,一些女子沦落风尘,出于无奈,所以对自己的生存方式是忌讳人说的,尤其是一些文采技艺出众的歌妓,更崇尚清雅,她们交结风流雅士,谢绝俗客,因此极重“贞”字,如李香君的养母也取名“李贞丽”。

这秦公子酒后失言,触动了李十娘的隐痛,客散人去,十娘与寇白门抱头痛哭。而秦公子也觉得说错了话,装作醉酒的样子,掏出手帕擦嘴,不小心一枚小钱由手帕带出,落在地上,这秦公子慌忙弯腰捡起,这个小动作被寇白门看在眼里。时隔一年,秦公子科举高中,又设宴秦淮,寇白门也在座。歌舞间,秦公子见寇白门向他走来,以为要赏钱,就给了二十两银子。谁知寇白门当众人面说,这二十两与秦公子去年在地上捡起的一枚小钱差不多吧,你秦公子现已高中进士,以后要做官,如此恋钱贪钱,恐怕也不是百姓的福份。这下当众出丑,把秦公子弄得十分尴尬。而寇白门就是为李十娘报那一字之仇。

而“贞”和“侠”,正能体现寇白门的个性特征。

一段情缘

关于寇白门的生事,只有余怀的《板桥杂记》、陈维崧的《妇人集》略有记载,其它都出自民间传说。在寇白门嫁给保国公朱国弼之前,据说曾与复社文人吴应箕有段情缘。

吴应箕,字次尾,号楼山,明末文学家与政治家,曾与侯方域等百余人写《留都防乱公揭》,以揭露阮大铖等人误国卖国的行为。由于他忠贞爱国,深孚众望,被士林推为“复社”领袖人物。清顺治二年(1645年),清兵南下,扬州失守,南明弘光朝廷垮台,吴应箕与散兵败退家乡安徽池州山中,继续抗清,兵败被杀,享年五十二岁。

正是这位英雄,据说在南京期间,结识了才女寇白门,有着一段情缘。

当时秦淮诸艳,多重人品与气节,对明末东林党人、复社君子尤为钟情,比如柳如是与钱谦益,董小宛与冒辟疆,李香君与侯方域等,所以众人见寇白门与吴应箕有情意,于是就从中撮合。这也演绎了一场“盒子会”的故事。

所谓“盒子会”,就是当时盛行于秦淮风月场的一种交友方式。每逢节日,诸姐妹相见,各带一盒子,里面或装珍稀物品,或装时鲜水果,或装美味佳肴。在会上,姐妹们歌舞管弦,切磋技艺,一般男子不许上楼,如果中意那位女子,就抛礼物上楼,若女子也中意,就抛水果下楼。这天,吴应箕应邀前来,众姐妹一方面要展示寇白门的才艺,一方面要考考吴应箕的心意,于是由卞玉京做“令官”,出酒令考吴、寇二人。

卞玉京出的第一道题是:什么东西最肥,什么东西最瘦?

吴应箕答案是:肥不过绵羊尾,瘦不过螃蟹腿。

寇白门答案是:肥不过春雨,瘦不过枯霜。

卞玉京出的第二道题是:什么东西最高,什么东西最深?

吴应箕答案是:高不过泰山,深不过大海。

寇白门答案是:高不过人心,深不过学问。

卞玉京出的第三道题是:什么东西最贵,什么东西最贱?

吴应箕答案是:贵不过黄金,贱不过粪土。

寇白门答案是:贵不过光阴,贱不过误人子弟的教化文章。

卞玉京出的第四道题是:什么东西最甜,什么东西最苦?

吴应箕答案是:甜不过蜂蜜,苦不过黄连。

寇白门答案是:甜不过夫唱妇随,苦不过痴男怨女。

这四问四答,寇白门都是另辟蹊径,出人意外,在才华上胜对方一筹,所以赢得众人喝彩。这件事虽然没有历史依据,但寇、吴有一段未成连理的情缘,是非常可能的。

金陵夜婚

寇白门终于嫁给了当时赫赫有名的保国公朱国弼,演绎了一场美女与英雄、名妓与王公的爱情剧,尤其是那场风光的婚礼景象,成了当时古老的金陵城街谈巷议的传奇。

大约是崇祯十五年的暮春,朱国弼在随从的簇拥下第一次来到钞库街的寇家,见到了寇白门。一种说法是他们一见钟情,朱国弼看寇白门才华出众,寇白门看到这位在国势衰危时护国有功的王公大人,自然是她心目中的英雄,特别是她的侠骨柔情,更适合于这种偶遇的传奇。另一种说法是他们经过几次交往,彼此印象良好,寇白门非常欣赏朱国弼那种温敦有礼的贵族气质,所以朱国弼提出婚娶之事,她就欣然答应了。

朱国弼虽然是纳白门为妾,但他却要办正式的婚娶仪式。根据当时南京的风俗,青楼女子从良婚嫁,迎亲仪式必须在夜间举行,因为见不得“天日”,显然是对妓女从良的一种歧视。这朱国弼既要遵守习俗,又要让寇白门风光排场,他用重彩八抬大轿,并派五千名手执“喜”字灯笼的兵士,从武定门经钞库街寇家,再到位于内桥的朱府,迎娶白门,一路火烛,一路唢呐,夜空通明,震天价响,盛况空前。这场惊艳的婚礼虽然给当时的秦淮姐妹带来了震憾,也让寇白门感动了一生,可是这场婚姻的结果又如何呢?

 

保国其人

朱国弼是明代最后一位保国公。在明代,保国公是封同姓宗族的封号,以褒奖其护国的功劳,朱国弼是明室宗族,所以才得此封号。

关于朱国弼的情况,根据《明史》的一些片断记载,知道他在明末天启、崇祯两朝并不得势。在明熹宗天启年间,御史杨涟弹劾魏忠贤,当时朱国弼并不是保国公,仅以宗族的身份表示支持杨涟,结果触怒了魏忠贤,被“停其岁禄”。崇祯时,温体仁当政,朱国弼又上疏弹劾温体仁,引起了崇祯皇帝的不满,又被“停禄”。直到甲申之变后,他到了南京,与马士英、阮大铖共同辅佐福王建立南明王朝,才被进封为“保国公”的。

从上述史料来看,他的人品是有问题的。他开始是赞成弹劾魏忠贤的,并受到了停发“工资”的处分,后来到南京后,又与魏忠贤的旧党余孽阮大铖等“同气”(勾结),谋得了弘光小朝廷的保国公的尊位,也可见其惟利是图。寇白门嫁给他,本以后嫁得了如意郎中,可是婚后不久,就发现朱国弼本质是个花花太岁,他迎娶寇白门如其说是感情,不如说更多地是占有,所以很快朱国弼又另有他欢,寇白门自嫁入朱府,就决定了她爱恨纠缠的婚姻悲剧。由于史料欠缺,对他们婚后的情况,传说甚多。但从朱国弼降清后的作为,以及对寇白门的态度,可以看出他的人品低劣和行为龌龊的一面。

据余怀《板桥杂记》说:“甲申三月,京师陷,保国公生降,家口没入官。”这句比较含糊不清的话,容易引起误解,就是认为京城陷落时朱国弼被“生降”,其实他是在南京被清兵占领后,立即投降,并被押解到北京去的。

在这“降清”的在事变中,朱国弼与寇白门的态度与作法又是怎样的呢?

情断义存

朱国弼投降后,为了活命,打算卖掉家里的歌姬婢女当然包括寇白门,以救赎性命。对他的这种做法,寇白门是伤心欲绝,痛心朱国弼的寡情薄义,但她仍然感念这段情缘,以及当时朱国弼不顾时俗白眼而举行的婚娶大礼,她做出了“救赎”朱国弼的决定。

她对朱国弼说:你把我卖掉,至多挣得数百金,如果让我回到南方,一个月内就能挣得“千金”,我用这些钱来报答你的恩情,为你赎身。寇白门说到做到,所谓“匹马短衣”,仅带一个侍女回到金陵,不久就挣得两万两银子,为朱国弼赎身,使他重获自由。

寇白门这种疏财侠义的行为,使我们联想到明代冯梦龙笔下“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杜十娘作为青楼女子,与公子李甲情投意合,自赎其身,共谋百年好合。谁知李公子却因礼教、财物等原因,竟背弃初衷,将十娘卖给孙富,令十娘情断义绝,怒沉所带价值连城的百宝之箱,投水自尽。相比之下,朱国弼身居高位,既丧失气节降清,又不顾当日情义,要变卖白门以求苟活,充分显示出虚伪的嘴脸;而寇白门则“以德报怨”,在认识朱国弼丑恶嘴脸后仍能不忘旧恩故情,牺牲自己,而为对方赎身,如此侠义,出于秦淮歌妓,与当时诸多诸多达官显宦的行为相比,确实可圈可点。

冯梦龙在杜十娘故事后写有诗一首,后两句是“若将情字能参透,唤作风流也不惭”。这寇白门的行为,不仅参透了“情”字,还参透了一个“义”字。所以她在演出了这场精彩的“赎朱”事情之后,又演绎了一场“拒朱”的快人心目的剧情。

在秦淮姊妹的帮助下,寇白门用银子救赎朱国弼,使他被释放。这下朱国弼看到了寇白门的神通广大,就想“鸳梦重温”,重修旧好。而寇白门却严词拒绝了朱国弼的要求。她说:为报答当年你为我赎身脱籍,我为你赎身而重获自由,两相抵消,互不亏欠了。其实,在这表面的交易之后,寇白门因在患难中看清了朱国弼的卑劣行为,是在品德上,在爱情上,坚决地拒绝了对方,这也是她一以贯之的“侠义”的表现。

凄凉残梦

寇白门重返青楼后,“筑园亭,结宾客”,被称为“女侠”。在秦淮八艳中,最具侠肝义胆的是寇白门,可是结局最为凄凉也是她。

因为古代歌妓,特别文化修养较高的歌妓,都想嫁得如意郎君,有个归宿。人说“男怕选错行,女怕选错郎”,寇白门选择朱国弼,起初以为嫁得“金龟婿”,结果还是“选错了郎”,给她一生造成了永远无法抚平的伤害。所以她回到秦淮后,整天与文人骚客相往来,以消磨时光,每“酒酣耳热”之际,则“或歌或哭”,常常哀叹“美人迟暮”,“红豆飘零”(余怀《板桥杂记》),那种时光流逝,青春不再的愁苦,紧紧缠绕着这个女侠的心灵。

在这期间,寇白门也试图改变生活方式,过着常人般的日子。于是她嫁给了扬州的一个孝廉,但因生活的很不得志,不久她又返回金陵,过着笙歌诗酒的生活。这时她也已是徐娘半老,以残存的风韵,往来于诸多少年之间。她最后的情感归宿,是位叫“韩生”的人。

这韩生是与她交往的“诸少年”中的一位,是与寇白门比较亲近的相好。据余怀的记述,寇白门晚年常感到年华不再,美貌消逝,所以特别注意别人对她的态度。在一次的病中,她邀韩生前来,想到昔日之情,她不免悲从中来,“绸缪悲泣”良久,并留韩生同寝。韩生借故要走,她执韩生之手不忍放。谁料到夜间韩生并没有走,而是和她年轻的婢女嘻闹异常,这下激怒了从来就不愿屈服的寇白门,她一边撑着病体用竹棍打婢女数十下,还怒骂韩生是负心的禽兽。这一暴怒,使她的病情恶化,不久,一代女侠就“魂消香断”于秦淮之畔。

寇白门的死没有什么壮烈,她的晚境也显得凄凉而可怜,可是她刚烈的性格和侠义的行为,却更能向世人控诉着那险恶世道的不公,诉说着秦淮歌妓在繁华背后的凄美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