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5月9日  

2010-05-09 23:4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苞文品读之七

 

书韩退之《平淮西碑》后

 

碑记、墓志之有铭,犹史有赞论,义法创自太史公,其指意辞事,必取之本文之外。班史以下,有括终始事迹以为赞论者,则于本文为复矣。此意惟韩子识之,故其铭辞未有义具于碑志者。或体制所宜,事有覆举,则必以补本文之间缺。如此篇兵谋战功详于序,而既平后情事,则以铭出之,其大指然也。前幅盖隐括序文,然序述比数世乱,而铭原乱之所生;序言官怠,而铭兼民困;序载战降之数,铭具出兵之数;序标洄曲、文城收功之由,而铭备时曲、陵云、邵陵、郾城、新城比胜之迹。至于师道之刺,元衡之伤,兵顿于久屯,相度之后至,皆前序所未及也。欧阳公号为入韩子之奥窔,而以此类裁之,颇有不尽合者。介甫近之矣,而气象则过隘。

夫秦、周以前,学者未尝言文,而文之义法无一之不备焉。唐、宋以后,步趋绳尺,犹不能无过差。东乡艾氏乃谓文之法,至宋而始备,所谓“强不知以为知”者耶?

【品评】

此文撰写年代不详,可谓读韩愈文的一篇札记。方苞论文,自太史公后,最重韩文,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古文“义法”创自太史公,至韩愈而大备。《平淮西碑》是韩文中的名篇之一,方苞通过阅读这篇文章,深刻地揭示了“义法”与“文体”的关系,特别是“序”、“铭”的文法在韩文中的高超运用。

文章先明主旨,韩愈所写碑文用“铭”,承太史公之法,关键在“其指意辞事必取之本文之外”,也就是我们常说《史记》的“详此略彼”原则。为了突出主题,作者垫起一笔,以班固《汉书》为例,用其赞论重复史传本文,说明后世义法不传,而“此意惟韩子识之”一语,笔势骤转,直逼题义,为下文拓开空间。于是作者由抽象的义理转向具体作品分析,也是先明大旨,就是此碑文中“兵谋战功详于序,而既平后情事,则以铭出之”。继而用对扇句分排序列如“序述比数世乱,而铭原乱之所生”等四方面的不同,说明韩文中“序”与“铭”的错综功用。接着旁涉欧阳修与王安石为文,一得韩文“奥窔”而有“不尽合者”,一文法近似,而“气象则过隘”,以此凸现韩文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文的收束,以批驳艾南英文法“至宋而始备”的说法作结,仍是烘托主旨,以“反”明“正”,再次强化了作者的“义法”理论。

有关韩愈这篇《平淮西碑》,论析甚多,然于其思想内容或情节描写,如李愬风雪突袭吴元济老巢一幕,颇多关注;而方苞此文,全从“义法”着眼,既井井有条,又曲尽其意,有迥出恒蹊之妙。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