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5月8日  

2010-05-08 12:1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苞文品读之六

 

书《史记·六国年表序》后

 

篇中皆用秦事为经纬,以诸侯史记及周室所藏,尽灭于秦火,所表见六国时事,皆得之秦记也。独举三晋、田齐,以是《表》踵《春秋》之后,燕、楚旧国,事具《春秋》,且乱臣窃国,宴然不讨,而中原尽为所据,此世变之极,天下所以竞于谋诈,而弃德义如遗迹也。

秦之德义,无足比数,而卒并天下,乃前古所未有。故求其说而不得者,或本以地形,或归诸天助,又或以物所成孰之方,宜收功实,而不知秦之得意,盖因乎世变。是何也?以谋诈遇德义,则民之归仁,沛然谁能御之;以谋诈驭谋诈,则秦之权变,非六国所能敌,其成功非幸,此所谓世变之异也。世变异,则治法随之,故汉之兴多沿秦法。

昔三代受命,相继相因,孔子推之,以为百世可知。秦始变古,而《传》乃曰“法后王”,何也?孔子之所谓因者,礼也;天不变,道亦不变。迁之所谓法者,政也;政必逐乎情与势而迁。“近己而俗变相类,论卑而易行”,乃情之不谋而同,势之往而不反者也。故迁之言,亦圣人所不易也。其诮学者以不道秦事为耳食,盖深感世变,而诡其辞以志痛与!

【品评】

此篇撰写时间不详,据刘季高校点《方苞集》附录二《文目编年》,将其读《史记》诸文归于作者三十至五十岁之间。

方苞读史,最重《史记》,而其论史,也以读《史记》诸篇最具匠心。该文是有关《六国年表序》的读后感,文简意赅,重点突出,其中三大焦点,充分显示了作者的史识。第一,文章首先明确太史公谈六国用“秦事”,源于周室所藏史籍,尽毁于秦火,所以“秦记”为其蓝本,厘清文原,为下设问题拓开了讨论空间。第二,作者不就六国而论六国,却以质疑秦废“德义”而何能“卒并天下”以设论,究其要因,在“世变”二字,这也是方氏此篇的“文眼”所在。而围绕“世变”这一主旨,作者所发感慨“以诈谋遇德义,则民之归仁”,“以诈谋驭诈谋,则秦之权变,非六国所能敌”,也成了全篇中的警句。第三,作者由此再宕开一笔,历数三代受命与秦汉为政,提出了“变”与“不变”的历史观。对此,作者不流于泛泛而谈,而是一语破的,认为孔子论三代相因而不变,在于“礼道”,而太史公所论之“世变”,在于“政法”,因为“政必逐乎情与势而迁”,所以变或不变,皆至理明言。司马迁论六国之兴衰,曾引发历代文人的咏叹,苏洵作《六国论》垂名千古,而读方苞此文,简笔深思,义理明辨,亦堪称读史佳作。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