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5月5日  

2010-05-05 19:1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苞文品读之四:

 

廌青山人诗序

 

苞童时,侍先君子与钱饮光、杜于皇诸先生,以诗相唱和,慕其铿锵,欲窃效焉。先君子戒曰:“毋以为也!是虽小道,然其本于性质,别于遭遇,而达以学诵者,非尽志以终世,不能企其成,及其成也,则高下浅深纯驳,各肖其人,而不可以相易;岂惟陶、谢、李、杜峣然于古昔者哉!即吾所及见宗老涂山及钱、杜诸公,千里之外,或口诵其诗,而可知作者必某也。外此,则此人之诗,可以为彼,以遍于人人,虽合堂同席,分韵联句,掩其姓字,即不辨其谁何,漫为不知何人之诗,而耗少壮有用之心力,非躬自薄乎?”

苞用是遂绝意于诗,而自餬口四方,历吴、越、齐、鲁以至都下,海内以诗自鸣者多聚焉。就其能者,或偏得古人之气韵,苦橅其格调,视众人亦若有异焉,然杂置其伦辈中,亦莫辨为谁何。其门户可别者,仅两三人。至晚岁乃得廌青。廌青,山人也。余往来京师四十余年,未有道其诗与名字者。盖余方混混尘俗中,所见多衣冠驰骛之士,而廌青匿迹于穷山,其声光自莫由而达也。

乾隆二年杪冬,余自武英殿出居西华门隅,子侄辈多称东村石君之诗。东村以诗投,果萧洒无世俗人语,遂因东村以得廌青。其后廌青以诗来,不待终篇,而知非他人作也。又二年,或锓其诗于版,乞言于余。东村之门人闻之,亦刻其山居诗二十首。东村一旦悉焚平生所作,誓不更为,而谋去家以从廌青于山中。噫!廌青,非山人也,其家世勋旧,方圣祖仁皇帝西征泽旺,尝自请赴绝塞开垦,以给屯军;在军中逾年,莫有知者,遂归,绝人事,闭关于盘山;盖天实限以诗人之遭遇,而使之尽志于斯术也。

东村齿未艾,其子仕进方得路,而欲从廌青于山中,且焚诗而不为,与先君子所以戒苞者,似有合焉,其志可量也哉!

【品评】

此篇作于乾隆四年(1739),是方苞受诗人李锴请托为其诗集所作的序文。这一年,作者七十二岁,也是他的多事之年:年初仍充经史馆总裁,重刊《十三经》、《廿二史》;四月,《四书制艺选》成,奉表以进,命颁行天下,标名《钦定四书文》;五月,庶吉士散馆,方苞补请后到者参加考试,被人弹劾有私情,遂罢职。

这篇文章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方苞为什么专力于古文,而不擅为诗,根源在自己“绝意于诗”。而他绝意不为诗,又是受其父亲方逸巢的影响,其中有四大要点:一是诗为“小道”,不必耗费太多精力;二是诗必“本于性质”,非人力可强为;三是诗“非尽志以终世”而不能有所成;四是最重要的,就是诗必“各肖其人”,绝非人云亦云,仅擅声律辞章而已。遵循父亲的教诲,方苞虽不善为诗,而于诗的“得失则颇能别”(方苞《乔紫渊诗序》),其论诗,也颇有见地。如说“诗之用,主于吟咏性情,而其效足以厚人伦、美教化”(《徐司空诗集序》),主张诗要发于性情之正。而在本文中,方苞所说自己“历吴、越、齐、鲁以至都下”,海内诗家“或偏得古人之气韵,……然杂置其伦辈中,亦莫辨为谁何”,所以“其门户可别者,仅两三人”,他的这一“门户可别”的思想,正与其父“各肖其人”的观点相合,也是其后袁枚论诗“著我”风格的先声。也正因为方苞在文中树立起的诗歌艺术高标,以及自己绝意不为诗的低调,起了一种渲染烘托的作用,强化了作者对“廌青山人”诗创作的赞许。这种没有正面评价的评价,恰是该文采用旁渲外溢之法达到的艺术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13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