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2:4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姚鼐文品读之十

复刘明东书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师令君差至,得寄书并诗,欣慰!欣慰!以贤主人为依归,可谓得所矣。处幕中以谦慎韬晦为要,自与默默用功不相碍也。

见赠五言排律,句格颇雄,此是长进处;但于杜公排律布置局格,开阖起伏、变化而整齐处,未有得也。大约横空而来,意尽而止,而千形万态,随处溢出,此他人诗中所无有,惟韩文时有之,与子美诗同耳。李玉溪、白太傅及朱竹垞,皆刻意作排律之人,而不得此妙,吾岂敢便以责之明东哉?然作诗,心之所向,必须在此,否则止是常境耳。

又明东所用故事,都不精切,止是随手填入。姑摘其一联:志公谓徐陵天上石麒麟,岂可易石为玉?又陵官非学士,学士唐乃有此官耳。公孙弘与陵,于鄙人绝不似。止十字中,而病痛已四五矣。

前所论在诗境大处,勤心深求,忽然悟入;或半年便得,或一年乃得,又或终身不得。后所论在诗律细处,精意读书,可以必得,然非数年之深功不能。前所论文章之虚,故可速而不可必。后所论乃学问之实,故可必而不能速。如近时顾亭林,非有得于诗家之妙,而其故事,却精切之至。渠是学问人,故能于此见□□□。□□俱能功到,方是卓然成家之作。二者得一,亦可谓佳,但非其至。二无一得,便是今日草头名士之诗,吾恐明东陷入其中,故须为详言之耳。

吾于下一月必回家去,料明东岁末亦必归家,必过城中,得一晤也。渐寒,珍重千万!

 

【品评】

此文具体撰写时间不详,根据刘开师从姚鼐及其年岁推算,当作于作者晚年主讲钟山书院时期。这是封回复乡梓后辈、故旧门生的信函,其俨然师者之教诲、蔼然长者之风范、关爱后辈之情怀,回肠荡气,充溢其间。

文章以论诗为主,先夸奖刘开的五言排律“句格颇雄”,紧接以“杜诗”为高标,从“大者”与“细处”两方面展开议论。所谓“大者”,就是杜甫排律的“开阖起伏”、“变化整齐”、“横空而来”、“随处溢出”的手法与境界,对此只有“韩文”时有之,名家如李商隐等,均难达到,所以刘开“未有得也”也是自然的,批评中含有宽慰之意。至于“细处”,全在用心学问,作者批评刘开诗中“所用故事,都不精切”以至“十字中,而病痛已四五矣”,严呵厉喝,犹如庭训,毫不留情。一宽慰,一严厉,其中的疑虑再次为作者的议论腾留了空间。作者的答案是:诗境大处,为“文章之虚”,可以勤心深求,心向往之,但不可骤得,这需要“忽然悟入”,才有“得于诗家之妙”;而诗之细处,“乃学问之实”,既做学问,“俱能功到”,所以姚鼐以顾炎武为例,谓其未得“诗家之妙”,可是为学论事,则“精切之至”,使前面对刘开的严责,得到了有力的回应。

这里还牵涉到诗家的才华与学问,姚鼐认为,二者兼得,是为至善;二者得一,“亦可谓佳”;二无一得,则是“草头名士”,只得欺世盗名。这种批评,虽婉转,却能令人汗发于背,如坐针毡。同时,信的开篇对学生居人幕府中要“谦慎韬晦”,信的结尾嘱咐学生“渐寒,珍重千万”,又显出无限慈怀,如沐春风。而于论诗间,作者既严又慈的师长形象凸显其中,也是这篇文章艺术的成功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