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5月23日  

2010-05-23 22:1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姚鼐文品读之八

左仲郛浮渡诗序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江水既合彭蠡,过九江而下,折而少北,益漫衍浩汗,而其西自寿春、合肥,以传淮阴,地皆平原旷野,与江、淮极望,无有瑰伟幽邃之奇观。独吾郡潜、霍、司空、龙眠、浮渡,各以其胜名于三楚;而浮渡濒江倚原,登陟者无险峻之阻,而幽深奥曲,览之不穷。是以四方来而往游者,视他山为尤众,常隐然与人之心相通。必有放志形骸之外,冥合于万物者,乃能得其意焉。

今以浮渡之近人,而天下往游者之众,则未知旦暮而历者,凡皆能得其意而相遇于眉睫间耶?抑令其意抑遏幽隐榛莽土石之间,寂历空蒙,更数千百年,直寄焉以有待而后发耶?余尝疑焉,以质之仲郛。仲郛曰:“吾固将往游焉,他日当与君俱。”余曰:“诺。”及今年春,仲郛为人所招邀而往,不及余;迨其归,出诗一编。余取观之:则凡山之奇势异态,水石摩荡,烟云林谷之相变灭,悉见于其诗,使余恍惚若有遇也。盖仲郛所云得山水之意者非耶?

昔余尝与仲郛以事同舟,中夜乘流出濡须,下北江,过鸠兹,积虚浮素,云水郁蔼,中流有微风击于波上,其声浪浪,矶碕薄涌,大鱼皆砉然而跃。诸客皆歌呼,举酒更醉。余乃慨然曰:“他日从容无事,当裹粮出游,北渡河;东上太山,观乎沧海之外;循塞上而西,历恒山、太行、大岳、嵩、华,而临终南,以吊汉、唐之故墟;然后登岷、峨,揽西极,浮江而下,出三峡,济乎洞庭,窥乎庐、霍,循东海而归,吾志毕矣。”客有戏余者曰:“君居里中,一出户辄有难色,尚安尽天下之奇乎?”余笑而不应。

今浮渡距余家不百里,而余未尝一往,诚有如客所讥者。嗟乎!设余一旦而获揽宇宙之大,快平生之志,以间执言者之口,舍仲郛吾谁共此哉!

 

【品评】

此文撰写时间不详,然据乾隆四十一年姚鼐为亡友左世经作《左众郛权厝铭并序》,这篇诗序当写在这之前两人相交酬唱的某个时期。

文章题为“诗序”,却不重言诗,而是借题发挥,绘景抒情,围绕“浮渡”的“瑰伟幽邃之奇观”,写仲郛善游名胜之趣与自己欲游天下之志,波澜壮阔,气势磅礴,深合作者所倡导的“阳刚之美”的艺术趣味。

全文分四自然段,首写“浮渡”之美,却起笔奇崛,从江流水势转出,承以“潜、霍、司空、浮渡”诸名山胜境,逐次揭开浮渡“幽深奥曲”的神秘面纱。次写浮渡之“近人”,犹如“眉睫”,作者曾与仲郛相邀相约,畅游此家乡名山,然竟未果,在一丝惆怅之间,骤转笔锋,将浮渡美景通过读仲郛游浮渡诗卷表现,所谓“山川之奇势异态,水石摩荡,烟云林谷之间之相变灭,悉见于其诗”。其写景之高妙,亦即评诗之高妙,作者“恍惚若有遇”,真可谓余音缭绕,不绝如缕。第三段写作者曾与仲郛“以事同舟”,既描述了所见“下北江,过鸠兹,积虚浮素,云水郁蔼”之景象,更在抒发作者“东上太山,观乎沧海之外”而游历天下奇观的志向。而逗引之妙,在“客有戏余者”的话:你家门口的名山尚未亲历,还侈谈什么“尽天下之奇”?由此幽默嘲戏语,自然过渡到文章末段的收束处:以“客所讥”之语复写自己未游浮渡的遗憾,喻示的却是作者有澄清天下之志,而困蹇于身边琐事的自嘲;又以自己假如能游天下,必与仲郛同行的希望之语,再次叠出浮渡之奇与仲郛浮渡诗之美。

本文先以议论展开,点明作文缘起、主旨,极有韵味;继以回忆旧游,情景交织,雄豪慷慨。其中开篇写江水之势与名山之胜,中间写作者欲“北渡河,东上太山”一节,如崛石滚雷,纵横驰骋,充分显示了姚鼐文章“雄伟而劲直”的一面。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