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5月22日  

2010-05-22 21:1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姚鼐文品读之七

述庵文钞序

 

鼐尝论学问之事,有三端焉:曰义理也,考证也,文章也。是三者苟善用之,则皆足以相济;苟不善用之,则或至于相害。今夫博学强识而善言德行者,固文之贵也;寡闻而浅识者,固文之陋也。然而世有言义理之过者,其辞芜杂俚近,如语录而不文;为考证之过者,至繁碎缴绕,而语不可了当,以为文之至美,而反以为病者何哉?其故由于自喜之太过而智昧于所当择也。夫天之生才虽美,不能无偏,故以能兼长者为贵,而兼之中又有害焉。岂非能尽其天之所与之量而不以才自蔽者之难得与?

青浦王兰泉先生,其才天与之,三者皆具之才也。先生为文,有唐、宋大家之高韵逸气,而议论考核,甚辨而不烦,极博而不芜,精到而意不至于竭尽。此善用其天与以能兼之才而不以自喜之过而害其美者矣。先生历官多从戎旅,驰驱梁、益,周览万里,助成国家定绝域之奇功。因取异见骇闻之事与境,以发其瓌伟之辞,为古文人所未有。世以此谓天之助成先生之文章者,若独异于人。吾谓此不足为先生异,而先生能自尽其才以善承天与者之为异也。

鼐少于京师识先生,时先生亦年才三十,而鼐心独贵其才。及先生仕至正卿,老归海上,自定其文曰《述庵文钞》四十卷,见寄于金陵。发而读之,自谓粗能知先生用意之深,恐天下学者读先生集,第叹服其美,而或不明其所以美,是不可自隐其愚陋之识而不为天下明告之也。若夫先生之诗集及他著述,其体虽不必尽同于古文,而一以余此言求之,亦皆可得其美之大者云。

 

【品评】

此文约作于嘉庆四年(1799)左右,其论文主张,可参见作者于嘉庆元年(1796)《复秦小岘书》所言“鼐尝谓天下学问之事,有义理、文章、考证三者之分,异趋而同为不可废也”。姚鼐之所以在很短时间内反复强调义理、考证、文章三者兼长相济的观点,是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的。当时汉、宋之学相争,或重义理,或重考据,在此文中,作者既反对理学家的语录体而不文,又反对考据家以繁琐考证为文。因此,曾国藩在《欧阳生文集序》中说:“姚先生独排众议,以为义理、考据、词章三者不可偏废,必义理为质,而后文有所附,考据有所归。”

虽然,义理、考证、文章三者兼济为本文思想主旨,但在文中,姚鼐明确地区分三者“善用”与“不善用”的区别,只有善用者,才能不以“智昧于所当择”,“不以才自蔽”,关键在“秉承天与”,即发扬天知天性的自然之大美。由此,姚鼐认为人们对王昶文章“叹服其美”,却“不明其所以美”,所谓“天与”与“能兼”之才之文,实质上就是姚氏“天与人一”、“道与艺合”、“意与气相御而为辞”文论“三部曲”的体现(参见郭绍虞《中国文学批评史》)。后人尝于文中择取某一句以批评姚氏,如桐城后学方宗诚《论文杂记》就对文中“语录而不文”的话语,认为“若以其为语录而病之,则陷于好文之弊”。这显然未得姚文“文之至美”的真谛。

这虽是一篇著名文论著述,然为文之法,仍如姚氏一贯文风,大处着眼,既逻辑严明,又气势磅礴,其中义理曲折,当仔细品味而得之。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