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05月20  

2010-05-20 19:1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姚鼐文品读之四

海愚诗钞序

 

吾尝以谓文章之原,本乎天地;天地之道,阴阳刚柔而已。苟有得乎阴阳刚柔之精,皆可以为文章之美。阴阳刚柔,并行而不容偏废。有其一端而绝亡其一,刚者至于偾强而拂戾,柔者至于颓废而阉幽,则必无与于文者矣。然古君子称为文章之至,虽兼具二者之用,亦不能无所偏优于其间,其故何哉?天地之道,协合以为体,而时发奇出以为用者,理固然也。其在天地之用也,尚阳而下阴,伸刚而绌柔,故人得之亦然。文之雄伟而劲直者,必贵于温深而徐婉;温深徐婉之才,不易得也。然其尤难得者,必在乎天下之雄才也。

夫古今为诗人者多矣,为诗而善者亦多矣,而卓然足称为雄才者,千余年中数人焉耳,甚矣其得之难也。今世诗人足称雄才者,其辽东朱子颍乎?即之而光升焉,诵之而声闳焉,循之而不可一世之气勃然动乎纸上而不可御焉,味之而奇思异趣角立而横出焉,其惟吾子颍之诗乎!子颍没而世竟无此才矣!

子颍为吾乡刘海峰先生弟子,其为诗能取师法而变化用之。鼐年二十二,接子颍于京师,即知其为天下绝特之雄才,自是相知数十年,数有离合。子颍仕至淮南连使,延余主扬州书院,三年而余归,子颍亦称病解官去,遂不复见。子颍自少孤贫,至于宦达,其胸臆时见于诗,读者可以想见其蕴也。盖所蓄犹有未尽发,而身泯焉。其没后十年,长子今白泉观察督粮江南,校刻其集,鼐与王禹卿先生同录订之,曰《海愚诗钞》,凡十二卷。乾隆五十九年四月,桐城姚鼐序。

 

 【品评】

本文作于乾隆五十九年(1794)是为亡友朱孝纯诗集所写的序。在《海愚诗钞》卷首,有三篇序文,一是刘大櫆的,二是王文治的,三是姚鼐本文。在王序中,作者追述因姚鼐而结识朱子颍的经过:“姬传又为余言子颍,访其家,坐客无毡,而豪气横眉宇间。出所持诗读之,如与李太白、高达夫一流人相晤语也。”可见对朱诗的高度评价,是当时人的共识。

姚氏此序文,从大处落笔,前半篇不言朱诗,却皆由朱诗骋发的议论。文章先论“文章之原”到“文章之美”,贯通由“天道”而“文章”而“诗才”的逻辑思想,复以“天地之用”,点出“雄才”之难得,由此过渡到“辽东朱子颍”之人之诗,正是“没世”之雄才。因为读他的诗,所谓“即之”、“诵之”、“循之”、“味之”,或见“光升焉”,或闻“声闳焉”,或感其气“不可御焉”,或有“奇思异趣”而“横出焉”。如此评诗,在排比间见气势恢宏,于品鉴中如英姿焕发,这正是姚文妙远而遒媚的地方。

朱子颍为刘海峰弟子,从其学诗而能变化出之,所以得到姚鼐的大力推崇。姚氏对朱诗的评价,或囿于乡先辈和友人的情感,有过誉之处,但其论文与诗的名言隽旨,如“天地之道,阴阳刚柔而已”、“苟有得乎阴阳刚柔之精,皆可为文章之美”、“文之雄伟而劲直者,必贵于温深而徐婉”等,倘与姚氏《复鲁絜非书》对读,则可见其以阴阳刚柔品鉴诗文的理论思想,以及对文学批评的历史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