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2010年5月1日  

2010-05-01 21:4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苞文一篇品评:

 

读《孟子》

 

余读《仪礼》,尝以谓虽周公生秦、汉以后,用此必有变通;及观《孟子》,乃益信为诚然。孟子之言养民也,曰制田里,教树畜而已;其教民则“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弟之义”,凡昔之圣人所为深微详密者,无及焉。岂不知其美善哉!诚势有所不暇也。然由其道层累而精之,则终亦可以至焉。

其言性也亦然,所谓践形养气,事天立命,间一及之;而数举以示人者,则无放其良心以自异于禽兽而已。既揭五性,复开以四端,使知其实,不越乎事亲从兄,而扩而充之,则自“无欲害人”,“无为穿窬之心”始。盖其忧世者深,而拯其陷溺也迫,皆昔之圣人所未发之覆也。

呜呼!周公之治教备矣,然非因唐、虞、夏、殷之礼俗,层累而精之,不能用也。而孟子之言,则更乱世,承污俗,旋举而立有效焉。有宋诸儒之兴,所以治其心性者,信微且密矣,然非士君子莫能喻也。而孟子之言,则虽妇人小子,一旦反之于心,而可信为诚然。然则自事其心与治天下国家者,一以孟子之言为始事,可也。

品评:

此篇作于康熙三十年,杜岕读后,认为其中见解,有“前儒所未发”之处(详见方苞《杜苍略先生墓志铭》)。这一年方苞二十四岁,随恩师高裔往京城,游太学,专意于经史,为其后古文创作奠定了雄厚的基础。这篇《读孟子》,也是他早期治经的心得之一。

方苞的论述、记事之文,经常采用一种“旋螺笔法”,于推陈中见其“峻洁”风格。清人顾云《盋山谈艺录》云:“望溪,称者甚夥,独全谢山(祖望)以峻洁目之,最为知音。愚尝状其文体,谓如旋螺,笔笔兜转向里。”这篇《读孟子》,亦可谓用“旋螺”之笔,“兜转向里”。作者开篇,从读《仪礼》入话,以为周公如果生于秦、汉之世,也当有所“变通”,然后笔锋一转,兜入主题,突出孟子的“民本”思想,正与世变通,关键在“养民”与“教民”两端。继言“养民”在安居乐业,“教民”在仁义孝悌,然后再一内转,破解孟子学术根本的“人性论”,所谓“践形养气”,“事天立命”,仅偶一及之,而孟子所谓的“五性”、“四端”,则是从最切实的人心展开,即“性善”源于“心善”,心善发端也仅在“无欲害人”、“无为穿窬之心”而已。由此再反观周公之治,宋儒之学,无非在“反之于心”,达到“事其心”(内圣)与“治天下”(外王)的统一。这是读《孟子》的心得,也是文章的主旨,其由兜转之法而达到的犁庭捣穴之效,确实表现了作者的峻洁文风。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