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5月19日  

2010-05-19 12:4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姚鼐文品读之四

敦拙堂诗集序

 

言而成节合乎天地自然之节,则言贵矣。其贵也,有全乎天者焉,有因人而造乎天者焉。今夫《六经》之文,圣贤述作之文也。独至于《诗》,则成于田野闺闼、无足称述之人,而语言微妙,后世能文之士,有莫能逮,非天为之乎?

然是言《诗》之一端也,文王、周公之圣,大、小《雅》之贤,扬乎朝廷,达乎神鬼,反复乎训诫,光昭乎政事,道德修明,而学术该备,非如列国《风》诗采于里巷者可并论也。夫文者,艺也。道与艺合,天与人一,则为文之至。世之文士,固不敢于文王、周公比,然所求以几乎文之至者,则有道矣,苟且率意,以觊天之或与之,无是理也。

自秦、汉以降,文士得《三百》之义者,莫如杜子美。子美之诗,其才天纵,而致学精思,与之并至,故为古今诗人之冠。今九江陈东浦先生,为文章皆得古人用意之深,而作诗一以子美为法。其才识沉毅,而发也骞以闳;其功力刻深,而出也慎以肆;世之学子美者,蔑有及焉。

且古诗人,有兼《雅》、《颂》,备正变,一人之作,屡出而愈美者,必儒者之盛也。野人女子,偶然而言中,虽见录于圣人,然使更益为之,则无可观已。后世小才嵬士,天机间发,片言一章之工亦有之,而裒然成集,连牍殊体,累见诡出,闳丽谲变,则非钜才而深于其法者不能,何也?艺与道合、天与人一故也,如先生殆其是欤?先生为国大臣,有希周、召、吉甫之烈,鼐不具论,论其与《三百篇》相通之理,以明其诗所由盛,且与海内言诗者共商榷焉。

 

【品评】

此文作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这时姚鼐主讲钟山书院,课生治学,玩味诗与古文之道,颇多心得,这篇序文也是表现他的文学批评观的代表作之一。

姚氏为人作序,多构思巧妙,立意高远,不拘本事,而又能尽显其风采。此文亦大处落笔,以议论出之,其无论是言民间歌诗之“微妙”、“天为”,还是朝廷“雅”、“颂”之“道德修明”、“学术该备”,均不出其主旨,即“道与艺合,天与人一”的“至文”境界。由此,作者再从两路分述:一是诗史,即杜子美得《三百篇》之精神而为“古今诗人之冠”,而陈东浦以杜子美为法,所谓“其才识沈毅,而发也骞以闳;其功力刻深,而出也慎以肆”,并重才学,成就诗人。二是诗家,或为“小才”,有“天机间发”之妙,却限于“片言”之工;或为“钜才”,也就作者在《海愚诗钞序》中所说的“雄才”,方能“闳丽谲变”。而文中再次复述“道与艺合,天与人一”,以比“钜才”之为,姚氏对“敦拙堂诗”的评价,所谓“不具论”而尽在其中。

吴德旋曾评方、姚文章,认为姚鼐“拣择之功,虽上承望溪,而迂回荡漾,余味曲包,又望溪之所无”(《初月楼古文绪论》)。对读方、姚题序文,可见其谨严与妙远之别。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