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5月17日  

2010-05-17 23:2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姚鼐文品读之二

 

翰林论

 

为天子侍从之臣,拾遗补阙,其常任也。天子虽明圣,不谓无失;人臣虽非大贤,不谓当职。而不陈君之失,与其有失播诸天下而改之,不若传诸朝廷而改之之善也;传诸朝廷而改之,不若初见闻诸左右而改之之善也。翰林居天子左右为近臣,则谏其失也,宜先于众人。见君之失,而智不及辨与,则不明;智及辨之而讳言与,则不忠。侍从者,择其忠且明而居之者也。唐之初设翰林,百工皆入焉,猥下之职也。其后乃益亲益尊,益亲益尊故责之益重。今有人焉:其于官也,受其亲与尊,而辞其责之重,将不蒙世讥乎?

官之失职也,不亦久乎?以宜蒙世讥者,而上下皆谓其当然,是以晏然而无可为,安居而食其禄。自唐及宋及元、明,官制因革,六七百年。其不革者,御史有弹劾之责而兼谏争,翰林有制造文章之事而兼谏争。弹劾、制造文章所别也,谏争所同也,其为言官也,奚以异?入而面争于左右,出而上书陈事,其为谏也,奚以异?今也独谓御史言官,而翰林不当有谏书,是知其一而失其一也。

是故君子求乎道,细人求乎技。君子之职以道,细人之职以技。使世之君子,赋若相如、邹、枚,善叙史事若太史公、班固,诗若李、杜,文若韩、柳、欧、曾、苏氏,虽至工犹技也。技之中固有道焉,不若极忠谏争为道之大也。徒以文字居翰林者,是技而已,若唐初之翰林者,则若是可矣。

今之翰林,固不可云皆亲近居左右,然固有亲近居左右者。且翰、詹立班于科、道上,谓其近臣也。居近臣之班,不知近臣之职可乎?明之翰林,皆知其职也,谏争之人接踵,谏争之辞连筴而时书。今之人不以为其职也,或取其忠而议其言为出位。夫以尽职为出位,世孰肯为尽职者?余窃有惑焉,作《翰林论》。

【品评】

此文撰写时间不详,应作于姚鼐入京为官期间或之后。

刘勰《文心雕龙·论说》认为,“论之为体”,在“辨正然否”,“义贵圆通”,“辞共心密”,犹如“析薪,贵能破理”。此为正论,否则即为“曲论”。姚鼐此文,诚为正论,其论述翰林“谏争”之职,要在考察君子之职“求乎道”的根源与本旨。正因为他倡言“君子之职以道,细人之职以技”,所以敢于面对现实,直陈“天子虽圣明,不谓无失”,谴责“今之人”“以尽职为出位”,“以宜蒙世讥者,而上下皆谓其当然”等朝中上下官员荒诞谀媚的行径。文中陈论雄健,多对偶之句,兼以散笔调度,以增其气势。如谓:“见君之失,而智不及辨与,则不明;智及辨之而讳言与,则不忠。”此隔句对仗,却文字不齐,兼得散笔,整饬中又有错综。又如论翰林与御史之职,御史是弹劾兼谏争,翰林是文章兼谏争,所以“弹劾、制造文章所以别也,谏争所同也。其为言官也,奚以异?入而面争于左右,出而上书陈事,其为谏也,奚以异?”以“入而”对应翰林谏争,“出而”对应御史谏争,复意长对,亦见笔力之雄健,读之音韵铿锵,而文气跌宕。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