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5月12日  

2010-05-12 22:3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苞文品读之十

 

逆旅小子

 

戊戌秋九月,余归自塞上,宿石槽。逆旅小子形苦羸,敝布单衣,不袜不履,而主人挞击之甚猛,泣甚悲。叩之东西家,曰:“是其兄之孤也,有田一区,畜产什器粗具。恐孺子长而与之分,故不恤其寒饥而苦役之,夜则闭之户外,严风起,弗活矣。”余至京师,再书告京兆尹:“宜檄县捕诘,俾乡邻保任而后释之。”

逾岁四月,复过此,里人曰:“孺子果以是冬死,而某亦暴死,其妻子田宅畜物皆为他人有矣。”叩以吏曾呵诘乎?则未也。

昔先王以道明民,犹恐顽者不喻,故“以乡八刑纠万民”,其不孝、不弟、不睦、不姻、不任、不恤者,则刑随之,而五家相保,有罪奇邪则相及;所以闭其途,使民无由动于邪恶也。管子之法,则自乡师以至什伍之长,转相督察,而罪皆及于所司。盖周公所虑者,民俗之偷而已;至管子而又患吏情之遁焉。此可以观世变矣。

【品评】

此文撰于康熙五十八年(1719),作者记述了前一年扈从皇帝由承德返京途中所见之事,虽寥寥不足二百言,但事件完整,议论风发,从中可见方苞散文的简洁笔法。清人顾云《盋山谈艺录》说方苞书事之文,“类严重有生色”,可谓知言。

这篇文章通过对“逆旅小子”不幸遭遇的描写,挞伐“恶民”的无良与卑劣;继而通过“逆旅小子”之死,转而鞭笞“庸吏”的尸位与冷漠。于是作者将“逆旅小子”的孤苦无告,从个人的悲剧、家庭的悲剧,上升到社会的悲剧,在呼唤个人良知的同时,也在呼唤社会良知,特别是“有司”(执事者)的良知与责任。文章的结束处,以周公之礼与管子之法,再次点醒“民心”与“吏情”,充分显示了一种关心民瘼的情怀,和对清平政治的期望。该文小中见大,用“严重有生色”评骘,也是非常恰当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