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结的博客

 
 
 

日志

 
 

2010年5月10日  

2010-05-10 23:3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苞文品读之八

 

左忠毅公逸事

 

先君子尝言:乡先辈左忠毅公视学京畿,一日,风雪严寒,从数骑岀,微行入古寺,庑下一生伏案卧,文方成草,公阅毕,即解貂覆生,为掩户。叩之寺僧,则史公可法也。及试,吏呼名至史公,公瞿然注视;呈卷,即面署第一。召入,使拜夫人,曰:“吾诸儿碌碌,他日继吾志事,惟此生耳。”

及左公下厂狱,史朝夕狱门外,逆阉防伺甚严,虽家仆不得近。久之,闻左公被炮烙,旦夕且死,持五十金,涕泣谋于禁卒,卒感焉。一日,使史更敝衣草屦,背筐,手长镵,为除不洁者。引入,微指左公处,则席地倚墙而坐,面额焦烂不可辨,左膝以下,筋骨尽脱矣。史前跪,抱公膝而呜咽。公辨其声,而目不可开,乃奋臂以指拨眦,目光如炬,怒曰:“庸奴!此何地也?而汝来前。国家之事,糜烂至此,老夫已矣,汝复轻身而昧大义,天下事谁可支拄者?不速去,无俟奸人构陷,吾今即扑杀汝!”因摸地上刑械,作投击势。史噤不敢发声,趋而出。后常流涕述其事,以语人曰:“吾师肺肝,皆铁石所铸造也。”

崇祯末,流贼张献忠出没蕲、黄、潜、桐间,史公以凤庐道奉檄守御。每有警,辄数月不就寝,使将士更休,而自坐幄幕外。择健卒十人,令二人蹲踞而背倚之,漏鼓移,则番代。每寒夜起立,振衣裳,甲上冰霜迸落,铿然有声。或劝以少休,公曰:“吾上恐负朝廷,下恐愧吾师也。”

史公治兵,往来桐城,必躬造左公第,候太公、太母起居,拜夫人于堂上。

余宗老涂山,左公甥也,与先君子善,谓狱中语乃亲得之于史公云。

【品评】

此文撰写时间不详,《望溪先生年谱》附录《文目编年》系于方苞四十至五十岁之间。作为“纪事”类文体,明人朱荃宰《文通》卷十五谓:“纪事者,记志之别名,而野史之流也。……文人学士,遇有见闻,随手纪录,或以备史官之采择,或以裨史籍之遗亡。”方氏之文,名为“逸事”,确实有“裨史籍之遗亡”的史料价值和“纪事”体创作的文学价值。

这篇文章有几方面的特点,使之成为古代散文史上的名篇。首先,主旨明确,全文通过记叙左光斗与史可法的关系,表现其知人之明与刚毅品格,烘托出明末士大夫与阉党进行不屈不挠之斗争的爱国精神。其二,选材精当,文章虽属“见闻”,但作者并不是“随手纪录”,而是选择三个重要的情节,组织成篇。其中如左光斗“解貂覆生”,显其对人才的爱护;史可法冒险入牢狱探望,遭左光斗“拨眦”怒斥一段,显其念在“国家之事”的风慨气节;史可法每遇战事,“辄数月不就寝”,惟恐上负朝廷,下愧恩师的作为,显其秉承师训,大义凛然的风范。其三,人物形象生动,文章以左光斗为主,以史可法为宾,在突出左光斗嫉恶如仇,爱贤胜子形象的同时,史可法的形象也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其四,语言简洁,却能绘形绘声,出神入化,充分显示了方苞文章重义法,讲雅洁的纪事风格。当然,作者选取史可法之事,写抗击“流贼”而不用扬州抗清的壮举,隐情深讳,在所难免。

稍长于方苞的桐城文士戴名世,也有一篇《左忠毅公传》记述左光斗事迹,观其长篇纪事,以史料丰富取胜;方氏之文,或疏宕而有奇气,或刻画而细密入微,更以文学笔法见长。倘对读戴、方两文,自能得其个中趣味。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